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obikin】A Command that Finally Carried Out

·私设绝地教义没那么严格,毕竟只想吃糖。 

·大概克隆人战争时期。 

·一个没安全感的欧比旺。 

 



待他们终于坐上返回科洛桑的飞船,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 

这本应是一趟相当于休假的任务,远离战争机器人,远离分离势力,只是一个外环边缘的小星球上简单的政治矛盾。委员会特意安排两个战争英雄执行,有一部分目的是想让长时间精神高度集中的两人就此机会喘口气。但事与愿违。谁都没能料到当地一小撮人自行联系了分离势力,搞得全球混乱,甚至到了欧比旺不得不联系委员会支援的程度。紧接着梅斯·温杜大师和昆兰·沃斯前来救场,安纳金被激进的当地人抓走,生死不明。 

不过那都过去了。现在他们在借来的运输机上,疲惫地待在能坐的地方,一句话都不想说。 

安安静静休息直到目的地,是欧比旺登上运输机时决定,然而随着时间的流失他开始无法好好坐在他的位置,因为安纳金从上了运输机后就再没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他能在原力中感觉到他的存在,在船上的某个地方。但在经历过之前的事之后,短时间内他不希望他的前学徒没有老实呆在他能看到的地方。 

凭直觉他猜测安纳金在控制室,于是他站起身。同‪一时刻,昆兰也站了起来。 

欧比旺冲他挑眉。 

“我只是想去看看咱们走到哪里了。”他摊开双手。 

“我和你一起。” 

 

一到走廊里昆兰就开始对他挤眉弄眼。 

“去找那小子吧?” 

欧比旺斜他一眼。“我担心他。” 

深色皮肤的男人夸张地捂嘴笑,“你有什么时候不担心他吗。” 

“说实话,”装作若有所思地摸摸胡子,欧比旺道,“没有。” 

“梅斯一路上跟我说了好几次你们俩羁绊太深。一说起来他的脸就更黑一度,我都怕了。” 

“让他说去吧,他是嫉妒。” 

“你怎么不当面怼他呢?” 

欧比旺不理他,向着控制室加快脚步。 

 

果然,安纳金就在控制室后方的地板上坐着,手里鼓捣着一堆什么金属的东西。 

欧比旺踏进门框的瞬间,他抬起了头。年轻的将军向他前师父轻又快地点点头,马上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师父都没叫一声。 

说没感到受伤是不可能的,即使欧比旺是个绝地,绝地要去激情从宁静。提心吊胆快一个月才找到这个小白眼狼,欧比旺现没法宁静。 

但他才不会表现出来。 

他同昆兰一起到驾驶员那儿,确认了路线。又忽然似乎对当地人放在操作台上的各种小物件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质地像玻璃却比玻璃坚硬,形状颜色稀奇古怪的各式小玩意儿,每个都不大,数量却足以把操作台上面无用的空间沾满。当地人告诉他这边的外环事故多发,海盗泛滥,传说这些海滩上的小石子能给人带来好运,所以每次都会带上点这些小东西,图个安慰。 

欧比旺在控制室滞留了很久,连昆兰都好奇心耗尽,打算回去睡一觉,他才跟着离开。 

临出门前他经过安纳金,小腿擦过年轻人的膝盖。 

 

刚走到一个交叉口,欧比旺忽然被一阵力量掀翻到旁边走廊的墙壁上,紧贴在那里动弹不得。 

“安纳金,”他对随后走到拐角处的年轻人埋怨道,“把我放下来。” 

安纳金不说话继续朝他的方向走来,同时卸掉了加在欧比旺身上的原力。 

年长的绝地刚来得及抚平衣摆说一句讽刺的谢谢,他的前学徒就一边扯着他的胳膊一边原力开门,将他拉进一个昏暗的房间。 

“你是故意的吗?”门在身后关紧,安纳金质问,眯成两条缝的眼睛透出蓝莹莹的光。 

“什么故意的?”欧比旺反问,面对年轻将军的逼近纹丝未动。 

“碰我。”安纳金扬起下巴,下达命令般宣布。 

“哦,那个。”欧比旺摸摸胡子,“你就坐在门口,那里地方又不大,我经过时不小心。” 

他能感觉到原力开始在这不大的房间里涌动。 

“噢,得了吧。”安纳金后撤一步离开欧比旺的私人空间,“你就是故意的。”他仍盯着欧比旺的双眼,蓝色眼睛里那道诡异的反光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头狼。 

“也许吧。”欧比旺随意地哼道,不愿再耗下去了。他向前冲过去,揪着安纳金衣服前襟把他按在最近的一面墙壁(还是货架?)上,吻住年轻人的嘴唇。 

安纳金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随即投入到长辈给予他的亲吻中。 

他们有多久没触碰对方了?安纳金不记得。至少在形势变得严峻之后就没有过了。他能从他师父柔软干燥的双唇上尝到渴求,和他自己的混在一起。 

“欧比旺......”他们终于分开时他用气音叫道。 

“你个小兔崽子。”欧比旺回应。 

安纳金花了一秒反应过来欧比旺在骂他。 

“我不是故意的好吗!是他们以多欺少!” 

“你要是不放松警惕会发生这种事吗!” 

“我没有放松警惕!” 

“骗谁呢!” 

“你不再是我师父了用不着教育我!” 

气喘吁吁的沉默。 

欧比旺松开了抓在安纳金衣服上的手。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捉住年长绝地正垂下的双手,倾身把头靠上那颗金棕色的头。他师父的手在颤抖。 

“你知道我多担心吗。”半晌,欧比旺开口。 

“我知道。”安纳金用额头轻轻蹭乱年长绝地总梳得一丝不苟的额发。 

“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他的声音异常平静,好像早已接受了这个结果。冷静的语调让安纳金感觉自己要被冻伤。 

“你没有失去我,”他抬起手捧住前师父的脸,那张脸上一片空白,“你找到我了,我就在这儿。” 

说完,他有幸近距离地观看到了怒意如何爬上欧比旺的脸。 

“你一上船就跑了!” 

“我得躲着点儿你。”安纳金放开了欧比旺的脸,手滑下去来回抚摸男人的腰侧,“不然我会一刻不停地想碰你,温杜会把我扔下船。” 

欧比旺审视他一番,最终叹着气低下头。 

“你说的对,毕竟我也是。” 

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因为年轻人突然将他拉进,让两人胯部完全贴在一起。接着一阵低沉的声音带着热气钻进耳朵。 

“你也是什么?” 

欧比旺控制住自己不要翻太明显的白眼。 

“我也一刻不停地想碰你。”他加重语气声明,抬起手臂勾住安纳金的脖子。 

 

【点上车。】

 

昆兰和梅斯找到另两名绝地的时候,他们正从仓库里走出来。 

“......绝对不能再那么鲁莽了。”他们走近时,绝地大师刚结束说教。 

梅斯·温杜清清嗓子,吸引到两人的注意。 

“克诺比,你应该记得天行者已经不再是你的学徒了。” 

欧比旺向他礼貌地鞠躬。“旧习难改。” 

“我们快到达目的地了。”昆兰通知他们,同时呲牙咧嘴地在梅斯身后比划着下流的手势。 

欧比旺不为所动,而安纳金悄悄转了转手腕,昆兰的长发像是有了生命般一下子糊了主人满脸。 

“我们该准备着陆了。”梅斯对他们点点头,走向控制室。 

昆兰总算把他那一头长发整理到它们应该呆的位置之后,冲安纳金挥挥拳头转身离开。 

两位绝地缓步跟在昆兰身后,直到拉开一段距离。 

欧比旺拽拽安纳金的袖子,安纳金下意识附身把耳朵送到前者嘴边。

“等会儿一回到圣殿,”绝地大师的胡子蹭得他耳朵痒痒的,“我要你立刻、马上,把你那家伙塞进我这里。”说完,他快走几步超越了安纳金,留下年轻的绝地杵在原地,围绕周身的原力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我好像感受到了黑暗面。”走在最前面的昆兰扭头纳闷地说。

 

等他们送走那三个载他们回家的好心当地人,结束漫长的委员会报告,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回住处的路上,刚刚结束任务的疲惫卷土重来。 

“你之前的那个命令还在有效期吗。”安纳金抑制住打哈欠的冲动问道。 

“当然在,不管你有多累,命令就是命令。”欧比旺说完打了个哈欠。 

“随时效劳,师父。但首先......”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有着圆润棱角的小石头,清凉的蓝中透着点点绿色,两种颜色柔和地融在一起,“这个是给你的。” 

欧比旺接过它,刚才快要合上的眼睛现在睁得老大。 

“你从哪里......” 

“他们监禁我的地方,是在海边的水牢。它就随着浪冲进我的隔间。”安纳金垂下眼,“它的颜色太像你的眼睛了,所以那段时间我分不清它带给我的绝望更多还是希望更多......” 

他们静立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 

欧比旺抬起头,他的手心里还托着那块不知什么成分的小石头。此时安纳金才意识到,这块石头的颜色一点儿都不像他前师父的眼睛。宇宙里没有任何一种颜色可以用来形容欧比旺的眼睛。 

“谢谢你。”那双安纳金情愿溺死在里面的眼睛现在蓄了一层薄薄的泪水,望着他。 

“虽然这不是什么有生命原力的石头,”安纳金声音轻柔地补充,“我不是鉴石大师奎刚金。” 

欧比旺笑了,一种安纳金从没见过的笑容,他眼角的每一条笑纹都温柔又脆弱。但安纳金只扑捉到了一瞬,欧比旺便低下头用指节抹去泪水,袍袖遮住了他的脸。 

“咱们该回去了。”把石头仔细收进自己的袍子里,欧比旺迈开脚步往他们的住处走去。安纳金连忙跟上他。 

“别忘了你收到的命令,年轻人。”欧比旺回头看着追上来的前学徒,脸上还留有方才笑容的痕迹。 

“遵命,长官!”安纳金快步追过去与他的前师父并肩而行,悄悄伸出手勾住了欧比旺还湿润着的手指。 

 

 

(伪)番外 

回去后他们实在太累,洗完澡上床就睡得一塌糊涂。 

‪凌晨四点左右,欧比旺先醒了。他等了一会儿,捏住安纳金的鼻子。 

安纳金被憋醒。 

“你干嘛!” 

“提醒你有还没执行的命令。” 

年轻人立刻气消。 

“那我现在开始?” 

“现在开始。” 

 



FIn.

评论(13)
热度(83)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