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上一篇05(含之前全部)传送门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a42504

·这一篇Wincest部分比例稍大 但为正常向



 

06

Day4

 

梦里什么都没有。说不清是空白还是黑暗。只知道什么也没有。连自己似乎都不复存在。

梦?

睡着了?

意识到的瞬间,恶魔惊醒。

眼前是天使衬衫敞开的领口。天窗投下一束清晨的阳光给微微晒黑的皮肤烫出一片不规则的明亮斑点。

Dean沿着斑点向上看去,Castiel熟睡的脸整个笼罩在他上方。

恶魔的第一反应是尽可能快地脱离目前的状态。身体比大脑先行动,挣了一下却失败了。在四肢好好地感受了当下的处境后Dean才意识到,Castiel正把他牢牢地禁锢在怀里。没错,禁锢。两人铐在一起的那只手被扭曲地挤在他们身体之间;天使另一只胳膊绕过Dean的腋下,手掌蜷在Dean的后脑勺;他的一只腿压在Dean腿上面,一只在他两腿之间,正好像绳子一样把恶魔缠得结结实实。Dean不确定自己的腿还有没有知觉。他再次尝试活动身体,很快Castiel动了动,却在恶魔还没来得及高兴前把他搂得更紧了。

Holy shit .Dean在心中暗骂。他真的一点儿也不希望自己弟弟进来时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他像个玩具熊一样被抱在睡姿如同缺少温暖关怀的小孩子似的天使的怀里。他必须在Sam来之前把Castiel叫醒。

恶魔抬起侥幸还留有自由的左手,拍了拍天使的脸蛋:“Hey,Hey!该起床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轻微的哼哼。

瞪了下眼睛,Dean用力掐起了Castiel腮帮上的肉,捏起来之后还不忘摇晃摇晃。他稍稍抬头让嘴离Cass的耳朵近一些,提高了音量:“起床了———,Little bitch!”

天使这才呼扇着睫毛睁开眼睛。矢车菊蓝色笼罩着雾气,对不上焦的视线定在Dean的额头上。他花了好一阵子来摆脱睡眠的纠缠,久到Dean以为他睁着眼睛又睡着了。

“Cass?Cass!”

“我醒了。”天使为自己辩解,语调拖得稍长,之后便没了下文。

“你放开我。”恶魔提醒他。

Castiel像被水泼到般忽然间清醒了,一边喃喃着抱歉一边将四肢从恶魔身上撤离。

“抱歉,”待Dean调整好位置后他说,“我没想到我会睡成这样。”

“你就是个小屁孩。”恶魔脸朝着反方向,没好气地总结。

天使本要以自己比人类历史还长的年龄反驳他,想了想却没说出来。

两人又安静地躺了一会儿。

一只鸟飞过天窗,速度很快,Dean都没能分辨出它的颜色。

小鸟消失在窗框边,Castiel的声音随之响起:“我想我应该把你解开了。”

Dean翻了个白眼:“我以为你忘了呢。”

没有呼应,天使只是默默地掏出了钥匙。

Shit!就在他身上!Dean的眼珠子快要瞪出来,早知如此为什么不在Cass睡着时偷走呢?他开始有点担心自己的智商了,这是不是打人血的副作用?他看着天使打开手铐,坐起来离开床铺,回到自己的小椅子上面。Dean跟着天使也坐起来,对两人面对面的状态有点儿不习惯。

“Cass,你其实可以不必去坐椅子。”

“你是要我站着?”天使说的同时站了起来。

“不,不。”恶魔认真地担心起自己的智商了———他已经跟不上天使的脑回路了(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多新鲜的事),“我是说,你可以和我坐在床上。”

天使原地不动,似乎在分辨恶魔是不是在开玩笑。得出结论后他走回去,坐在了恶魔身边。

又是沉默,气氛却不再那样尴尬。很快,铁门响了。

Sam走了进来,脸色苍白。

“Cass,你可以上去休息。”

“我刚刚休息完,Sam。”看到对方一脸不解,天使补充道,“我睡了一觉。现在看起来你比我更需要休息。”

“我没事,我很快会好的。但你不一样。”Sam两条眉毛皱得快连成一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面对状况再糟糕下去的天使。

但Castiel坚持自己没有问题。最终两人都留了下来。

Dean瞧着自己的弟弟说道:“我觉得你应该多吃些肉类,别像个麋鹿一样。”

Sam给了他一个并不真正恼怒的眼色,没有搭理他。

 

无所事事,看Sam吃午饭,继续无所事事,就这样过了一天。

只不过晚上的看守换成了Sam。他吃完午饭便上楼休息,直到晚上才下来,叫Castiel去睡觉。

以前并不是没有过,兄弟俩大晚上清醒得要命,坐在旅馆的床上看电视聊天,或者一起趴在电脑前尽可能地搜刮更多的资料,或是靠在黑美人的前机盖上静静地喝啤酒赏夜空。不过都与当下的情况不一样。

当下的情况是,Sam膝头放着一本古堡墙砖模样的旧书,小心翼翼地翻着泛黄且薄得可怜的纸页,隔三差五便抬头观察观察Dean在干什么。Dean则窝在床头,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时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他在看南方公园。记得刚在电视上播出的时候,父亲曾告诫Dean不要让Sam看,但每次Dean还是会带上Sam一起看。其实那时Sam已经足够成熟去理解里面的内容了。在之后的猎魔的过程中,两人有意无意地切换电视频道,Dean总会在看到这部动画时叫Sam停下,接下来他们便会度过相对现实生活更加轻松开怀的十几分钟。而现在,那几个小孩子尖锐快速的语调和Dean毫无遮拦的笑声让他有些头痛。

“Ew,好恶心。”恶魔咧嘴。可在Sam看来他明明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哦!我的天!Sam你快看!”几分钟后Dean突然大叫。

Sam条件反射抬头去看,没发现什么特殊的画面,只是几个孩子聚在操场上。

“Oops,刚好过去了,很遗憾你没有赶上。”

投给哥哥一个无趣的眼神,Sam继续埋头研究起怀里的书。他已经找了不下几千份资料了,包括书籍、图片、文件甚至剪报,只要是跟该隐和第一刃沾一点边儿的东西他都要过目。但转移血印这种事是几千年以来的头一回,Sam竭尽全力也找不到关于这方面的任何资料。在抓住Dean之前是如此,抓住Dean之后情况也没有变得多乐观。

唯一的优势就是第一刃不在Dean手里,这有效地绕过了使事情变得更加难看的可能。但第一刃在Crowley手里,Sam没法确保在地狱之王找到这里(他总有办法找到他们)时不会物归原主然后坐观Dean大开杀戒,那么他和Cass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一个没有超自然力量的人类和一个荣光快要耗尽的天使,抗衡带有该隐血印的恶魔和地狱之王。多可笑。

Sam忽然发觉,他们所做的一切其实只是用尽全力的最后一搏。尤其对于Cass来说更是如此。一旦失败,他们就会什么也不剩。字面意义上的什么也不剩。无力感如海水涨潮,从脚底晃动着上涨,直到淹没头顶。手肘支在摊开的书上,Sam把脸埋进手掌。这不是他第一次崩溃。有很多次,他又撕又砸毁掉身边一切能够到的东西,连着好几天没有吃饭,找茬一帮大汉被狠狠地按在地上揍到站不起来,在酒吧喝到烂醉被店员扔在大街上,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地呆坐一天一夜,像个女孩子一样放声大哭。现在的崩溃,在程度上来说已经比之前那几次减轻不知多少了。至少现在他的哥哥就在他眼前。也许他们还能像以前那样,联手漂亮地解决面临的问题,不管这问题有多么离谱多么艰难多么绝望。他允许自己在手心里多休息了一会儿,深呼吸几次,抬起了头。

他注意到,Dean在他抬头的瞬间移开了聚焦在他身上视线,装作一直在津津有味看着电视的样子。Sam认为这是个好现象,说明兄长对他还有最起码的关心。他应该问问Castiel Dean现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比之前更加像人类。

他还记得Cass第一次看到恶魔化的Dean的时候。虽然天使没什么表情,但Sam能看出来他被吓得不轻。这之后Castiel表示,复原的可能性非常小,属于不要抱太大希望而是全面做好最坏打算的那种可能性。他不知道Dean看起来真正是什么样子,只是每次看到那双自己熟悉的眼睛变得漆黑,胸腔就会像一把钝刀猛地扭动着插进去那样疼。

Sam注视着懒懒地靠在床上看着动画片的哥哥,那与他过去的表现没两样,可现在只能是现在,过去只能是过去。而Sam无法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看到未来。

从一开始就错了。从最初开始就错的离谱,从Dean出生,不,应该是从他们父母相遇时就错了。他们从一开始就被诅咒了。Sam不是很相信命运这回事,虽然没有他哥哥表现得那样激进,不过他确实不怎么相信。出了这档事之后他却越来越质疑自己曾经的观念,越来越感觉到无力回天。但他在坚持,他唯一确信的就是自己会坚持到底,坚持到终于成功或彻底失败的那一秒,这不是为Dean,是为他自己。他们兄弟俩不惜一切后果相互救赎的疯狂行为,本质上从来都是为了自己。只因无论如何都放不了手而已。

动画片结束了,Dean向他投来一个满足的微笑。

他只是不能让Dean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至少这次不能。

 

夜晚异常安静。屋外没有风、没有鸟雀也没有鸣虫,没有任何声音;屋内只有Sam翻动书页轻微的沙沙声。

恶魔仰躺在床上透过天窗看着夜空,难得的没吭过一声。Sam知道Dean喜欢看天空,不论是蓝色的正午,红色的黄昏或是墨色的深夜,他都喜欢。那会让人感到放松,Sam承认这点。但现在的Dean看起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而非放松自己。几乎是出于本能,Sam开了口。

“Dean.”

“怎么了,Sammy?”恶魔盯着天窗回道。

“你想说什么吗?”

这次他转过了头看向Sam:“你看我像想说话的样子么?”

“不像。”Sam诚恳地答,因为确实不像,“但你需要。”

“你是心理医生吗。”Dean吐出这么一句,继续转过头欣赏夜空。

Sam用鼻子发出很大一声气音,也低下头继续与古书战斗。

 

“Cass没有尝试过寻找他的荣光是吗。”过了很久后恶魔看着天窗说道。

突然的声音吓了Sam一跳,差点扯破那脆弱不堪的纸张:“没有。”

“你有没有想办法帮他找过?”

“没有。”Sam摇着头,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愧疚从身体里面抓挠着他,“他坚持先解决你的问题。”

“他就是个没长脑子的傻瓜。”几分钟之后Dean说道,语调平平,Sam从中听不出情绪。

“我会替你转告他的。”Sam想了一会儿,最终如此回答。

 

直到天色渐亮,Castiel回来之前,没人再说一句话。

 

 

 

TBC

评论
热度(16)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