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康赛马】Melted

· 走仁慈路线后PTSD的康纳。
· 涉及康马,赛马,康赛。
· 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马库斯的办公室在史特拉福大厦顶层的西南角。
康纳就算闭上眼睛,关掉一切接收系统,只凭双腿带领身体前进,都能够从大厦门口顺利地抵达马库斯的办公室。他去过那里太多次。有些时候是工作上的事,像是反抗仿生人组织最近的活动,涉及仿生人之间以及仿生人和人类之间的案件,仿生人法案修改大纲等等。但有些时候,他去那里只是为了亲吻马库斯的睫毛,唇瓣,身体各处的皮肤,将自己的手指,舌头,阴jing埋入这个完美的仿生人体内,记录他的泪水和笑容,品尝他的体液和呻|吟。
他知道赛门也会做同样的事。
他知道不仅因为几乎全耶利哥的人都默认这个事实,他知道还因为他曾不止一次走进马库斯的办公室,看到赛门正在把马库斯压在桌面或墙壁或地板,有时相反,马库斯骑跨在赛门身上。他们会停下动作,一齐看向他。马库斯的眼睛在邀请他进来,而赛门的无法解读。他每次都会迈入门内,反手关门、落锁。他会走向他们,解开自己整洁的领带,衬衣扣子,然后向前,吻住马库斯半开的嘴唇。他们三个会像过冬的雏鸟一样紧挨着彼此,肌肤摩擦肌肤,手指与手指交缠。过程中没有人讲话,安静得几近虔诚,仿佛在完成什么隆重的仪式。结束后他们会蜷在一起,默默等待黑夜或是黎明。
但他和赛门从来不提这件事。事实上,他和赛门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他尝试过。然而每一次他看向赛门的时间够久,丹尼尔的影子都会逐渐与赛门融合,最终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破碎的PL600伤口滴落刺眼的蓝血,和赛门一模一样的冰蓝色眼睛望着他。
你骗我,康纳。
你竟然骗我。
然后那蓝色的火焰熄灭了。


我爱你,马库斯告诉他,我也爱赛门。
你爱所有人。康纳反驳他,而我曾企图害死你们。我害死了赛门。
你没有害死赛门。丹尼尔的死不是你的错。马库斯总是这样劝说,你应该和赛门谈谈。
我做不到。他总是这样回答。
就像他也无法做到在马库斯不在场的情况下和其他耶利哥的幸存者共处一室。


马库斯带康纳和赛门一起回到卡尔家。他向卡尔介绍另外两人为他的恋人。康纳险些落荒而逃。
四个人像家人一样聊天,欣赏卡尔收藏的画作。他始终坐立不安。
但是当马库斯笑着望向他时,阳光下异色的虹膜熠熠生辉,鼻梁上灵动的雀斑和双唇间顽皮的虎牙,那样子无限接近于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人类。不是什么仿生人的救世主,也不是什么毁灭人类的撒旦。康纳便知道自己可以继续下去。
晚些时候,马库斯去照顾卡尔就寝,将康纳和赛门留在他的卧室。
窗帘没有拉,微凉的月光洒在赛门的金发上。他的表情柔和,和天台那晚另一个PL600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康纳还是无法向他迈出哪怕一步。他想说些什么,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然而赛门正在一点点靠近他,一步步向他走来。他在康纳面前站定,月亮给他镀上一层毛茸茸的银色光圈。
你没有错。他对康纳说,你从没伤害过我。你也没有伤害过其他仿生人。
我有。康纳将声音挤出喉咙,丹尼尔的死,耶利哥的暴露都是因为我。
这不是你的错。赛门的眼睛里像是有一座温暖的冰川,让康纳忍不住低头躲避。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指节轻柔地抵上康纳的下巴。赛门抬起他的头。
如果马库斯爱你,那么我也爱你。
他能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就好像他正漂浮在一汪平静的水面。
好的。康纳说。他前倾身体缩短了两人的距离,吻上赛门的嘴唇。



END

评论(15)
热度(98)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