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康马】Arsonist's Lullabye

·人类AU

·警察!康纳/纵火犯!马库斯

·脑洞来源:1. 改造国会大厦公园的时候如果纵火,后面天台谈心时会解锁一个选项;2. 和平路线马库斯自焚牺牲。

·所以是刀。请谨慎。

·题目来自Hozier的歌,Arsonist's Lullabye。



“你不知道火焰有多么致命的吸引力。”

这个患有虹膜异色症的人又一次坐在审讯室里,坐在康纳对面。

这是警方第四次抓到他了。这个人总是选择深更半夜在地方人烟稀少的废墟纵火,没造成什么实际损失,到白天只剩下灰烬和几缕没散尽的青烟。所以每一次抓到他都判不了重刑,总是蹲把个月就被放出来。

放出来之后,他还是会去纵火。

“不,我不知道。”康纳抱起手臂,“我也不想知道,这是一项犯罪,马库斯。”

“等你见到它们你就会明白了。”名为马库斯的纵火犯笑道,“毕竟你见过最大的火苗来自于你家灶台。”

“没错,”康纳自如地回答,“因为我是个正常人,不会没事想着去纵火。”

那双奇妙的异色瞳盯着他,一边像海水和天空,而另一边像火焰。被这双眼睛注视的时候,康纳总有同时身处天堂与地狱的感觉。

“因为你从来没有见过。火有生命,它们会悲伤,会愤怒。它们有自己的想法,从来不希望被掌控,它们会选择自己要去的路。”马库斯像念诗一般说着,用他温柔的声线。他的眼神清澈,神情沉静。

康纳时常会忘记对面这个人是个罪犯。尽管他已经见过关在栅栏后的他三次了。

“这就是你一次次纵火的原因?”康纳问,“因为你爱火?”

“是的。”马库斯平静地向他微笑,“我爱火。”

这微笑令康纳眼睛刺痛。


再一次见到马库斯是在几个月后,他刚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

康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早上有人跟他提了一句马库斯出狱的消息,等他发现时,他就已经等在监狱大门口了。

从马库斯的表情看来,见到康纳他很是惊喜。

“你来了。”他说。

“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康纳说,“你是不是还会去纵火。”

“如果我回答了你会把我抓回去吗?”马库斯的笑容暴露了他根本没在担心。

“不会。法律不是这么规定的。”康纳想回应他一个微笑,但是他不能,“我只是需要问问你。”

“你知道答案。”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

康纳噎住了。

直到他们走到康纳的车边,都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上车吧。”康纳打开车门,“我送你回去。”


他把马库斯送回家。

一幢豪华的别墅,但里面似乎没有人在等待亲人回家。

康纳不能说自己不惊讶。马库斯是个惯犯,警局里很多人认为他屡次纵火被抓是因为没有地方住。事实恰恰相反。

“这是你家?”

“是我家。想进来看看吗?”

康纳想要拒绝,却跟着走进了漂亮的实木大门。

家中干净、整洁,只是因为长期无人居住落了些灰尘。到处都能看到价值不菲的收藏品,墙上挂着几位底特律十分出名的画家的真迹。

马库斯为他沏茶,把他安顿在舒适的沙发上,开始忙前忙后的打扫。

他很快就将暴露在外的所有平面擦得一干二净,然后邀请康纳同他去超市采购。康纳再一次想要拒绝,却和他一起出发了。

他们买了很多食材。马库斯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是康纳很多年来吃过最美味的一餐。

洗漱完毕后,康纳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答应了留宿。

他无法控制自己双脚来到马库斯的卧室门口,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敲上那扇木纹华美的门。

马库斯为他打开了门,他什么都没穿。小麦色皮肤反射着柔和的月光。

于是康纳冲进去,将马库斯按倒在床上亲吻,而马库斯疯狂地回应着他。

他们像两头野兽一般凭本能啃咬、抚摸对方。当康纳把自己顶入马库斯体内的时候,后者那只金色的眼睛似乎燃烧着熊熊大火。

当他高潮的时候,他在马库斯异色的虹膜中看到自己的倒影,一半在天堂,一半在地狱。


在这之后,康纳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过马库斯。

有几次他开车经过他的别墅,在外面停下来等待。但每次都没有任何人进出的痕迹。

再后来有一天,有个警官告诉他马库斯已经死了。

是被烧死的。可能是这次终于玩儿过头了。警官这么说。

康纳狠狠地揍了那个警官,换来了一周的停职。

他设法调出了马库斯的全部档案,撬开马库斯居所那扇华丽的大门,走进布满灰尘的屋子,一边翻看他的档案一边将所有角落打扫得干干净净。

打扫完毕后,他点燃壁炉,把那摞记载着马库斯一切个人信息的纸烧得一干二净。


他挑了个晴朗的日子驱车来到郊外,找到一个远离道路的废弃茅屋。

他从后备箱中拿出两桶汽油,全部浇在茅屋的四周。他从口袋中拿出打火机。拇指向下一划,燃起一束小巧的火苗。他将打火机扔在被汽油浸湿的茅草上。

火光不是立刻窜起来的。打火机上的小火苗突然繁衍成一簇火团,沿着汽油的踪迹向小茅屋奔去。一路上它膨胀起来,掀起火焰的浪潮,拍上茅屋的墙壁。火光像自己长了脚,遍布茅屋的各处,愈演愈烈,最终聚集成一座火焰构成的小山,狂热地舞动着,贪婪地吞噬着身边的一切。

康纳站得很近。热浪炙烤着他的脸。

滚滚黑烟翻上蓝天,被风吹得撇在一旁。

他抬起头,火焰的顶端就是湛蓝的天空。火舌舔舐着无尽的蓝色,似乎在威胁它,又似乎在讨好它。

“你不知道火焰有多么致命的吸引力。”马库斯对他说。

“不,我不知道。”康纳喃喃道。

他着迷地望着天空与火焰的交界处,就像在望着马库斯。




END

评论(9)
热度(97)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