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上一篇06传送门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b1d3af

·前几天电脑系统崩溃了 所以更新晚了 实在抱歉

·警告:有Dean和Cass哭泣的描写



 

07

Day7

 

第二次净化与第一次没有什么差别,同样也没有什么明显趋于人类化的效果。不过变化确实在发生着,天使告诉Sam,就他能看到的部分来说,黑暗的元素减少了一些,灵魂的力量强大了不少。这是好现象。

唯一别扭的地方在于,Dean对交换条件的约定很是不满。

“为什么一次净化只能换一次洗澡的机会?”

“因为规矩我来定,抗议无效。”                             

“Bitch.”

“Jerk.”

最后他还是保守地选择了洗澡。

    

Day8

    

Sam略为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哥哥较之前火药味淡了不少,不会总是出口带刺;相对的,逐渐开始显露出对周围人(虽然只有Sam和Castiel)不易察觉的关心。但同时,Dean愈发疲惫的精神状态让两人担忧成倍增长。

    

Day11

    

最后一步完成后没多久,Dean喊饿。

Castiel冲Sam点点头,离开去买些速食,当然,还有pie。回来的时候,Dean却已经睡着了。

天使带着疑惑看向Sam,后者翘起了嘴角。尽管他脸色糟糕到使这个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可怖。

“他需要吃,需要睡。”Sam维持着傻笑,“他在好转。”

“但你的状况越来越差。”天使蹙起眉,并没有被对方的笑容感染。

“我没事的,我会恢复。倒是你,Cass,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Castiel简短地答,同每次一样,只要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他总会尽量缩短讨论。

Sam沉浸改变带来的喜悦中,接过了Castiel买来的汉堡。他咬下一口,嚼了几下,稍微明白了为什么Dean那样爱吃这种垃圾食品。

没多久,Dean被汉堡的香味熏醒了。睡醒后的Dean精神状态焕然一新,要不是Castiel及时把纸袋送到他跟前,他似乎马上就要窜起来夺走Sam手中那个汉堡,已经吃了一半的那个。见状Sam不禁怀疑Dean之前的萎靡不振是因为身体需要睡眠而没有落实,一直硬撑着导致的。所以他就如此问了自己哥哥,不出意外地,对方矢口否认。不过Sam也和以往碰到的各种相同情况那样作了相同处理———加深了他的怀疑。

两个汉堡很快被Dean消灭干净,紧接着他又把魔抓伸向pie。Sam斜眼看向面无表情Castiel,在内心无奈感叹自从他们当中多了这个天然呆之后自己这个弟弟更难当了。单凭记住给Dean买pie这点就与天使不知差了多少公里。

把汉堡的包装纸揉成一团扔进已经掏空了的纸袋里,Sam忽然感到一阵眩晕。

“Sam,Sammy?You ok?”Dean忘记了咀嚼嘴里塞得满满的食物,忙上前扶住弟弟的肩膀。

“没、没事。大概是贫血。”

兄长皱起了眉头,然后不由分说地把床腾出来让Sam躺下。对抗不了哥哥的坚持,几分钟后Sam躺在安全屋稍宽的单人床上,盖着被单,一只手放在额头上。

Dean总算嚼完并咽下了嘴里的东西,把弟弟的手从头上拿下来,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又用手背贴了贴,表情严肃:“你看起来相当糟糕。”

Sam虚弱地笑了笑:“我感觉还好。”

“照照镜子你就知道了,老兄。你得去看医生了。”

“我怎么跟大夫解释?说我为了治好我变成恶魔的哥哥给他注射自己的血造成贫血?”

“撒谎是咱家人的特长,你随便编个理由,去挂挂水吃吃药恢复得快些。”

“不然的话,照这种情况下去,我们就得另想办法了。”天使突然插话道。

冷场只持续了几秒,Sam试图以故作轻松的微弱笑声扭转正自由落体氛围。

“我没事,就是少了几百CC血而已,好好睡一觉多补充些糖分就能满血复活。”

Dean一副“你骗谁呢”的表情,同时Castiel配合着道:“在我看来可不是这样的。”

用鼻子长出一声气音作为回答,Sam抬起手,这次遮住了眼睛。

天使和不怎么恶魔的恶魔一左一右坐在小凳子上,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类发愣。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Sam起身说要上去查些资料,Castiel嘱咐他早点休息,Dean絮叨着明天一定去医院看看之类的话,安全屋又恢复到两个人的状态。

“你感觉怎么样?”例行的询问这次稍稍推后了一些。

“好极了,真的。”他理直气壮地看进Castiel满溢怀疑的蓝色眸子。

天使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这难得的表情让Dean看得眼睛发直):“既然你这么说了。”

没人再说话,Dean躺倒在床上。Castiel从小椅子上挪过去在他身边躺下。

这种莫名其妙却顺其自然但总感觉如鲠在喉的相处模式自从上次两人铐在一起睡了一觉之后一直延续至今且呈愈演愈烈的趋势。比如说现在,Dean不自觉地转过身朝向Cass,Cass也配合地转过来面对他,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拂过他的脸侧短短的胡渣,这使得Dean舒适地眯起眼睛。

他没办法想象自己之前还计划过不择手段让眼前这个天使解开身上的咒符这种事,那是他还是恶魔时候的想法,而Dean十分清楚作为一个恶魔,自己混蛋到无法度量。现在,他连丝毫沾边儿的想法都没有。因为吃了东西,血液集中到胃里,再加上天使轻柔有节奏的抚摸,Dean感觉眼皮越来越沉,困倦再次席卷而来,他放任自己在Castiel手臂的包围下闭上了双眼。


【以下建议配合食用BGM:Silhouette-Active Child;Ellie Goulding:http://www.xiami.com/song/1772173228?spm=a1z1s.3521865.23309997.123.pHv2cV】 


夜已过半,Dean在喉咙干渴的刺痛中醒来。他张开眼,Castiel放大的脸冲进视线。

黑暗中,天使微微透着蓝光的大眼睛如探照灯般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盯得他后背上的汗毛根根树立,睡意顿消。

“Hey?”Dean小声道,有些迟疑。

“你醒了。”天使一副对自己诡异行为毫无自觉的口气。

“你在干嘛?”问完他就后悔了,这问题简直蠢到没边儿。

“我在观察你。”好在Cass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他。

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句子接话,Dean只好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半晌,Castiel开了口,语气忽然变得有些急促。

“我需要你听听。”

Dean被天使突如其来的变化(无论是话题上还是态度上)搞得无所适从:“听什么?”

“我真正的声音。”天使说着,矢车菊蓝的虹膜泛起一层晶莹的水光,“在你还能听到之前。”

瞪圆了眼睛,嘴巴自动地半张开,Dean直直地看着Castiel的身体渐渐撒发出柔和的淡蓝色光芒。

那光芒很快又黯淡转为明亮,且愈发刺眼,让Dean不由自主地抬手遮住不断涌进视线的光束。

Castiel如同加了电子效果,自带放大及回音作用的声音响起:“好的,别看我,Dean。不要看我就可以了。”

Dean不解地皱起眉头,而当下也不是询问的好时机,他只好乖乖听天使的话,从指缝里偷偷瞧着。

一阵尖细的蜂鸣声灌入耳朵,没几秒钟便消失了。紧接着是突如其来的寂静,一丝一毫声音都捕捉不到。几乎是寂静降临的同时,屋子里所有陈设的东西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电视和安置它的边柜相互敲打着;小冰箱像上了弦;床头柜上的杂志们争先恐后步履蹒跚地想要来个蹦极;mp3早就拖着它的耳机坠落在了地上;连固定在地面上的两把椅子和两个人所在的床都如见到天敌的弱小食草动物般钉在原地却止不住哆嗦。

但这疯狂一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任何声音都没有。

Dean透过缝隙看着这场景,觉得现在他挡在眼前的手唯一作用就是防止他的眼珠子掉下来。

在他开始担心屋子里的家具会不会坏掉的时候,Castiel“真正”的声音毫无征兆地降临了。

他无法形容那声音听起来是什么样的,因为那像是直接打进了骨头里,并回荡在身体的各个角落,久久徘徊不去。每一个细小的音节变化似乎都钻进了血管红细胞里面流窜经全身,在所到的各处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最终汇集在灵魂深处,蚀刻出它们所代表的种种含义,从此永远停留在那里,肉体的泯灭也无法阻止———它们是亘古的。

就像天使本身。

Castiel只说了一个词。

Dean.”

 

Dean控制不住地颤抖。他确信他一辈子都不会忘掉这个经历,就算洗脑也不会忘记。那已经超越了大脑记忆的范畴。

身体早就不停使唤,遮在眼前的手挪开了。天使真身的样貌出现在他眼前。

Dean忘掉了怎么呼吸。

如果换一个场合,也许他能用所有他能够想到的形容灾难的词汇描述天使现在看起来的样子。

但现在,Dean只是不能呼吸,像有东西从里面堵住了他的呼吸道。

他感觉到眼睛开始分泌出大量的液体。他不清楚那是荣光的光线刺痛了眼睛造成的,还是因为身体里内脏被剖开般的剧痛造成的。逐渐,泪水决堤,像是无论如何都要把他身体里的全部水分从眼睛排出来似的,Dean只好再次捂上眼睛。

手掌的阴影下,他视网膜上还残留着天使的身影。那让他再次被身体被撕裂成碎片的剧痛侵袭。视野全部转为黑暗,他忍不住一遍遍回忆方才所见的景象,一遍遍承受能将咬碎牙齿的痛苦。一遍又一遍。

他恍然明白为何Crowley当初掏心掏肺地建议Dean不要去窥探Castiel的真身。他若是早在那时看到了,想必很可能不会去和地狱之王一起花天酒地了。虽然,Dean很怀疑那时的自己是不是真的会为了天使好友回心转意。他对于现在的自己都还保有着高度的警戒心。

周围的光亮渐渐转暗,身下床的震动减小了很多。过了几秒后,房间恢复静止和昏暗。

Castiel伸出手一点点把Dean盖在眼前的手掌掰开,动作略显僵硬:“你还好吗,Dean?”接着便被对方木犀草绿的眼睛前淌出的一大滩水吓坏了。

“你怎么了,Dean?怎么了?”

“不是我怎么了,Cass。”勉强从喉咙里挤出的声音哽咽沙哑,“你怎么了。”

天使压下下巴:“你看到了。”

“我当然看见了!你那副残破不堪的样子是怎么回事?你应该去找你的荣光,暂时找不到就再夺走哪个该死的天使的能量,或者怎样都好做些什么能让你好些的补救啊!别他妈在这里守着我,赶快抬起你的屁股想办法!Sammy有没有帮你?其他天使呢,那些还敬仰你的?”Dean机关枪一样吐出一大串话,讲完后大喘粗气,还不争气地抽鼻子。他用手胡乱抹掉泪水,蹭在被单上,瞪大还盛着水的眼睛死盯着Castiel,等待着回答。

天使眼睛看向斜下方,月光的碎片落在他睫毛上。他试图开口,好几次,但半个词都没有说出来。为此他得到了Dean几乎使出全力的一掌。

“啊?”Dean催促着,宝石般的眸子像包裹了一层水雾的炽火,生生在Castiel的灵魂上(尽管那并不存在,但他能体会到相同的痛觉,虽然他并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痛觉及这感觉背后代表的含义)灼出一个大洞。

吞咽了一下,咬了咬牙齿和下唇,Castiel终于缓慢地开了口;“我已经接受了我的结局。”

带有死亡气息的静默倾盆而来,浇筑进整个房间。

Dean持续不断地小幅度摇着头,眼里满溢着除了泪水外让Castiel更感到整个身躯震颤着疼痛的东西。他从没如此难受过,不论是作为天使还是作为人类,在他度过的比人类历史还要长久的数千年里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受。有种温暖的流动质体在他胃底蜷缩着,而血管里充斥着冰冷沸腾的沙粒,它们所造成的风暴让那股温暖愈来愈弱小,脆弱地扭动向更深处躲去。天使徒劳地想要留住那缕暖流,沙暴却像刀片,成群结队毫不留情疯狂地向他席卷而来。他无法抓住滑不留手的流体,空留一身汩汩冒血的伤口。

“可是我不能接受,”Dean那像是从遥远荒无人烟的地方传来的声音把被疼痛紧紧攫住的天使拉回他面前,“绝对不可能接受,”他还在摇着头,“永远也无法接受。”

Castiel回过神,视线模糊得看不清与自己距离只有几厘米的Dean的脸。他茫然地摸上自己的眼睛,指尖触到了温暖的液体。

他在哭。

意识到的瞬间,便再也停不下来。

Dean把Castiel的头按过来,让两人的额头贴在一起。他鼻尖安抚性地来回磨蹭着天使打湿的鼻侧和脸颊,手指在黑色凌乱的头发中轻柔地穿梭,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对方的后背。Castiel揪着他胸前的衣襟,随着一下下地抽泣几乎要把布料扯破。

他们就这样躺了很久。

不知过了多久,两对沾了泪水的湿滑嘴唇慢慢靠近,吸黏在一起,仿佛直到时间尽头也再不会分开。

 

 

 

TBC

评论(4)
热度(36)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