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赛马】I'm Yours

·赛门/马库斯,斜线有意义!请注意!指|交!请注意!

·赛门作为家用支援型仿生人,任务设计中还有照顾孩子,大概不会装配性|爱功能;但是作为RK原型机的马库斯......就很难说了。(其实都是借口,我只想太阳马库斯而已。

·因为有小伙伴反应看不到图片所以:全文随缘链接请点;ao3链接请点

·今天玩儿的时候发现了文里的bug...赛门从天台回来找到马库斯的时候,他看到马库斯后并没有向前走。他定在原地,有话在嘴边却没说,是马库斯向赛门走过去,然后抱住他。总之很深情。




赛门从没讨厌过诺丝。他不在意她来到耶利哥之前是什么身份,也不在意她一开始对所有人近乎于敌对的抵触情绪,他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她。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诺丝看马库斯的眼神有了变化。

这不对,觉醒的大脑程序首先告诉他,马库斯是属于大家的,而不是诺丝一个人的。在仿生人生死存亡的关头尤其如此。

他找到诺丝,向她表达了自己的顾虑。而诺丝却冲他发了火。“这是我和马库斯之间的事情。”她撇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之后的几天,她与马库斯几乎形影不离。

这不该被允许。从原来买下他的家庭逃到耶利哥之后,赛门还未感觉到如此强烈的不满,甚至可以用愤怒去形容。那些曾经是模拟的人类情绪现在完完全全属于他,灼烧着他的软体。但他不能去表达,不是现在。


在天台上,诺丝建议马库斯把负伤的赛门杀掉。

赛门看着马库斯。他的伤口不痛,但绝望疯狂地啃噬着他。

“我们不杀自己人。”他听见马库斯这样说。

他接过马库斯递来的枪,望进对方好看的异色眸子,清楚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

他目送他的伙伴跳下大楼。

这样也好。

他闭上眼。

然而那天没人来到天台。他像个被遗弃的塑胶娃娃。


待赛门艰难地拖着脚步回到耶利哥,他先去露西那里补充了蓝血,并替换了破损的必须元件。

“马库斯在一层,”露西在他刚要起身离开时说,“他见到你会非常开心的。”

他顺着露西指的方向慢慢走着,新按装的组件还需要时间才能顺畅运行,他也在隐隐担心。

如果他找到马库斯时,诺丝也在呢?他不知道如何同时面对他们两人。而黑暗中走出来形只影单的马库斯打消了他的疑虑。

马库斯顿住了脚步,瞪大眼睛看着他,仿佛赛门并不真实存在。

他们走向彼此,没有人讲话。

赛门看不透马库斯的情绪,他无法确认对方是不是露西形容的“开心”。他想开口说句什么缓解一下气氛,然而下一秒马库斯伸出胳膊,把他拉进一个怀抱。

这很正确。赛门的程序告诉他。于是他侧过头,把脸贴上马库斯的肩窝。

仿生人没有体温,也没有人类那么柔软,但此刻两人相贴的身体之间只有舒适与心安。

“发生了什么?”马库斯放开他,双手扶着他的肩膀。他蓝绿异色的双眸亮晶晶的,几乎就像含着泪水。

“我等到了晚上,没有人来,我逃走了。”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马库斯松开了他的肩膀,双手滑下他的胳膊,“我们不能再一次失去你。”

赛门敏感的接收器提醒他那双手正在离开自己的身体,这不应该,太早了———而且,“我们”,马库斯说“我们”,不是“我”。他随即伸出手,把马库斯即将撤离的手指攥在自己手心里。

耶利哥的首领动作一滞,眼睛再次瞪大了,但那只是一瞬。很快,他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嘴角上扬成一个温柔的弧度。他纵容了塞门的小动作,甚至张开手指,和赛门的手十指交错轻轻握在一起。

他们的手心之间专递着能量与光。赛门惊讶地低头看去,两只手已经褪去了皮肤层,白色的指节散发着阵阵幽蓝。

大量马库斯的记忆数据涌入赛门的大脑。他看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慈祥老人;他看到彩色的颜料,黑白的琴键;他看到一个戴帽子的青年倒在地上,他听到老人惊恐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马库斯的名字。他被残缺报废的仿生人、污泥和暴雨包围;他从天台上纵身跳下;他在残破生锈的船体中升起一把火。

他睁开眼,与他脸对脸的马库斯也正缓缓睁开眼睛,泪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一只手轻柔地覆上赛门的脸颊,为他拭去泪水,他才意识到自己也正在流泪。

他们凝视着对方。他经历了马库斯所经历的一切,马库斯也经历了他所经历的一切。那些疼痛,破碎的记忆,有了两个人的分担,忽然变得不再那么沉重。

“我看到了你的记忆。”赛门哽咽着说。

“我也看到了你的。”马库斯回答他,声音沙哑。

他们靠向彼此。仿佛这是他们早已写在程序里,必经的步骤。

他们的嘴唇相碰。

硅胶制成的嘴唇柔软,干燥,试探地触碰着对方,轻轻贴在一起,稍稍错开,慢慢地磨蹭,变换着角度。然后不知道是谁的舌头先伸进了谁的口腔。

一开始没有唾液,仿生人不会自主分泌这个。两条光滑柔韧的舌头互相推搡,纠缠,探索着对方的口腔构造,很快模拟人类唾液的润滑液开始析出,使他们的动作更加顺畅灵活。

赛门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托住马库斯的后脑,让两人能尝到口腔更深的地方。他无意识地挪动自己的手,任它自由地抚摸马库斯光滑的后颈。直到他摸到一个微微鼓起来的地方,幅度很小,如果不仔细触摸肯定不会被人发现。他好奇地按了按那里。

马库斯倒抽一口气,嘴唇瞬间离开了他的。

仿生人会模拟人类呼吸,但不是这样。

“出什么事了?”赛门皱眉,扶住突然看上去有些脱力的马库斯,“哪里受伤了吗?”

“不,赛门。”耶利哥首领看上去像是在忍住一个笑却失败了。赛门从未见过他这种表情,他的嘴角高高扬起,露出整齐的牙齿和湿润的舌头,他摇了摇头,“你打开了我的性|爱模式开关。”

【保险起见点


“赛门?”他听到马库斯的嗓音,干净又坚定。没有(仿生)人会不喜欢他的嗓音,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的演讲那么受欢迎。

“赛门?”他的名字由马库斯叫出来是那么动听,就像他是世界的中心,而不是什么被呼来唤去的塑胶仆人。

“赛门!”他的系统终于一个接一个恢复正常状态。他醒了。

“马库斯?”赛门发现自己正斜靠在马库斯怀里,“发生什么了?”

仿生人首领竟有些不好意思般地移开了视线,“你......刚才你因为系统过热被强制休眠了。”

赛门瞬间弹坐起来,扶住马库斯的肩膀,“对不起,我不该......你还好吗?”

“没事的,我很好,”马库斯在微笑,“很久没有这么好过了。”他再次伸出手,和赛门的手紧紧贴在一起,皮肤层消融,数据与信息悄然传递。

我爱你。赛门无法控制自己在马库斯的大脑里表白。

我也爱你。马库斯回答他。




题外话

“你和诺丝是怎么回事?”

“诺丝很好,但是她的性格有点偏激,我们并不合适......赛门,你是不是问过我这个问题。”

“我就是确认一下。”

“这是你问的第四遍。在三个星期之内。”

“反复确认一下。”

“赛门。”马库斯苦笑,“我是你的,这一点不会改变。”


革命成功,仿生人独立后

“仿生人改装店铺欢迎您的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呃......有没有PL600型可以安装的性|爱功能插件?”

“相信我,赛门,你不需要这个,你已经很棒了。”

“马库斯,我不想总是在结束后昏过去。”




END

评论(51)
热度(323)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