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Casean(Casdean?官方大手,我还是把这个标签也打出来吧

·上一篇07传送门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338860a

·久违的更新 过了快一个月 实在是抱歉

·警告:NC-17 这一章全部是肉全部是肉全部是肉;Top!Cass / Bottom!Dean、Top!Cass / Bottom!Dean、Top!Cass / Bottom!Dean 请一定看清cp

 



08

Day12

 

Castiel把舌头滑进Dean的嘴里,迫不及待而绝望。Dean一点儿也不想用后面这个词去形容一个天使(尽管因荣光的消耗使他变得越发接近人类),但它尝起来的确就是那样的。他不由自主顺从着Castiel,吸住天使忙乱的舌头,引导着他和自己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亲吻的节奏趋于稳定,Dean翻身把天使固定在身下,开始解对方衬衫的扣子。嘴忙着的状态下手也不怎么听使唤,刚解到一半,忽然一个有些陌生的感受偷袭了Dean,在他的屁股上。他晃了下神,停下了手中和嘴里的动作,翘起上半身疑惑地看着Cass。天使也张开眼睛看着他,湛蓝的眸子透着薄薄的微光,仿佛在告诉Dean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什么都不会说,他此时此刻只想做好他们两人都渴望的事。那光亮有些刺痛了Dean好不容易不再流泪的眼睛。于是他默许了天使的双手继续在他的臀瓣上捏揉,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自己对这双手欲罢不能。Dean加快脱衣服的速度,把头埋进Castiel敞开的领口。舌头刚贴在光滑的皮肤上蠕动了可怜的几下,天使的手就拽住他脑后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然后把自己的嘴唇贴在Dean的嘴唇上面。舌头再次交缠在一起,Cass的一只手按着Dean的后颈,另一只还停留在那翘挺的屁股上。

总算解开了天使的衬衫,Dean坐起身来脱掉了他的棉质T衫。这是他在被软禁之后唯一一次真心喜欢他弟弟提供他的柔软的运动裤和T衫,它们真的是很好脱,也能很好地感受到天使的动作。他把赤裸的胸膛贴向Castiel的,回应着天使执着的不肯放开的吻,双手挪到下方企图解放他的皮带。一番挣扎后,Dean艰难地从Cass的吮吸中抽离,附身直奔好不容易解开的拉链,并不忘一路在天使皮肤上留下一道泛着光亮的水痕。舌头扫过小腹的毛发并湿润了它们,Dean扒住Castiel布质长裤连同里面内裤的边缘,发力使它们一起从髋部滑到了膝窝。就在他跃跃欲试想要舔一舔那已经高高翘起的器官时,天使再一次抓住了他脑后的头发。

搞毛?Dean抬起头,用眼神询问Castiel。天使坐了起来,边收回在Dean膝盖间的双腿,边把搭在肩上的衬衫褪了下来。不慌不忙地脱掉了裤子和袜子之后,他朝Dean的运动裤伸出了手———那里早早就支起了小帐篷。软趴趴的裤子很顺利就被扒了下来,接着是内裤。他甚至帮这个愣着神的半恶魔半人类脱掉了袜子。待两人身上一片布料也不剩,天使坐直了身体,上下打量着Dean,嘴角扬了起来:“这样好多了。”

Dean不自觉地跟着微笑,手撑着床垫探过身去亲吻Castiel的脸颊。“可以继续了吗?”他问道。天使以一个吻回应了他。

他们随着动作的重心重新躺倒在床上,这次Castiel毫不客气地把Dean压在了身下。他让两个人的分身磨蹭在一起,很快便被Dean温热的手掌包裹住。天使不顾一切地执迷于他的嘴唇令前恶魔又疑惑又想笑。他把他的炽热的喘息和微弱的呻吟全部送到Dean的嘴边,Dean也悉数吃了个干净。双手毫无章法地抚摸着所有他能够到的Dean的皮肤,Castiel凌乱的触碰就像一个处子。这样的想法让Dean忍不住笑出来———他们都知道Cass不是,他有过一次经验,只不过结局不太好。所以他放开了圈着自己和天使老二的手,侧头躲过Cass不断进攻的唇时握住了他的手腕。

“你打算就一直这样下去吗,我的小天使?”Dean看着因为躲避自己的亲吻眼神有点受伤的Castiel,“吻到地老天荒?”

“如果可以的话,我十分希望。”一本正经的声调与当下所处的气氛格格不入。

前恶魔忍住叹气的冲动,抬起天使的手腕让他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锁骨:“你不想试试这里吗?”他问,让那指尖往下滑去,停留在挺立起来的嫩红色乳尖上,“这里呢?”他引导天使,指腹轻轻地按压着。

见Castiel眯起了眼睛,Dean知道自己成功了。

“好像值得一试。”

“You have no idea.”

Castiel把头埋进Dean的肩窝。他试着品尝Dean锁骨上的皮肤,舌头小心地舔着,牙齿细细地啃咬,弄得前恶魔因为痒痒而直缩脖子。他停留了一会儿便向下挪去,舌背划过墨色五芒星图案,覆上小巧的乳首。依旧是轻轻浅浅的舔舐,齿缘有一下没一下地厮磨,像品尝什么精致的甜点,又像刚刚长出乳齿还不会用的小婴儿。Dean没有伸手抚慰他和天使还贴在一起的欲望,他想单纯地体会Castiel笨拙的嘴巴带给他的奇妙感受。天使所做的一切可说是毫无技巧可言,但Dean却感觉出奇的好。手揉进那深色的凌乱短发,他倾身把胸脯更加贴向天使的嘴。

自下而上从覆着薄而脆弱皮肤的胸骨一路舔上去,在颈子侧面放慢了速度,又转回来包裹住凸起的喉结,舌面擦过带着短短胡茬的下颚,舌尖掠过下巴,双唇才终于与另一双相印。像许久未见一样,Castiel再次迫不及待地把舌头伸进Dean的嘴里,翻搅掠夺,汲取他能够到的一切。分开来喘气的档口,Cass眨着眼睛问:“我做的对吗?”

忍不住翘起嘴角,前恶魔回答道:“很对,很好。”看到天使咧开了嘴露出几颗小白牙,Dean恶魔属性的一部分回来找他报道了,“只是没什么经验。”

闻言Cass的嘴角撇了下去:“这不能怪我。”

“是是。”Dean抬起手抚上天使的脸颊,“所以我可以教你。”他把手移到脑后将天使的脑袋按了下来,凑过去在他的颈侧狠狠咬了一口。

“Ouch.”受害者小声嘶道。

Dean安抚性地在留下齿痕的地方舔了又舔,费劲地抬着脑袋在天使脖子和肩膀过渡的位置吮出一个淤痕。

躺回枕头上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他得意道:“怎么样,学会了吗?”

Castiel没有回答他,低头朝着前恶魔的锁骨亮出了牙齿。一阵刺痛后,Dean终于收获牙印一枚。还没来得及开口表扬,又一阵刺痛落在他的颈侧。接着他感觉到天使卖力地吮吸,吻完再抬头查看成效———似乎不太好,因为他的嘴落在了同一块地方再次吮吸起来。这样反复几次之后,令Dean没想到的是,Cass含住了他的耳垂。

“我以为你会多做一会儿功课呢。”前恶魔调笑,对于天使已经开始小幅度磨蹭着他们的下半身并不感到惊讶。

Castiel没说话,气息急促而颤抖。他专心地用嘴探索着Dean的耳朵,同时下身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Dean正想让他的手也加入运动行列之中时,天使突然停止了运动。一时间房间里只有两人呼吸的声音,隆隆作响。

“Dean,”天使的嘴唇还抿着Dean的耳廓,吐字却异常清晰,“我想进入你。”

声音随着热气溜进Dean的耳朵里,像咒语配合着迷药操控他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除了Sam以外,Castiel是Dean仅剩的家人了。他能为家人做任何事,字面意义上的任何事。他心甘情愿。要是换做其他人,Dean不清楚自己会不会把对方揍得不省人事,但Cass,Cass不一样。

这个要求并不难,甚至是令人振奋的。

似乎要稳住身体,Dean双臂绕到Castiel的背后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按下来压着自己,脸颊贴着天使的颈子,声音干涩紧绷:“你知道怎么做吗?”

“我知道是从后面……”

“没错,没错。”Dean连忙打断他,“这里有润滑剂之类的么?”

“没有。”显而易见。

“你知道需要润滑的吧。”

“知道一些。”

前恶魔放开了天使,仰起头叹了口气。在他说话前Castiel开了口。

“我看到那里有袋千岛酱,行不行。”

Dean勉强忍住了在天使脑袋上敲一拳的冲动,磨着牙说道:“应该行。”

这是没有条件的情况下能做出的最好选择了。Dean可不希望他和Castiel的第一次充满疼痛(鉴于他后面还没有使用过),不过有(原本应该混合在Sam之前的蔬菜沙拉里并被Sam吃下肚的)千岛酱参与的第一次一定会让他终身难忘。

天使倾身向前使劲伸长了胳膊,够到了那包放在床头柜上的千岛酱。他坐起身,捏着它的一角骄傲地摇晃给Dean看。Dean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他不清楚自己以后还能不能吃下有千岛酱的东西了。

很快他听到了塑料包装被撕开的声音,接着是粘稠的流体从细小的裂缝中挤出来时吞吐空气的声音。一阵窸窣之后,Castiel调整好了位置,分开了Dean的腿。

很好,前恶魔说服自己,来吧,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可是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严刑拷打,在生死间徘徊上百次,天堂里有他的脚印地狱有他的鲜血炼狱有他的汗水,他是Dean Winchester,连上帝都不能拿他奈何的Winchester家的长子。对一个天使,他视如血亲的天使,把他从地狱救出来同他在炼狱并肩作战无时无刻有求必应的天使,的天使,敞开身体,又有什么难的呢?Dean咽下自己所有的不安,却无法抑制它们在他体内震颤。他没有害怕,只是太过紧张了而已。

太紧张了。

当Castiel的沾有酱汁的指尖触到他臀瓣间那个还无人涉足过的领域时,Dean强烈地抖了一抖,像有冰块刚滑进了他的衣领。天使抬起头以眼神询问,他用力点点头。

“继续吧。”他说。

闻言Castiel低下头,一只手扶在Dean左大腿后方作支撑,右手继续干活。Dean扭头不去看下面正在发生的事情,虽然完全是在自欺欺人———任何细小的动作他都能感受到。他咬住下唇,把对不适感的不满全部发泄在攥在手中的床单上。

酱很凉,但Cass的手指是温热的。Dean能感觉到酱汁被推进他身体里再推开,指节擦过内壁,转了半圈。空气变得没办法好好吸进肺里面,仅仅短暂地停留在胸腔上方就飞快地溜走,Dean怀疑自己已经缺氧了。天使似乎察觉到Dean的不对劲,停下动作凑过去吻了吻Dean的嘴角。

“继续。”他收到了气息急促却不容分说的指令。

遵守命令是天使最擅长的。很快,Castiel伸进了第二根手指。他再次向Dean投去询问的目光,而后者此时已拒绝说话,也拒绝去看Castiel。天使把这当做默许。

对正在进行的事情不熟悉并不代表对人类的身体不熟悉。相反,天使对于人体构造了解得十分透彻。他伸展着手指,直到指腹摸到某些位置使得躺在床上的人差点儿弹起来。

“这是什么?”Dean瞪大了眼睛盯着在两腿间忙活的Castiel,半是质问的语调底气不足。

“前列腺。”天使回答,故意又一次(在Dean看来充满恶意地)擦过那里,淡然道,“我以为你知道。”

Dean稳住身体,支起上半身掐住Castiel的胳膊,示意他让自己喘口气好说话。“我知道,只是我从没试过这种途径。”

天使冲他眨眨眼,伸进了第三根手指。

Dean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脏话被Castiel再一次途径前列腺的指腹生生顶了回去。

几分钟内房间里只有酱汁在力的作用下发出的黏腻声音和Dean压抑着的喘息声 。

“可以了么。”前恶魔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单词,不耐地去抓天使的手腕。

Castiel调整了一下(惹得Dean忍不住呻吟出声),把手指从Dean体内抽了出来。“应该可以了。”他扶着冷落了很久的自己的硬挺,将顶端抵在了正等待着他的洞口。

还未来得及向前推进,Dean猛地弓起身子叫停。

“Cass!”他喊,沙哑着,气喘吁吁,“等等,你,你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以往平板的声音染上了惊讶与不易察觉的怒意,“为什么?”

前恶魔没有立刻回答他。他看着天使,像是被光线刺了眼一样用掌根捂住了眼睛,接着整个手掌覆上来遮住整个脸。呼吸节奏稳定后才放下手,露出带着泪痕的脸。“你是天使,你不该这么做。”

“Dean,你———你在乎这些?”

“不是我在乎,而是Cass———Cass你是个该死的天使啊!”

“你几年前就知道这个事实了。”

Dean摇头。几缕暖金色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他把它们向后捋过去:“我不是什么好人,Cass,我才前两天还是他妈的恶魔!”

“这些我都知道。”Castiel歪着头,眼睛里透着迷惑。

“不,你不知道,Cass。”Dean再次深呼吸了几下,手掌似有若无地握住Castiel的肩膀,他看进天使那如晴空一般的蓝色,之前的微光已经消逝不见了,“你值得更好的。”他拇指慢慢地摩挲着Cass的皮肤,“另一个天使,一个普通平凡的女人,或者男人。”

Castiel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Dean在讲他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总之不是我,不该是我也不能是我。”微微汗湿的手心离开天使的肩,Dean别开了视线。

沉默,又是沉默,Dean痛恨沉默。它们无孔不入,坚不可摧。它们毫不手软地把整个房间固化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盒子,隔绝于世界之外,隔绝于生命之外,隔绝于希望之外。

希望本不就是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奢侈品么。

听不到Castiel回应,Dean正思考着如何把话题和他们正在进行的事情一起结束掉,忽然被蛮力掀倒在床上。

他挣扎着抬起头,大腿被死死地卡在天使的手臂和腰之间。Castiel的手陷进腿后柔软的皮肤里,力气大得能留下指痕。

“Cass?”

Castiel没有回答毫不掩饰流露出惊慌的Dean,只是坚定不移把自己的欲望送进他刚刚探索了很久的小穴。

“等等!等等,Cass!”

他没有理会,继续向前推进着。

“Cass———Cass!”

终于全部埋入。Dean没了声音。Castiel俯下身来,没有亲吻他,而是捏住他的下巴摆正他的脸,直视进他裹着一层泪水的绿眼睛,静静地宣布。

“我只要,Dean。”

 

 

 

TBC

评论(5)
热度(27)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