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传送门09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43ea9ec

·好久没更新了大概都被遗忘了吧 我错了 TT

·警告:就是警告 做好心理准备 嗯

·配合食用BGM:Run-Leona Lewishttp://www.xiami.com/song/3506537?spm=a1z1s.3521865.23309997.25.90jUY4建议看完后食用



 

10

Day12

 

Castiel眯起眼睛,没有说话。

“Sam在哪儿。”Dean站起身,向昏暗的走廊后面看过去,没有人。

“放心,我只是看他失血过多太累了,帮他睡一觉而已。”

Dean窜到Crowley身前揪起他的衬衫领子,声音低沉危险:“你对他做了什么。”

“真的只是让他小睡一下,”地狱之王夸张地瞪大眼睛,“你们两个是我的最爱,我怎么能舍得下狠手呢?”他搭上Dean的手腕,绅士地把它们带离自己的衣领。整理着衣着的档口,Crowley侧身闪过了Dean迎面袭来的一拳。

他摇摇头。“我可是带你来礼物来的。”他解开唯一系着的一颗扣子,拉开外套的前襟从里面套出一个长形布包。“没想我就算了,它你一定忘不了。”

前臂上的印记狠狠地跳动了一下,仿佛活了过来,挣扎着要逃离束缚它的皮肤奔向第一刃母亲般的怀抱。Dean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Castiel侧迈一步,伸手握住了Dean的手臂。

地狱之王笑出了声。

“看看他们把你折腾成了什么样。”他挥着手,“人不人恶魔不恶魔的,还和小天使搞上了基。这要是写在你们那部小说里,多少粉丝会感动得痛哭流涕啊。”男人稍稍抬起头,曲起手指顶在鼻子下面,似乎在抑制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不过只是一瞬间。“我接下来要做的很简单,”他语气忽然变得严厉,“把宝贝扔进去,然后走。”

“剩下的交给你。”他说着,把布包朝Dean掷了过去。

天使抢先一步接住了它,紧紧地攥在手里。

正牌恶魔摇着头又一次笑了。“你觉得你能阻止他?”他用下巴指了指Dean,“这家伙和这东西之间有引力,无论如何都会回到彼此身边的。”

“Bye,”Crowley悠然地挥挥手,转过身,“我会去找你的。”

最后一句话还未讲完,地狱之王猛然向后踉跄了几步,跌进安全屋的恶魔陷阱内。

Dean第一反应是冲上去暴打一顿,但一抬头看到了半边身子撑在墙壁上的Sam。他冲向了自己的弟弟。

“Sam?”Dean跨过恶魔陷阱,扶住Sam的头。有一股细细的血从他发际线深处冒出来。“你没事吧?”

“没事。”Sam咧咧嘴,靠着Dean站直身体,“我们需要把第一刃毁掉,”他颤抖着猛吸一口气,“越快越好。”

忙点点头,Dean回过身。恶魔正把Castiel抵在墙上,手死死扼住天使的脖颈。包着第一刃的布散开掉在地上,露出了泛黄的动物尖齿。

他移不开视线。刀刃把他的灵魂的一角攫住了,他脱不开身。

Sam紧紧地抱着他的手臂,       手指绞进棉质布料里。“别看!别过去,Dean,Dean!”

他现在只能这么做。Crowley快要把Castiel掐死了,他决不允许这发生。绝不。

他向着刀刃冲过去。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如此强大的爆发力。Sam被他带倒在地上,指尖距他离去的上衣下摆只有无力的几毫米。他向它冲了过去。

Castiel的周身忽然放射出强烈的光芒。

恶魔不得不放开Castiel,腾出自己的双手捂住眼睛。与此同时,Dean被无形的巨掌拍到了一旁的墙上。

淡蓝色的光芒很快暗了下去,Castiel哑着嗓子吼道:“Sam,快!”声音像劈开的干木柴。

Sam跌过去,伸长了手臂,凭借身高优势比Crowley抢先一步夺走了第一刃。地狱之王一脚踹上Sam的胳膊,但没能如愿踹掉他手中的刀。Sam连忙爬起来,摇晃着扶住墙。他从身后抽出一把天使刃扔给Castiel,后者勉强接住。

见到有武器,Dean稍微安心了些。他挣扎了一下,脱开了天使束缚着自己的那股无形的力量。无论如何都要揍Crowley一顿是他的第一目标。Dean猛扑过去,抓住了正袭向自己弟弟的恶魔的衣襟。他把恶魔大力拉向自己,右手攥成拳狠狠捣在对方的小腹上,再扣住Crowley因为疼痛正欲低下的头直直撞向自己的膝盖。他把他掀翻在地,跨坐在他小腹上,折过他捂着刚刚被撞的头部的手,拳头不断地落在他已经磕红了的脸颊上。每一拳都打在同一个位置。一拳又一拳。

“Dean!”他听见他的弟弟大声地喊着。

“Dean!”他听见天使撕裂般焦急的声音。

但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只有拳头砸在肉体上的声音隆隆作响。

一阵笑声从拳与拳之间断断续续地飘出来,把Dean从狂躁的边缘拉回一点点。

Dean揪着Crowley的头发,拽起他的头又狠狠撞在地面上。笑声戛然而止。

“笑什么。”他眯着眼睛质问恶魔。

恶魔翘起裂开的嘴角。“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乖孩子。”

Dean放下拳头,看着Crowley,静止如同一尊雕像。

“Sam。”很快他开了口,“把刀给我。”

Sam摇头。“不行。绝对不行。”

“给我。”他哥哥的视线依旧停留在恶魔的脸上。

“这不可能,Dean。”Sam虚着步子倒退,离Dean尽量远一些,“你清楚你拿到它会怎样。”

“这是唯一能杀死这个杂种的方法!”Dean猛然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弟弟,吼破了音。

“不。”Sam摇着头,半长的头发跟着颤抖。

“Sammy。”Dean放轻了语气,“给我刀,你们趁着我捅这混蛋的时候杀了我。”

Sam睁大了眼睛。“Dean,”他嘴巴张张合合几次,“你知道我做不到。”

“必须做。Sammy,我求你了。”Dean眼睛转向一旁的Castiel,“Cass。”

空气中劈进一串笑声,很快被Dean的拳头打断。

“他们都杀不了你。”Crowley呛着血说道,“并不只是因为他们舍不得,”他坚持在拳头与拳头的间隙把话说完,“更因为他们没这本事。”他说道,“你太强大了。”

Dean把骨节打出了血,毫不理会恶魔对现状的解说,他冲Sam大喊。“就是现在,把刀给我!”

“没门儿,Dean。”

“给他。”Castiel忽然开了口,声音里只有干净的冷静。

Sam不可思议地瞪着他。“你说什么?!”

“我说给他刀。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一直看着恶魔和Dean的天使转头,湛蓝的双眼像一堵冰墙,让Sam有受到迎面一击的错觉。那太像上帝版的Cass了。

他信任Cass,就像信任Dean一样。但那双眼睛后面有什么让他汗毛竖立,让他不敢触及。

“这是唯一的办法!”Dean大叫,“Sam!你听到Cass说什么了!”

Sam看看自己的哥哥,又看了看Cass,攥紧了手中的刀。

“Sam!”

几乎是Dean喊的同时,Castiel冲过去以异于常人的力气夺走了Sam手里的刀,扔向Dean。

Dean稳稳抓住刀柄,反手握着。他能感觉到血液从握刀的手里面燃烧起来,顺着手腕流经该隐之印,如同打开了一个开关,那股火焰爆炸一般遍布全身。

力量。

他抬起手臂,利齿状的刀尖悬在头侧。Crowley在它下面,微笑着。

“看来你还有什么想说的。”Dean眨眨眼,眼珠变成了纯黑,映着恶魔的脸。

Crowley的笑容淡了。“死在你手里,我没有遗憾。”

Dean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怒吼,刀落了下来。

血从已经皱得不成样子的西装外套后透出来,在地面上蔓延出自己的一小片领地。随着Dean一刀一刀不断捅下来,血液有了生命一般四处逃窜,在地面,墙壁,Dean的衣服和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浩浩荡荡地扩展着他们的疆域。

耳边血液流动沸腾的嗡嗡声隔绝了一切,Dean听不到他弟弟徒劳的大吼;眼前一片血液的鲜红,他也没能看到Castiel正从一侧摇晃着向自己扑过来,周身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他只能一刀接一刀地,永动机一般不断制造出血腥和肉体内脏的碎块。

直到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臂,巨大的力量把他推离破碎的恶魔,推按在墙上。Castiel握着Dean的手臂,让它展开在墙壁上,手掌包裹住该隐之印。

“Dean。”天使的声音。天使真正的声音。

Sam痛苦地捂住耳朵,房间开始猛烈地震颤起来。

“Dean。”Castiel说。

Dean眼睛里浓稠的黑暗散去,停止了挣扎。Castiel光芒渐强的双眼让他眼睛刺痛到流泪,却又像被磁铁吸住一样挪不开视线。天使的脸离他越来越近,他们的嘴唇轻轻贴在一起。

“You are prefect.”他听见天使说,“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强光淹没了一切。

 

待视力终于恢复之后,Dean只看到了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Crowley和一旁跌撞着试图站起身来的Sam。

“Cass?”他冲着空气问。

没有回应。

“Cass!”他吼。

Sam总算找到了重心,一瘸一拐地朝他走过来。

“Cass!他妈的,你在哪儿?!”Dean向着天花板喊,“Cass!”

他往前迈步,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Sam扶住了他。

“Dean。”他能听出他弟弟声音里掩盖不住的刺骨的现实,他明白,但是他不相信。他两腿发软,挣开了Sam的手跪倒在地上,膝盖撞出一声钝响。

“Cass.”他直直地看着空荡荡的墙壁。“Cass.”他用手捂住了眼睛。“Cass.”他蜷缩起身体。“Cass.”他控制不住地抽搐。

“Cass.”

Sam沉默着跪下来,伸长胳膊环住Dean的肩膀。两人的头碰在一起。

这时Sam注意到Dean前臂原先该隐之印所在的位置被一只红色的掌印取代了。就像几年前Dean被Castiel从地狱里拉上来时肩膀上留有的那个印记。

“Dean,”他轻声叫他哥哥,握着他的手腕举到他眼前给他看,“你看。”

Dean茫然地盯着那个掌印,很久没有动静。就在Sam想要晃晃他哥的时候,Dean一下子站了起来,起身的同时扒掉了自己的上衣。

他转过身,把后背展示给他弟弟看。

“我身上还有什么?”他的声音打着颤。

有那么几秒,空气凝固了。

“我的上帝。”几秒后,Sam哑着嗓子喃喃道。

“镜子,”Dean急切地往屋外奔去,“哪有镜子?”

Sam回过神,跟上已经迈上台阶的Dean,引他到卫生间。

 

镜子里,Dean的后背上,沿着肩胛骨纹身般伸展出一对墨色的翅膀。折断的残破的翅膀,露出尖锐的骨头断面和纠缠成一团的绒毛,毫无生气地贴在他肩膀上,散落的羽毛一些在手臂后侧,一些在腰间。

Dean把头扭到了极限,用指尖细细描绘着那些纹路。

“You son of a bitch.”他垂下手,眩晕冲刷着他的脑壳,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旋转扭曲。Dean跌跪在冰冷的瓷砖地上,眼眶再也支撑不住过载的泪水,哭了出来。

 

 

 

TBC

评论(22)
热度(23)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