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Hannigram】Palette 调色盘

·KingsmanAU

·Harry!Hannibal/Eggsy!Will

·01~03传送门 04~05传送门 06~07传送门

·月饼节快乐~!更新一点点表示下我没有坑T T...备战托福弄得整个人很焦虑加上又懒手速又慢...这种龟速真的好抱歉T T...我会努力的T T




08

书房走进去后感觉上比他刚刚在门口一瞥的看起来要大得多。有一个不宽的木头梯子连接着楼下和半层。半层上列满了书架,一眼望不到底。楼下却十分空旷,一个原木写字台占据了房间的中央,两个皮质单人沙发面对面摆在写字台前,窗边一个弗洛伊德式躺椅。

“现在很难去怀疑你曾是个心理医生这一点了。”Will在环视了房间一圈之后评价道。

“是的。职业习惯很难改变——习惯了这样的布局后,做出任何的改变都会对办公有一定影响。”

“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Hannibal说了要处理文件。

“其实除了需要我本人动笔的任务,没有其他了。”男人说着在办公桌后落座,“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无聊。楼上有很多各种类型的书,你可以带下来读。”

大概Hannibal今天是非要Will看书不可了。于是他爬上梯子,把自己抛进一排排书架中。

书籍的数量已经足够令他惊讶,但再浏览过一排书架后,书籍涉及的语言之多让Will没办法合上嘴。就他目前位置所看到的算起,已经超过五种了。他能够识别出的有意大利语和法语,还有一种看上去很像德语,剩下的除了英语他都不认识。通过口音不难判断Hannibal是欧洲人,具体哪里就无从判断了。好奇心悄悄在他胸腔里膨胀。

最后他选择了一本古希腊神话集。在他需要平静的时候,神话总是最好的选择。不至于让自己太过投入的同时也能放松精神,甚至都不用思考。那些人神半人半神之间发生的形形色色的故事总是原始而直接的,从来不乏趣味性。

当他夹着这本厚厚的精装书爬下楼梯时,Hannibal正在刷刷地写着什么,但Will看得出他同时也在关注着自己。挨个看了看这几把椅子,Will最后选择了两把皮质沙发中的一个。

就像去心理咨询时会通常坐的那个。

他能感受到男人视线满意地从桌面上滑到他身上,再滑到他手中的书上。

“不错的选择。”

“我看到很多种语言,”Will没有急着打开那本书,“有点儿吓到我了。”

男人冲他笑了,只有一点点可见的弧度,像是一点点得意,“我不会为这件事道歉的。”他停下了手中的笔,“我的经历使我必须掌握多种语言。”

“心理医生和特工?”这样刨根问底确实不够礼貌,但Hannibal表现出更多的是兴趣而不是冒犯。

“如果你想知道,你需要花上更长的时间。”

Will承认他的心脏因为这句话而经历一次了短暂的自由落体。

于是他不再回答,低头打开了手中的书。

 

当他读到伊卡洛斯凭着他用蜡与羽毛制成的翅膀飞向太阳时,Hannibal合上文件夹的声音打断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Will转头。“工作处理完了?”

“是的。”Hannibal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只要你愿意,你可以继续在这里阅读。”

随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晚上八点四十三。现在就去睡觉未免太早了。

当他把视线转回Hannibal身上时,后者已经拿出了平板电脑,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正在浏览什么。

Will决定继续呆这儿直到Hannibal上床睡觉。

然后他们就这样在沉默和翻动纸页的声音中一起度过了之后的两个小时。

 

“我想现在是就寝的时间了。”Hannibal合上他的平板站起身,“不过如果你还想继续在这里的话我也不会阻拦。”

Will摇摇头,站起来,随手把书放在了沙发旁的小桌子上。

“我也要去睡了。”

“你自己可以吗?”Hannibal引年轻人走出书房,“也许一杯红酒能改善你的睡眠质量。”

或者和你睡在一起。Will暗想。男人的陪伴带给他一种很久没有过的安定感,一想到马上就要失去这种陪伴,自己一个人躺在过大的床上干瞪着天花板,噩梦就徘徊在视线边沿,困得要死却不敢放任自己睡着,恐惧便冰冷地攀上他的脚底。但他只是回忆了一下红酒的口感,瘪了瘪嘴。

“你有威士忌么?”

Hannibal侧头。“跟我来。”

 

那是他喝过的最好喝的威士忌。Will解决掉了两杯两指宽的量,想要再续杯的时候Hannibal拦住了他。

“再喝下去我就不能保证你明早醒来不会头痛了。”Hannibal收走了Will的杯子,但是年轻人还没有从吧台边离开的意思。

Hannibal把杯子洗干净擦干放进柜子,Will还在那儿坐着,尝试着用其他表情掩盖他苦着的一张脸。

“你是否还需要我的陪伴?像之前你洗澡时那样。”Hannibal读出了他的心。

“不,不用麻烦。”

“如果你半夜被噩梦惊醒,我也会睡不安稳的。”

Will的心脏再次不听话地漏跳了一拍。

“那好吧。”稳定了心跳后他开口,却也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洗漱后换上睡衣之后就到我的卧室来。”说完Hannibal便转身离开,给脸颊着火的年轻人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又在吧台边坐了会儿,Will才能用手撑着桌面站起来,有些踉跄地走向自己的卧室。




TBC

评论(4)
热度(21)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