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传送门10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542ea4e

·每次都在这里道歉 这次也不意外......我拖了太久了真是抱歉T T

·这次是真的完结了 感谢所有看过这篇文的小伙伴 谢谢

 



11

The New Beginning

 

Sam找到Dean的时候,他正坐在长桌旁,资料整齐地摞在手边。他们刚刚结束一次普通的猎魔。出乎Sam的预想,Dean表现得极其正常,比几年前他从炼狱回来而Cass没有那段时间都要在状态,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回到了温家兄弟俩携手斩魔除妖为广大百姓排忧解难的日子。

但那样的日子只存在于天真美好的童话故事里。

Dean在发呆。他左手覆在右前臂上,Cass留下的那个手印上面。他盯着那只手在发呆。

自Cass消失已经过去整整三周了。当他们一闲下来时,Dean就会这样。如果他们闲下来的时间足够多时,他便会驱车去往之前软禁还是恶魔的他的小屋。

那幢小房子是Sam为了关住Dean专门找到的,考虑到Dean对地堡太过熟悉,他以低价租了下来,就坐落在离地堡最近的镇子里。他费了很大功夫才把地下室改造成曾经Bobby家里那个的仿制版。事情结束后,他和Dean一起把屋子里的尸体残骸清理出去,在Dean的坚持下把一切东西归回原位。

听到Sam的脚步声,Dean抬起来头。“晚饭吃什么,Sammy?”

“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中国菜?还是印度?墨西哥?”

“依你的喜好定吧。”说完Dean便低下头,拉过手边一本封面破损的厚书翻了起来。

Sam点着头,“好。”离开了大厅。

他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纸袋。“给你。”他说着,从纸袋里掏出一个汉堡放在Dean面前。

“谢了。”Dean嘟囔,头还埋在书页里。他摸索到面前的汉堡,抓起来剥开大口咬下去,期间眼睛一直没离开那本厚书。

“找到什么没有?”Sam问他,虽然他清楚答案会是什么。

“Nah,”Dean摇头,“什么也没有。”终于从书里抬起头看向他弟弟,嘴里正嚼着的汉堡碎屑还没有都咽下去,“关于天使的记载就少之又少,更别指望能有什么‘如何找回凭空消失的天使’的说明书了。”

除了点头,Sam不知道能说些什么。Cass在Dean身上留下了翅膀的痕迹,这吻合所有他见过的死去的天使的特征,尽管有一些不对劲(比如痕迹没有烙在Cass背后所在的平面、Cass的身体不知去向)但所有这些都无法切实证明Cass还活着,Sam不得不将希望减到最小。而显然Dean持相反态度。他坚持着搜索一切可及的有关资料,到所有可能相关的地方搜索,召唤其他天使询问,而迄今为止都无果。

他们因为这件事曾吵过架,两架,吵得很凶。Sam知道自己没资格和哥哥吵,毕竟这不是Dad死的时候了。那时他们的立场没有太大不同,而这次,Sam没办法。就像Dean曾经无法理解Jess死后自己的心情一样,那种噬人的痛苦是他人无法分担丝毫的。他希望Cass活着,希望他们能找到他,hell,希望他能继续和Dean腻歪在一起,他甚至能肯定自己比Dean更希望Cass回来。

可希望是痛苦的。

就像每次他看着自己哥哥盯着前臂上的手印发呆。

就像每次他看着自己哥哥扔下一句好好看家后迈上通向地堡大门的台阶,整晚不回来。

就像有几次他去找Dean,发现他坐在被软禁时房间的小床上,手里攥着一瓶酒。

就像现在。Dean喝干刚开没多久的啤酒,伸手从歪在桌子中间的纸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抹了抹嘴,站起身拎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

“我出去一会儿。”他边说边往台阶走去。

“我送你吧。”Sam立即站起来,“你喝酒了。”

Dean转头看着他,那神情让Sam不可避免地想起每次Dean告诉他不要救自己的时候。那总能激起一阵裹在厚壳里的愤怒和无力,温吞的炽热冲得他上不来气。

“Comeon.”他举起手,上前去抢哥哥手里的车钥匙,垂下眼帘让睫毛遮住他的眼睛。

没有争夺几下,Dean缴械投降。他们一起出了地堡,上了impala。Sam把他送到租的小房子门口。

“别忘了来接我,Sammy。”Dean从摇下的车窗外探进脑袋,拍拍椅背,转身走进小屋。

当然不会忘,Sam冲他哥哥的背影努力笑了笑,踩下油门。

因为他根本不会离开。

 

Dean走下台阶,推开沉重的铁门。

一切都和他刚被绑来这里时没有什么出入。固定在地上的桌子和椅子;小巧的电视柜和电视;已经断电空无一物的小冰箱;堆着成人杂志的床头柜还有躺在床上的mp3和肆意伸展在周围的耳机线。

只是地板上那片颜色被血迹浸深的痕迹用一块褐色的小地毯遮住了,那天因为Cass的力量而留下裂缝的墙壁也在明晃晃地张示着曾经发生过什么。

Dean走过去捡起床上的mp3放到床头柜上,接着栽倒在床垫里。他翻身侧躺,曲起双腿弓起背。这不是他一贯的睡姿,但只要躺在这张床上,他只有保持半蜷缩状才能入睡。

他闭上眼。

掺杂着星星点点白色的黑暗笼罩了全部视野。他等待着,直至全部淡白融进墨黑,一切都消失不见。

 

萤蓝的光芒似远似近,模糊着看不清边界,像一面无限伸展的半透明墙壁,有着柔韧的质感,把所及的一切纳入自己体内。Dean似乎能看到高频的天使的真声萦绕在墙壁周围,轻声蜂鸣着,没有尖利也没有震耳欲聋,而是如同歌谣般高昂与低沉此起彼伏,从看不清的雾状天穹静静流淌下来。

寂静。

温暖柔软的脸颊贴在他颈后。呼出略带潮湿的气息拂过他脖子上细小的汗毛。搏动的心脏隔着躯体和几层布料一下下擂在他后背上。一条手臂箍在他腰间,没用多大力气却不可撼动。膝盖刚好嵌进他的膝窝,意外地毫无被入侵的不安感。

Dean隐约感到违和,像形状相似却拼错位置的拼图。但他告诫自己不要深究,因为理智与清醒将会把他带离这里。

把他带离Cass。

Cass.

眼角渗出的泪水没能惊醒他。

 

第二天早晨Sam先去买了早餐,回来时整晚停放的空缺还在。停车上锁,他拎着纸袋走进小屋。

Dean不在屋里。Sam走下台阶,推开铁门。

他的哥哥坐在床边,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朝上摊开,正直愣愣地看着前臂上的手印发呆。

“Dean.”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格外突兀。

在下意识与受惊共同作用下Dean抬起头,睁大的双眼里盛着愤怒。

“作为一个大脚怪你走路倒挺轻巧。”

“抱歉。”

Dean摇摇头,视线转移到Sam手中的纸袋上。“都有什么?”

Sam耸了下肩。“三明治。”他从纸袋里掏出一个三角状的纸包,把剩下的连同袋子一起掷给Dean,“咖啡在楼上。”

接过纸袋的同时Dean站起身,示意Sam和他一起离开这间小屋。

 

圆形的木质餐桌边,Sam手指摆弄着揉成一团的包装纸。一对夫妇推着婴儿车经过遮着薄纱的玻璃窗。

“上帝,”Dean放下喝了一半的咖啡,看向一脸不知所以然的Sam,“上帝知道,我指字面上的意思。”

他弟弟终于把纸团扔进一旁的垃圾桶。“Dean.”他说。

“你知道的,”Dean皱起眉头,“Cass是他老爸偏爱的那一个。”他抬手阻止Sam打断他,“Cass死过很多次,上帝都把他带回来了。这次也一样,他肯定还在什么地方,像Leviathan那回。”

“Dean,”Sam把他和Dean之间桌子上的那杯咖啡挪到一边,“我们探讨过这种可能性。”

“是啊没错,然后我们忽然遇到一个案子就把这种可能性抛到九霄云外了不是吗?”

“Dean,”

Dean摆手打断他,“听着,Sammy,我们首先要找所谓有超能力的人,搜集这类的消息,从这些人里面找。如果行不通,我们就要亲自拜访拜访上帝他老人家了。”

Sam看着Dean Dean看着Sam。

“我们是家人,不是吗?”哥哥瞪大的绿色眼睛刺痛了Sam。

Sam低头,稍长的头发从耳后滑了下来。“是。”

仰头喝干最后一口咖啡,Dean站起来,椅子在木地板上刮擦出恼人的噪音。

“就这么定了。”Dean不知道这是在给Sam还是自己还是Cass填补那少得可怜的一点点信心。

 

七个具备“超能力”的人,五个州,九个市镇,三十三个昼夜轮回———这些数据除了把白纸漂得更白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意义。

他们在距离下一个目的地70公里的加油站停好车。

“能准确地算出自己吃了多少克的食物,”Dean咧咧嘴,拉开车门,在钻出去之前阐明了他的观点,“Man,这也算超能力?干脆让我能准确预测哪家店有pie好了。”

Sam笑着摇头,目送他哥哥走进店里付油费顺便买点午饭。

 

门沿上的铃铛撞出圆润清脆的音符。

Dean直奔冷饮柜,拿了两瓶汽水。关门的时候,光滑的玻璃平面倒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Whatthe ……”Dean在冷柜门关紧之前转过身,过快的速度让他有些头晕。他径直向着收银台走过去,眼神不敢从站在柜台后面那人身上挪开。

“Sir?”收银员问道,头向一侧微微歪着。

Dean停下脚步,有些尴尬地举举手里的瓶子,“这些,我要买。”

“好的。”穿着制服的男人职业化地笑了,等待Dean终于走到柜台前,伸手接下了两瓶汽水。

“还有加油的钱。”Dean说道。他没有及时松手,坚定地攥着瓶颈,收银员拽了一下,Dean才给他。

付完钱,男人把汽水递给他。“我想你应该不需要袋子吧。”

“不需要。”Dean看进对方依旧湛蓝的眸子里,握住他递过来的瓶子却没有拿走的意思。他让两个人的手停留在那两个瓶子上,吞咽了一下后开口。

“呃,”他快速扫了眼收银员的名牌,印刷在上面的名字让他忍不住轻笑,“Steve,你今天几点下班?”

柜台后的男人眯起眼睛。“先生,您的意思是?”

Dean很想笑出来,连同眼泪一起,大声地、毫不遮掩地。但还没到时候。“我想请你喝杯酒。”

“喔。”Steve的蓝眼睛变得滚圆,“哦。”

“可以吗?”

两人的手还握着汽水瓶。一双在瓶颈,一双在瓶身,相距四厘米。

他能在他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好。”Steve说,迟疑凝固为肯定,“6点。”

“没问题,”Dean稍微用力拿过汽水,用左手手指夹住两个瓶子,伸出空着的右手。

“我叫Dean。”




Fin

评论(12)
热度(23)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