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Love Me Like You Do

·Just One Yesterday 番外

·Destiel

·NC-17   Top!Cass/Bottom!Dean

·关于题目 一开始并没有想好要不要写番外 在车里听到这首歌时忽然就脑补出了画面 so 当成BGM大概也没问题 大概

·借一个小伙伴的话说 这是一篇傻白甜的约|炮文 祝食用愉快

·Happy Women's Day~!




“所以说,你们两个认识我?”

“Well,可不只是认识你……嗷!”Dean在桌子下面狠狠踢了Sam一脚。

他挽起衬衫的袖子,露出前臂上淡红色的手印,伸到Castiel面前。

“这可是你留下来的。”

前天使露出疑惑的神色,把左手放在手印上面。

Dean瑟缩了一下。

“这可能是任何人的,”Castiel平静地下结论,“任何体型和我差不多的人。”Dean眯着眼狠狠把胳膊收回来。

Sam清了清嗓子。“我们告诉了你我们的事,现在来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吧。”

Castiel,也是目前的Steve皱起眉头,“首先,我不觉得你们的故事是真实的。”Dean耸了下肩。“其次,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认识我,还是想骗我。”

Sam看向正看着他的Dean,互相交换了一个包含笑意的眼神。

“Alright,”Sam说,“为什么我们两个要欺骗一个只有不足三个月的近期记忆,在加油站打工身份不明的穷光蛋呢?”

“你怎么知道我失忆了。”Castiel顶着皱得更紧的眉头问。

“因为我们认识你。”Dean在Sam严厉的逼视下无奈地开口,“好吧,不只是认识你,你曾是我们如同家人般的朋友。”

来回盯了面前的两人一阵(Dean和Sam都觉得自己像是被安检门扫描了一般),Castiel点点头。“至少你们不像坏人。”

Sam做了个“请说”的手势。

“大约两个月前,我在医院醒过来,”Castiel伸出食指碰碰桌面,“就是这里的镇医院。医生问我有没有家人可以联系,但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当天下午,一位老人来看我,说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正好掉在他的泳池里。”听到这,Dean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我受了很严重的伤而且失去了意识,是他把我送到了医院。

“他得知我的状况后,说如果我愿意,可以跟他回家,我可以找份工作支付治疗的费用和今后的房费。”见Dean的眉毛怀疑地拧在一起,Castiel补充道,“James是个好人。他儿子去年去世了,妻子很早就失踪了,他一个人很痛苦。”

“所以你就在这里的加油站打工?”Sam一只手撑着下巴。

“是的。我刚工作一个月。”

Dean对着酒杯叹了口气。“我很抱歉,老James又要一个人了。”

“什么?”

“你得跟我们走,伙计,我们能帮你找回记忆。”

在Castiel反驳前Sam开口:“我们会把医药费及房费一分不差地支付给他。”

“可……”

“Cass。”Dean打断他,Castiel莫名其妙地看回来,“呃,这是你的名字,昵称。”

“你的名字是Castiel。”Sam抢着宣布,无视Dean几乎要跳起来掐死他的神情。

“Castiel?”表情像是吞了虫子的Castiel重复道,“谁会起这么奇怪的名字。”

Dean放弃了即将对弟弟实施的惩罚,转头咧嘴一笑:“因为你本来就是个怪胎。”

 

Impala在Motel门前停稳。

“再告诉我一遍,为什么第一天见面我就要和你们一起住?”

Dean拉上手刹。“首先,这不是咱们第一天见面。如果你想知道,五年多以前某一天才是咱们第一次见面。”他钻出爱车,给Castiel打开门,“其次,当我在便利店约你出来时你不就已经做好这方面准备了么?”

Castiel站出来,脸上带着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的红晕,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

Dean毫不在意,转身去后备箱拿行李(没看到Sam在一旁摆出大大的Bitch face)。“我们一会儿就会知道了。”

 

“两个房间。”Sam对柜台前女孩说。

女孩来回打量着三个人,“两个大床房?”

“不不不,”Dean及时阻拦了Sam的肯定,“两个标间。”

前台女孩挑挑眉毛,没再说什么,给了他们两把钥匙。

“你跟着他。”去往房间的路上,Sam指示Castiel。

Dean看见Castiel吞了下口水。他扔给另外两人一个白眼,领着Castiel进了房间。

 

自进门开始直到Dean洗完澡从卫生间走出来,Castiel都一动不动地坐在他那一边的床上。

只围了一条浴巾的Dean在包里翻找衣服的时候,Castiel终于说话了。

“我现在有些怀疑你是要把我骗上床,然后联合你弟弟向我要钱。”

拎着一条内裤转过身,Dean愤愤不平:“我看起来像那样的人?”

“你这张脸很容易让人上钩不是么。”Castiel正襟危坐,僵硬而紧张,他飞快地上下扫了一眼Dean的身体,“还有身材。”

Dean张了张嘴,尝试了几次只吐出一句略显结巴的谢谢。

“我不是在夸你。”Castiel皱眉。

长长地吸进一口气再吐出来,Dean把内裤扔回包里,面对Castiel坐在床沿上。

“听着,Cass。”放在膝盖上的手攥成拳,“我们之前,呃,在你失去记忆之前,我们确实上过床。”

“哦。”Castiel微微挺直了上身,“Whoa,真的么?”

“从头到尾,告诉我,骗你对我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

Castiel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那还真是可惜。”

“什么?”Dean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跟不上一个混蛋天使奇葩脑回路的那段时光。

“失去了和你上床的那段记忆。”Castiel抬起头,迎上一双愣愣的莹绿色眼睛。

 

在即将窒息前分开疯狂吸入氧气的时候,两人才意识到他们正在做什么。

“呃,”Dean喘着,尴尬地拉开与Castiel的距离,“呃……我很抱歉。”他边小声道歉边从Castiel腿上滑下来,用已经松垮的浴巾遮住勃|起的下半身。

“不要道歉,”Castiel赶忙站起身,“这不是你的错。我们曾经这么做过,你会这样很正常。”

“嗯。”Dean随意地回应,接着从包里抓出几件衣服,逃进卫生间关上门。

他双手撑在洗手台上以稳住自己的身体。呼,吸,呼,吸,呼,吸,呼,吸。

把衣服展平,一件件穿好后,Dean放下马桶盖坐在上面。脸埋在手心里,呼吸频率才慢慢降到正常。

现在的Cass不是以前的Cass。现在的他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他不需要和自己的破事扯上任何关系。

Holy crap,他刚才根本不应该提起他们的事。可他实在是太想了。太想让那双嘴唇含住自己的,舌头触碰自己的;让那双手每一条纹路都贴合在自己的皮肤上,让他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让那双无可挑剔的蓝眼睛把自己灼烧成灰烬。

但他不能。不。这是那位翘班的上帝给他的第二次机会,这次他不能再把他拉下水了,坚决不能。

他们可以重新做回朋友,重新一起面对屎一样糟的世界,重新举起刀和枪惩恶扬善。

如果Cass的记忆恢复了,也许,也许他能找个借口蒙混过关。

Dean慢慢移开双手,卫生间黯淡的灯光重新回到视野。捋了捋还湿着的头发,他站起身。

“Dean?”隔着门板的声音闷闷地透过来。

“抱歉。”他提高音量回答,拽平衣角,上前打开门。

Castiel就站在门前。

“你没事吧。”

“没事。”Dean避开视线。

他们沉默地站了一会儿。

忽然Castiel有所动作,Dean才意识到他挡住了门口。

“抱歉,我”Dean还没说完,Castiel伸长胳膊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Castiel手还停留在门把手上,另一只手抬起来抵在Dean肩膀旁的门板上。他把Dean困在门板和自己构成的空间里。

“Dean。”嗓音像结冰的湖面一样平滑沉静。

Dean的第一反应是,“你全都想起来了?”他问。

Castiel歪头。“没有。”

“那你干什么。”Dean做到了翻白眼和叹气同时进行。

“我只是觉得,”Castiel等Dean的视线回到自己脸上时说道,“因为我不记得了,所以咱们应该制造一些新的记忆。”

“Wait,”Dean把双手举到胸前以防Cass突然拉近距离,“你的意思是……?”

“是。”对方简单明了的回答。

“你认识我还不到12小时!你刚刚还怀疑我是骗子!”

Castiel低下头。“我确信我以前就认识你。”

“为什么。”

“看到你那样,”Castiel冲Dean的脸大致比划了一下,“我很难受。”

“也许是因为你心很好而已。”Dean苦笑道。

“不。”Castiel放下双手,让两人的位置变成单纯的面对面,“是真的很难受。好像内脏全部都绞在一起再被扯出体内,洒上硫酸剁成肉泥……”

“等等等等,”Dean差点儿上手捂住Castiel的嘴,“呃。”可是他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Castiel没有等。“我想我爱你,Dean。”

Dean彻底变成了一个哑巴。

没有给Dean的大脑任何重新启动的时间,Castiel吻了上去。

 

两个人踉跄着跌倒在床上,嘴唇咬在一起。

Castiel一手抓着Dean后脑的头发,另一只手臂横亘在Dean腰臀过渡的弧度上,把他牢牢按在自己身上。Dean的下唇磕到了Castiel的门牙,有点儿疼,这微小的感觉很快淹没在了不断升高的热度里。他能听到某个角落有声音正竭尽全力地嘶吼着“不”“不行”“不能”,可欲望的箭矢铺天盖地袭来,刺穿视线可及范围内的一切。他看到流着血的影子挣扎着匍匐着,破裂的嗓音绝望地劝阻着,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他的舌头快要舔到Castiel的喉咙了,Castiel也快要尝到他的了;他刚穿上不久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再遮挡着他的身体,不知飞去了什么地方,Castiel的衣服也凌乱地扭曲在一起,他正用空出的手把这一团乱糟糟的布从身上拽下来;他能感觉到Castiel的阴|茎在他大腿内侧,滑溜溜地摩擦着,而他能在他自己的阴|茎敏感的皮肤上感受到Castiel起伏的小腹。Castiel短短的胡茬擦在颈侧让他瑟缩颤抖时,一根湿滑冰凉的手指悄无声息地滑进他的臀|缝。

Dean几乎是即刻便开始向后推送着试图吞进这个入侵者。Castiel睁大了眼睛。

“Amazing.”他的语气近乎于崇敬。

“别说话。”Dean将不稳的气息喷在Castiel的嘴唇上,用吻封住了对方的口。

很快,Castiel加入了第二根手指。然后是第三根。他有条不紊地运动着,好像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理所当然的事了。

最后,他用龟|头抵住已经放松的穴口,一贯到底。

全身上下所有大的小的简单的复杂的细胞在这瞬间全部停止了一切生命活动,紧接着在下一瞬间复活,歇斯底里地重新运转开来,Dean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怀念这个,怀念Castiel的阴|茎埋在自己体内。这是一种攻击,一种侵入,一种伤害,但Dean心甘情愿无条件接受,甚至欢迎。

Castiel从Dean里面退出来,再顶回去。Dean配合朝着Castiel的阴|茎坐下去,沉下屁股把Castiel钉在床垫上。

而很快前天使开始不满于如此被动。他左腿发力,翻身调换了两人的位置。

“C———Cass!”Dean在快感的颠簸中掺杂着呻|吟和叫骂喊了出来。Castiel顿了一下。

“这是我的名字,对吗?”他重新用力顶进去,准确地击中Dean的前列腺。

“是,是!Cass!”

“我的名字,”Castiel短促地呻吟,“你在叫的我名字。”

Dean几乎没办法匀出多余的气息回答他。“你的、你的名字。Ah———Ca、Cass。”

“Dean,”他卖力地喘着,“我是Cass。”

“没错,你是。”Dean发现了自己声音里明显的哭腔。他无法分辨那究竟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和欢愉,还是因为他眼前压倒一切的事实。

Cass就在这里,和他在一起。有血有肉,不是梦境也不是幻觉,是确确实实的存在。就在他面前,额头贴在他额头上,嘴唇碰着他的嘴唇,身体的一部分埋在他身体里面。

有很多年Dean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情绪。像许多年前他在他童年的房子里见到他妈妈的灵魂,像Sam被杀又因为他与恶魔的交易而复活,和他奇迹般地从地狱的牢笼脱身复返,又像上一次Cass被Leviathan附身投湖后又被他找到,像一切他的失而复得,却又存在着不及天壤却也不可忽视的差异。

他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再也不能失去他了。

随着Castiel开始猛烈冲刺,Dean先射了出来。混乱的节奏只进行了几下,Castiel也跟着释放在Dean体内。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两个人只是保持着下身连接着上身紧抱着的姿势一言不发地躺在乱作一团的床上。

“不可思议。”Dean快要睡着的时候,Cass静静地开口。

“什么?”硬撑着睁开眼睛,Dean嘟囔道。

“这一切。你,你和我。”

“是是。”Cass的声音和身体的震动让他温暖而倦怠。

“这不是第一次,不然我不会有那种,那种……”前天使似乎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我知道,Cass,我知道。”Dean随意地摸了摸Castiel的后背安慰他,“I miss it ,too.”

前天使把脸埋进Dean的颈窝,藏住了自己满足的笑。

沉默轻盈地萦绕在房间内,又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换了一个更舒服(却保持着身体相连)的姿势,沉入无梦的安眠。

 

第二天,Sam等到近正午才忍无可忍地敲开了隔壁房间的门。

“几点完事儿你们倒是告诉我一声啊!”他视线经过给他开门的只穿了一条拳击短裤(还是匆忙中套上)的Castiel,落在侧躺在床上被子遮住重点部位正不自然地看着自己的Dean身上。

“别着急嘛老弟,”Dean把被子往上半身拉了拉,遮住几块青紫的痕迹,“我们需要时间叙叙旧。”

Sam丢给哥哥一个几乎会晕厥过去的白眼,转回视线怀疑地瞧着还扶着门把手的Castiel。

“你全都想起来了?”

“没有。”Castiel诚恳地回答。

Sam脚步响亮毫不客气地绕开前天使走到Dean面前。“他还没想起来你们就、”他顿了顿,“你的耐心被食尸鬼吃了?”

“Hey!”Dean摊开手,指指还站在门口的Castiel,“是他挑的头!”

“谁信!”

“是我。”Castiel终于关上房门,抱着胳膊走过来。

张着嘴,Sam没能成功说出什么。

Dean应该因为Sam的反应幸灾乐祸,而他只是坐起身,出神地盯着床单的褶皱。“我不确定他还能不能想起来。”

“Dean,”Sam的眉头绷成一条直线,犹豫了几秒,他在床沿上坐下来,“你哪儿来的这种想法。”

他哥哥摇摇脑袋,抬起脸给了他一个微笑。

一个典型的“I’mfine”的微笑。

床垫弹了弹,Castiel紧挨着Dean坐下来,手自然地放在Dean的大腿上。

“我跟你们走。”他说。

“Thanks,Cass.”Dean的音量像是怕被其他人听到一样。

“谢了,Cass。”Sam说完后,屋内陷入略显尴尬的安静。

几分钟后,伴随着一声假咳,Dean开了口。

“呃,Sam,给我们点儿时间洗澡换衣服好么。”他比划了下,“然后我们就出发。”

“哦,哦好。”Sam站起来,过长的胳膊和过长的头发摇晃着,“我这就走。”快到门口时他猛地转过身,“告诉我要多长时间。”

“半小时。”Dean做了个赶人的手势,“一会儿见。”

 

半小时后,Dean和Castiel准时从房间出来,把行李放进impala。一直靠着车门等着他们的Sam把手机举到Dean眼前。屏幕上是一则附照片的新闻。

“咱们有活儿干了。”

“没错。”Dean说着打开驾驶室的门,“但是咱们要先去老James家。”

Sam点点头,伸手去拉副驾驶的车门,却和另一只手打在一起。

是Cass。

“Sammy,”他哥哥撇撇头,“后座。”

Sam发誓他之后一路都要向Dean的后视镜发射Bitch face光波。

Impala引擎甜美的轰鸣声伴着从敞开的车窗溢出的Classic Rock,飘散在旧金山夏日午后略带潮湿的空气中。

 

 

 

Fin

评论(10)
热度(44)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