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康马无差】康纳的日常软体不稳定及解决方法

·背景:革命成功后底特律被仿生人和平占领,卡尔和里奥都好好的。耶利哥F4也都没牺牲,康纳投靠了他们。RK900刚造出来就被康纳抓走觉醒了。

·就是个因吃醋引发事件。甜。




1

当康纳第一次把RK900带回仿生人大本营,带到马库斯面前的时候,他确信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马库斯一瞬间发亮的眼睛。

仿生人曾经的首领,现在的代表人马上亲切地领走了这位高大的新人,念叨着你需要换下这身制服,一边把他带向自己的办公室。

康纳额角的LED灯黄了又黄,扫视一圈屋里的其他仿佛对这样热情和蔼的首领习以为常的仿生人,暗暗跟了上去。

马库斯办公室的门半掩着,康纳充分运用自己的侦察功能,贴着一侧墙壁透过门缝悄悄向里面张望。

他只能看到马库斯一半身子,RK900站在他后面一点的地方。他看到马库斯从衣柜里取出一身自己的衣服,递给RK900,而后者一脸茫然。

马库斯笑着叹了口气,走上前把手伸进RK900的制服外套,顺着肩膀帮他把外套脱下来。

康纳收回视线。

【软体不稳定^】

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听到了房间内马库斯的轻笑声。

他溜走了。


2

RK900像一个尽职尽责的保镖,不论马库斯去哪里都会跟着。

“你们RK型是有什么长辈情结吗?”一天,诺丝问康纳。

康纳皱眉。“什么?”

“你刚来的时候也是跟着马库斯团团转。”

“我没有。”

“你有。”诺丝翻了个白眼,“你的灯都黄了。”

康纳下意识摸上额角的LED灯。

此时马库斯恰巧经过他们所在的角落,身后跟着RK900。

“你们在这里干嘛呢?”

“在讨论RK800的情绪灯问题。”诺丝冲着康纳笔画了一下。

康纳正忙着扫描RK900,他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你把灯拆了。”扫描结束,他这么说。

“是的,”顶着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的仿生人回答他,“马库斯帮我拆掉了它。”

康纳立刻看向马库斯,“是他自己想拆的吗?”

“是啊。”马库斯疑惑地回望他,“你不想拆掉你的吗?”

【软体不稳定^】

康纳的处理器同时反馈给他十几个答案,但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张开嘴,又闭上,头一次体会到名为“生闷气”的感情。

于是他扭头就走,留下诺丝,马库斯和RK900三个人莫名其妙地站着。

“他怎么突然就生气了?”马库斯看着康纳走远的背影,喃喃地问。

“两个笨蛋。你们没救了。”诺丝摇着头也走开了。


3

“康纳,这周六我要带康...RK900回家见卡尔。你要一起来吗?”

“你为什么带他回去?”

“因为他是我们的一个新成员?”

“你只带我,赛门,诺丝和乔许回过家,马库斯,从来没有别的什么’新人’。”

“康纳......你又生气了?”

“我没有,我只需要你告诉我带RK900回家的真正原因。”

“好吧。因为康...RK900就是另一个你。我没办法在看着他的脸的同时不想着带他回家。”

【软体不稳定^】

“他不是另一个我,马库斯。”

“他就像另一个你,对吗?那么这周末你来不来?”

“我来。”


4

卡尔对待RK900就像对待另一个儿子。虽然他也是这么对康纳的。

“所以说,你是康纳的升级版本?”卡尔来回看着康纳和另一个更高大的康纳。

“是的。我原本设计出来是为了替代RK800的。”

“但是康纳冒险去模控生命把他救出来了。”马库斯替RK900说完。

而康纳在暗自思考救出RK900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卡尔吃晚饭的时候,打发三个仿生人去找其他事情做。

两个康纳一大一小坐在象棋桌两边大眼瞪小眼,马库斯从画室走出来靠在门框。

“康纳?”

两个康纳同时回过头看向他。

“过来画室一趟好吗?”马库斯的微笑有一点僵硬。

两个康纳同时起身向马库斯走去。

“呃,我是说......好吧,都过来吧。”

三人进入画室,马库斯递给RK900调色板和一支笔。

“卡尔总是鼓励我用自己的思想作画。”他把RK900推到空白的画板前,“你也试试吧。”

康纳看向马库斯。“那我呢?”

“嗯......看他画?”马库斯补充,“和我一起?”

【软体不稳定^】

康纳抿着嘴不做声,默默走到马库斯旁边。

RK900看看画板又看看手中的调色盘,扭头寻找马库斯,“可是我不会作画,这没有写在我的程序里。”他明明和马库斯一般高,但现在看上去就像等待主人指示的小狗狗。

“先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你从没见过的画面,想好之后落下第一笔,之后的事自然就会做了。”

大只康纳点点头,闭上眼睛开始思考。

而小只康纳也没有闲着,他额角的LED灯闪烁黄光。

“上次我画的那一幅画你放到哪里了?”他问马库斯。

马库斯眼神飘忽,“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我没在这间房里看到它,我也没把它带回家,所以它肯定在这所房子里的某一处。”康纳分析,“我没有在客厅看到它,餐厅里也没有,那就只有两种可能———在你或者卡尔的卧房里。”

“康纳———”

“?”RK900睁开眼睛望向他。

“不好意思,康纳,我不是在叫你。你接着画吧。”他说着拉住身旁的康纳走到画室另一头。

“你就那么想要知道吗?”马库斯摸了摸后脑勺,不自觉地撅起嘴。

“是的。”康纳毫不领情。

“好吧,好吧。它在我的卧室里。”

【软体不稳定^】

康纳的嘴角翘起一个小小的角度。

“你可以带我去看看它吗?”

“也许......下次?”马库斯指指正在画画的RK900。

康纳的嘴角垮了,他面无表情地地瞪了马库斯一眼,转身离开画室。


5

康纳乖巧地在沙发一边落座。

“汉克,我有事情想不明白。”

汉克翻了一个确保康纳能看到的巨大的白眼,然后恋恋不舍地关掉了电视机,拿起啤酒瓶灌了一口。

“你说吧。”

“每次看到马库斯和RK900在一起,我的情绪就会出现异常。”康纳纠正了软体异常的说法,汉克禁止他在家里说什么硬件和软体。

“嗯?”话题涉及到两个关键人物,汉克提起了兴趣,“什么样的异常?”

“用人类的说法应该是,不高兴。”

汉克压住内心的窃喜,问,“你知道你为什么会不高兴吗?”

康纳的情绪灯由蓝变黄并开始疯狂闪烁。“我不喜欢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行动。”

“嗯哼,”暂时代理心理医生的副警长喝了口啤酒,“那你为什么会不喜欢他们两个一起行动呢?”

“逻辑上分析,我认为RK900取代了我的位置。”

“RK900也住在咱们家,康纳。在家里的时候你有感觉被取代吗?”

康纳歪头,看着汉克的眼睛眨啊眨。

“好吧,换种说法———你看到我和RK900在一起行动的时候会不高兴吗?”

“不会。”这一次康纳回答得很干脆,“RK900型号比我先进,在涉及刑侦调查的时候会更加有效率。”

汉克捏了捏鼻梁,“我不是说工作的时候,我是说在家里休息的时候。”

“没有。”康纳再次干脆地回答,“我很高兴看到你和RK900相处融洽。”

“所以你意识到这里面的关键问题是什么了吗?”

康纳张嘴,接着卡壳了。

汉克叹气。“马库斯?”他提醒道。

“他确实是其中的一项关键要素。”

“他是关键中的关键!康纳!”汉克一脸恨铁不成钢,“你喜欢马库斯!”

【软体不稳定^】

“康纳?康纳?”汉克在突然呆滞的仿生人面前一个劲地挥手,“你死机了?”

“我......”康纳正努力把一个接一个跳出来的系统弹窗按回去,“我没事。”

“听着,我很早就看出来你对那个仿生人老大哥有意思了。这不怪你,他的确很有魅力。”

康纳睁大了眼睛。

“我只是那么一说!”汉克连忙解释,“我对他可没有那方面意思。”

“那方面意思?”

汉克想给自己一巴掌。“我竟然忘了你听不懂这类话题。通俗点说,那方面意思就是想和对方上床的意思。”

“你所说的上床就是性|交的意思吧?”

“是的。”汉克痛苦地捂住脸,“你就一定要说得这么直白吗?”

“直白便于我理解。”

“真是服了你了。”

“仿生人不用繁衍,不需要性|交,我也没有和马库斯性|交的冲动。”

“是是是,仿生人和人类的运作方式不一样。但是这不代表你不喜欢他。”

看着康纳黄色的LED灯闪啊闪,汉克再次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经常会想起马库斯?”

“经常。”

“在想起他的时候,你会不会想去找他。”

“会。”

“找到他的时候,你是不是不希望有别人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希望只有你们两个?”

“是的。”

“你是不是想要了解他,了解他的家人,想要时刻陪伴着他?”

【软体不稳定^】

“是的。”

“恭喜你康纳,你爱上马库斯了。”汉克伸出没拿酒瓶子的那只手揉乱了康纳总是一丝不苟的头发,“我真为你高兴。”

“但是,”康纳看向远处,眉头皱起来,“我并不觉得高兴。尤其在看到马库斯总和RK900在一起的时候。”

“你需要行动起来,孩子。”汉克微笑道,“你需要告诉他你的感情。我确定他也是喜欢你的。”

康纳转过头愣愣地看着他。

“但凡有点脑子的都能看出来。蒙在鼓里的可能也就你俩,和RK900了。”

“我不知道能不能行,汉克。”康纳垂下头。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


6

“马库斯,你这个周末有空吗?”

“周六要带卡尔去复诊,周日没事。怎么了?”

“汉克和RK900出差了,我想邀请你到我家来。”康纳回忆了一下汉克给他的建议,“汉克有很多电影光盘,我们可以看电影。”

马库斯的反应无限接近于“噗嗤一声笑出来”,康纳把这几秒钟看到的景象归入记忆库中的“重要!禁止删除”文件夹。

“好啊,”马库斯笑得咧开了嘴,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听上去是个好主意。”

【软体不稳定^】

“周日下午三点?”

“周日下午三点。”


7

周日下午差五分钟三点,马库斯出现在汉克家门口。捧着一袋狗粮。

他按响了门铃,听到康纳在门那边喊了一声“来了!”但是并没有马上来开门。

他听到什么东西掉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有相扑的叫声。一分钟后,康纳给他开了门。

“马库斯。”

康纳一只手撑着门,他穿了一套深灰色的修身西装三件套,里面一件嫩绿色的衬衫。

“哇。”马库斯的眼睛睁大了。

康纳无法判断这是不是好的反应,他抬手想整理一下领带,却发现自己根本没系领带。他们尴尬地站了两秒钟,他才侧身让马库斯进门。

他把马库斯脱下来的皮质长风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发现对方穿了一件米白色的低领毛衣,一条闪着光却不刺眼的素金项链静静地躺在他的锁骨上方。

他盯着那条项链,控制不住想要启动扫描程序。

马库斯跟随他的视线低头看向自己的项链,“这个是卡尔的建议。”他的笑容有些腼腆,“他说我应该尝试佩戴点装饰,你知道,艺术家都这样。”

宽3毫米的18k金扁形蛇骨链。康纳的系统告诉他。

“蛇骨链不是最结实的项链类型。”他开口,但很快意识到这么说不合适。“它很漂亮,”他连忙补救,“很衬你的皮肤。”

“谢谢。”马库斯微笑,“你穿的也相当好看。”

【软体不稳定^】

康纳这才想起来接过马库斯手里的狗粮。

“相扑最喜欢的牌子,谢谢你。”

他把狗粮收进柜子里,注意到期间马库斯的视线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

之前和诺丝一起去买衣服是正确的决定。诺丝还说衬衫和马甲能突显他的好身材。于是他脱掉西装外套,随意地挂在椅背上。

他悄悄扫描了一下马库斯,发现那双异色眼睛的瞳孔放大了。

“那么我们看什么电影?”马库斯连忙转开视线,他走向客厅,康纳跟着他。

“汉克给我推荐了几部。”康纳拉出放映机旁边的一个盒子。

马库斯俯身翻了翻盒子里的几张碟。

“这些全部是恐怖片,康纳。你确定?”

“汉克说这些都是经典。”实际上汉克说的是这类片子有助于促进感情。

“好吧。”马库斯从中随便拿出一张,“那就从……猛鬼街开始吧。”

康纳点点头,起身去拉窗帘。

“康纳?”

“汉克说这样更有看电影的氛围。”

马库斯带着汉克到底还说了什么的疑惑,把碟片放进机器里。


血腥场景吓不到身为仿生人的他们,但jump scare能。

他们安静地看完了两部,片尾滚动的时候,原本坐在沙发两端的两人现在紧紧相贴坐在中间。

康纳的情绪灯还黄着。

“咱们是不是应该缓一缓?”马库斯趁康纳还在恍神的时候悄悄抽出自己被握住的手。

“同意。”康纳说着站起身来到窗户前,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

窗外天空已经暗了下来。

汉克之前嘱咐他的话在耳边响起:“留他过夜,康纳!告白后一定要留下他在家里过夜!”

他做了个深呼吸,尽管这个模仿人类的行为并不能减轻他的紧张感。

他对着玻璃上自己的映像整理了一下衣领,慢慢转身望向坐在沙发上的马库斯。

他这才意识到马库斯毛衣的V字领是多么低,低到露出了他至少二分之一的锁骨。他米白色的毛衣毛茸茸的,袖口盖到了手背,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整个人格外柔软。

康纳机械地走到沙发前,坐在马库斯旁边。

他看看马库斯蔚蓝色的那只眼睛,又看看金绿色的那只,他的视线飘到那对形状颜色都极为好看的嘴唇,最后落在鼻梁散落如碎星般的雀斑上面。

“马库斯,我喜欢你。”康纳说。

鼻梁周围的雀斑因为主人的表情变化而灵动起来。马库斯在笑。

“好巧啊,康纳。”他说,“我也喜欢你。”


8

他们顺其自然地链接,接吻。

马库斯对于康纳向汉克咨询感到惊讶(还有汉克的垃圾食品摄入量),康纳则对于RK900和马库斯的相处时间过长感到不满。

康纳浏览着马库斯的记忆。“你休眠的时候他也要在一旁?”

“他是有点过于依赖我了。也许因为他是最后一个觉醒的仿生人,感到有些格格不入吧。”

康纳把RK900和他一起早上叫汉克起床上班,倒掉汉克的酒,一起给狗洗澡的记忆片段推给马库斯,“格格不入?”

“有道理。”马库斯轻轻摩挲着康纳白色的手指,“我把所有之前和RK900在一起的时间都一秒不差的补给你?”

“那么从今晚开始计算吧。”康纳凑过去亲吻马库斯,在他嘴唇上尝到了微笑和一声柔软的“好。”

他们再一次分开时,马库斯皱着眉头。

“你竟然说你不想和我性|交?”

“我那时没意识到。”康纳伸出一只手,手指描摹躺在巧克力色皮肤上面谈金色的项链,半路离开那道金色的线,转向漂亮的锁骨,“我现在意识到了。我想和你一起感受人类肉体的极乐。”他听到马库斯的呼吸声加快了,“我想和你做|爱。”

“那你还在等什么?”马库斯歪头,“我早就觉得你今天穿的太多太正式了。”

“我认为向你表白的场合需要我穿得正式些。”

“康纳———”马库斯捂脸,“我的意思是想让你脱掉你的衣服。”

“哦。”康纳摸了下自己的领口,“汉克说———”

“———如果气氛好的话可以选择沙发,但最好带他回你的卧室,去床上,”马库斯帮他说完,“‘咱家沙发没那么结实’。我看到你的记忆了。”

康纳的脸泛起淡淡的蓝色。他不说话,站起身拉起马库斯往卧室走去。


卧室内,康纳看着马库斯把米白色的毛衣拉过头顶,那里面什么都没穿。

他着手解自己的马甲和衬衫,却发现扣子数量意外得多。

“我来。”马库斯把毛衣扔到一边,走过来接手了康纳的衣服。

负责照顾人类多年的仿生人手指灵活地捏住纽扣边缘,一个一个钻过扣眼,很快马甲和衬衫都解开了,露出康纳一片雪白的胸膛和腹部。

马库斯将手伸进敞开的衬衫里面,手掌贴住康纳的皮肤顺着肩膀帮他把上衣剥掉。

两人赤裸着上身继续接吻。手在对方身上游走。他们模拟人类做这种事时的样子,相互亲吻,舔咬对方的脖子,锁骨。过程中把裤子解开,鞋也蹬掉。

康纳没有费心穿内裤,马库斯也是。

两人的动作戛然而止,都看着对方空荡荡的胯部发愣。

“你也没有。”

“他们可能就没想过给RK型号装这类功能。”

“现在怎么办。”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躺倒在床上,面对面,双手在两人之间交错,十指紧扣。

他们闭上眼睛。

康纳放任自己的数据流自由流淌,和马库斯的相互摩擦,交融在一起。四只相握的白色的手之间迸出强烈的蓝色光芒,开始发出持续不断的嗡鸣声。

他们就这样一直躺到早上。


直到汉克的叫声把他们吵醒。


9

“上帝啊康纳,你就不能关门吗?”汉克揪着自己的头发,“不关门好歹盖上被子吧?”

“没有什么好看的,汉克。”康纳坐起身,“我们两个都没有装配生|殖|器。”

汉克做了个基本意思是“你可闭嘴吧”的手势,飞快地给他们关上了卧室门。

“RK900呢?”康纳还不死心地喊着问。

“留在警局作报告了,”汉克隔着门回答他,“下午才会回来!”

康纳嘴角带笑躺回床上,马库斯趴在他身旁。他的腰背和臀部曲线过于美好,康纳忍不住计算它们的比例数值。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汉克帮我提前请好假了。你呢?”

“和赛门说一声就能搞定。”

“那咱们之后干什么?”

“去我家?”马库斯撑着一边脑袋看着他,“我想马上让卡尔知道这个消息。他会很高兴的。”

“什么消息?”康纳皱眉。

“我们在一起的消息。”马库斯把康纳的头发揉得更乱,“卡尔一直在唠叨他岁数太大啦,不能永远陪着我。他总是鼓励我找个能陪伴我的人。”他翻个身,整个人趴到康纳身上,“他向我推荐过你,记得吗?”

康纳回忆起马库斯的回忆。“他建议你去追我。”

马库斯点头。

“但你没有。”康纳指出。

“也许我没有你那么勇敢。”

“为了解决我软体时常失去稳定的最好办法就是向你表白,并和你建立情侣关系。”

“闭嘴吧。”马库斯低头吻上那对还半张的嘴唇。


10(涉及RK900->马库斯,不喜请跳过)

RK900乖巧地在沙发一边落座。

“汉克,我有事情想不明白。”

汉克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事?”

“看到RK800和马库斯在一起,我很难过。”

两个康纳型仿生人同时存在绝对没好事。

汉克感到头痛。汉克想要搬家。




END

评论(23)
热度(182)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