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传送门05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a42504(含0-4)

           06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b1d3af

           07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338860a

           08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402b86a

·继续NC-17 Top!Cass / Bottom!Dean 请务必看清

·随着期末临近压力真是越来越大



 

09

Day12

 

“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是不明白?”Castiel缓缓地抽出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他没有太多停顿便重新顶了回去,“从上帝派我去地狱把你带回人间开始,”抽出,“一次,”顶进,“一次,”抽出,“又一次,拯救你。”

混乱急促的气息让Dean没办法说出完整的话,每个单词刚刚送到喉咙就被挤压变形成断断续续的呻吟。他想咬住嘴唇,咬住手指咬住Cass的肩膀或者咬住什么都好,只要能抑制住这些羞耻的声音涌出;但想要说话的强烈愿望让他没办法闭上自己的嘴。他不断地点着头,告诉天使自己知道他曾为自己做过的那些牺牲,那些他甚至都牢牢刻在了心里,尽管他清楚可能没机会也没能力报偿这个天使。所以更是个错误。

“你知道为什么吗?”Castiel保持着一定的频率,“不是因为你是上帝派给我的任务而我是个服从命令的战士。”他顿了顿,在粗重的喘息中努力维持着语调的平稳,“也许一开始是,但从很早很早以前就不再是了。”他把一只手按在Dean头侧,经过时拇指轻轻擦过前恶魔的脸颊, “我为了你违背天堂的意志。”“我为了你放弃了整个军队。”“放弃了继续做一个天使的权利。”“甚至放弃了把我自己留在你身边。”

“现在我不顾我自己正消逝的荣光而帮助你恢复人性。”

现在进行的一切都比Dean在地狱中经受的折磨还要痛苦。好像他坐在被告席,而Castiel正在逐字逐句地一条一条陈述着他所犯下的罪行,用锥子和锤头一下下一个字母都不落地凿在他心脏上。他知道他应得什么样的刑罚,但是他也知道Castiel不会下令他想要的判决。深深地厌恶———对自己的厌恶,蚕食鲸吞般,将他从里到外捣挖掠夺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由灰尘堆叠而成的躯壳,仿佛风一吹就散失在空气里。他想说些什么,可不知道能说什么,他不确定天使需要他说什么,还是做些别的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说话。所有他能做的只是费力地控制时不时爆发的呻吟,扭过头不敢看Castiel的眼睛。

Castiel大口地喘着气,似乎刚刚说出的那几句话耗费了他毕生的精力。他沉默了一会儿,让做爱发出的清脆又黏腻的声音和两人不稳的呼吸声占领房间。不满于Dean别开的视线,他放开握在Dean膝窝的手,伸过来掰正Dean的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

“看着我,看着我,Dean。”声音柔和了许多。

“我……”Dean微张着嘴,尝试了几次才再次开口,“……抱歉。”

天使摇头。

“我是心甘情愿的。”

“只要是为了你。”

Castiel不间断地抽送着,像精准的机械一般。

“你明白了吗?”

Dean直愣愣地看着他,绿色的眼睛里蓄着满满的水汽。

“可是,我……”

“你值得,Dean。”Castiel俯身把自己额头贴在Dean的额头上,“你至少值得拥有。”他用嘴堵住Dean的嘴,结束了这单方面的辩论。

剩下的过程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小腹间的摩擦加上Castiel后知后觉放上来的手,没过多久Dean就射在了天使的手掌中,一些漏在了他的小腹上。Castiel在他之后几秒钟也射了出来,全部灌进了Dean的身体里。

Castiel任由重力把他拉向床铺,拉向Dean。他们静静地抱着躺(趴)了几分钟,Castiel才缓缓从Dean体内退了出来,翻身侧躺在一旁。

“我不是什么合格的天使。”他望着Dean的侧脸,不太肯定地开口道。

半晌,Dean哼了一声:“你确实不怎么样。”终于转过头看向他。这鼓舞了天使继续说下去。

“我犯过很严重的错误,非常严重,而且是无法挽回的。那些我杀掉的天使,那些因为我而坠落的天使,我的鲁莽行为使天堂变得萧条混乱。”

“我知道。”

没了声音。Castiel只是直直地盯着Dean,好像在用脑电波把要说的话通过这种方式传给他。

“所以,”前恶魔不得不开口,“你想说什么?”

几秒后Castiel才眨眨眼开口讲话。

“我们是一样的。”他停了一下,看起来是在组织语言,“你和我———这样———没有什么错。”

Dean不得不承认他方才因为天使的那几句话难受得要死,现在却又因为对方蹩脚的解释莫名地有些想笑。这听起来可真娘,适合Sammy而不是他。但他还是笑了出来,然后看到了Castiel荡漾着些许惊讶与安心笑意的蓝色双眸。

“我的老天,”他微笑着故作感叹,“你真是越来越像人类了。”

话音刚落,Dean便意识到了他刚刚无意间说出的话语意味着什么。

Castiel的荣光正离他而去。以肉眼看不到的可怕速度。

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天使立刻意识到不对劲,转移了话题。“我们,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穿上衣服,也许Sam一会儿会下来。”

Dean本想反驳他,但确实担心自己弟弟下来发现自己老哥和自己的天使好友睡了这件事(虽然迟早会发现),穿上衣服至少能拖延一点儿时间。所以他想坐起来去拿衣服,刚一坐起身,屁股下的床单就湿了。

“这样不行。”Dean指着自己的下身。

他们干脆破罐破摔简单拿床单清理了一下,狼狈地套上衣服,坐回少了床单的干巴巴的床上(床单被揉成一团堆在房间角落)。

“荣光。”Dean几乎是整理好的同时开口,“你荣光的问题。”

Castiel心虚地看向自己垂在床垫上的手。“我已经做好选择了。”

撇开视线快速扫过光秃秃的墙壁,危险地站在柜子边缘的电视机,再回到天使身上,Dean点着头,有些气急败坏。“你发表完了我值得拥有你的言论之后就不负责任地放任自己去死了?”他一拳打在Castiel身前的床垫上,弄得Cass的身体晃了一晃,“不管我们的死活了?这未免太自私了。”

他站起身,在小房间里来回踱步。

“我知道这很不负责,可是我不能再杀其他天使,只为给我自己填补能量了。”

“那是应急措施,在迫不得已时才这么做。”Dean停下脚步,坐回床上,“咱们先想别的办法。”

“我的时间不多了,Dean。”眉头如往常一样微微皱着,Castiel把手搭在Dean的手上,“而且我很清楚没有别的办法了。”

Dean抬起头,木犀草绿的眼睛似乎要燃烧起来。“首先,你他妈的别给我放弃!”他抓住天使的肩膀,“我不允许你放弃。”

愣了一下,Castiel看进那双清澈的眸子———他知道自己归属于哪里。

“好。”

两团绿色的火焰柔成了两汪清泉,像是在鼓励他,像是在说“That’s my boy”,惹得Castiel想要凑过去亲吻它们。

他倾身向前,迎向因发现了自己的意图而悄悄上翘的嘴角。

 

脚步声让Dean及时分开了两人还未接触上的唇。

他做作地咳嗽了一声,飞速地半转过身把胳膊肘对准Castiel。心虚地低着头,他等待着弟弟爆发,等到的却是身旁的天使蓦地从床上惊弹了起来,拦在自己身前。

还未等Dean抬头向上看过去,熟悉的声音便迎头撞进狭小的安全屋。

“但愿我没有打断什么。”不速之客操着表演音乐剧一般的口气,“Hello ,love birds.”

Crowley笔直地站在与圆形小屋相接的走廊的边缘,黑色的西装一尘不染。

“好久不见了。”

 

 

 

TBC

评论(4)
热度(14)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