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传送门00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5e1f5e

           01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63200a

           02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6c99db

           03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865563

           04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96abd7

·Sam给Dean注射自己的血液的梗在原剧也出现了 弄得我都不太敢往下写了 还是官方来得狠




05

Day 3     21:01—23:59

 

头顶源源不断的水流让两人都没办法好好呼吸。

“是你教我去感受一切天使感知不到的东西。”分开以摄取空气的间隙,Castiel沉声说道,“Pie、酒、性;勇气、自由、希望。”他把恶魔推按在墙上,“如果说你不值得世界拯救,我同意。但你至少,至少值得拯救你。”

Dean不停摇着头:“不对,不是,”他被溅到嘴里的水呛了一下,“不是你。”

“要说谁需要负责救我于水火,只有Sam,我的亲弟弟。虽然有时我并不想他这么做。”

“我也是你的家人。”

“你是天使,你属于上帝。”

“他走了,Dean。”天使为躲避水流向前倾着头,这使得他们距离比接吻时远不了多少,“他早就离开了,我只有你们。”他紧盯着恶魔的眼睛,像是要把对方温润的绿眼睛吃进去,“我是的天使,Dean。”

似乎在躲避,Dean垂下眼帘,让睫毛遮住天使明晃晃的视线。

“Cass,你不必这样。”

“你听到我刚刚说什么了,”天使双手固定住Dean的头让他看向自己,“我是的天使,你Dean Winchester的天使。”

恶魔被迫对上那对蓝色的眸子。这让他觉得刺眼,刺眼得几乎要流泪。

热水全部淋在Cass的背后,湿透的衣服紧贴在他身上。

“呃……我想你也应该洗一洗。”Dean努力试图打破沉默,“再换一身衣服。”

天使这才感觉到不适。他眼底那让Dean感到刺眼的部分退去了,换上一种后知后觉的顿悟。恶魔依旧看着那双眼睛,因为天使眼神的转变而有些不舍。

Castiel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他放开禁锢着Dean头的双手,转身迈出了浴缸,开始脱衣服。

Dean尽量快地冲了冲,关了花洒准备擦干身体后和Cass交换位置。他正要和Castiel说明想法时,天使阻拦了他。

“你就呆在那里。”他指着浴缸里面,身上一件衣服也不剩,“只有我在浴缸外的时候你才可以出来。”

“叫Sam来啊!”恶魔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后头一次紧张了起来,“让他看着我不就行了?”

“他今天失了不少血,需要休息。”

Dean正绞尽脑汁想理由劝说Castiel时,不经意的一瞥将他刚刚想好的全部借口炸得灰飞烟灭。他不是故意看到的。老天啊,他真希望自己没看到。

Castiel勃起了。

恶魔承认接吻时自己确实也半硬着,不过没有Cass挺得那么久。

这下事情大条了。Dean扫了一眼天使,很显然他也发现了他的勃起———他低着头,视线聚焦在自己活跃的老二上面。

“这个,”Castiel抬起头,视线却依旧向下朝着地面,像孩子不小心做了错事,“我很抱歉,我也不知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这很尴尬。”

“其实你也不必……”Dean无法好好组织语言,“感到尴尬。这是正常男人都会有的现象,没事的,没关系。”

天使睁大眼睛看着Dean:“我记得我上一次这个样子是和April……”他停下,他注意到Dean的表情明显在告诉他自己不愿意提及那次事件,只好生硬地让话题回到当下,“这次是怎么回事?”

恶魔移开了视线,不情愿地回答他:“多半是因为你刚刚吻我了。”

“可我之前也吻过April,没有变成这样,是她之后……”

“够了。你能不能开始洗澡了?”Dean气哼哼地打断天使借由少得可怜的经验对自己生理反应的分析,抱着胳膊站到浴缸的另一头,离Castiel尽可能远。无奈浴缸太小,再远也在手臂能够到的距离内。

这简直成为恶魔之后最糟心的事了。

Dean找好位置之后看向天使,却发现后者还愣愣地戳在那里,眼睛盯在浴缸底,胳膊垂着,丝毫没有去打开水龙头的意思。

“难道需要我教你怎么洗澡吗?”

稍稍侧身朝向Dean,Castiel仍然低着头:“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他吐字比平时要慢,每说出一个词之前都要思考一番那般,“我想要做爱,”他顿了顿,像是在努力接受自己说出的话,“和,Dean。”

似一瞬间坠入深海。他僵在那里,没办法思考,没办法活动哪怕一根手指,甚至没办法呼吸。

他花了好一会儿才浮出水面。

“你、你说什么?”

“我想和你做爱,Dean。”

“你是天使,Cass,操,你还记得不?”

“我是天使,没错。”

“你不是很反对这些事吗?”

“因为那时我不懂。”Castiel格外缓慢地抬起头,视线从Dean的脚底一点一点向上爬至那双木犀草绿色的眼睛,“现在我好像明白了。”

恶魔别过头避开天使无遮拦的视线,那让他开始浑身发热(当然他不会承认)。他注意到了Castiel喉结滚动的小小幅度。

“不你不明白,”他摇着头,“我是说,”他摊开手,指尖朝向自己的下半身,“我是男的啊,老兄!”

“这与你属于什么性别无关,我只是想和你做爱。那个曾经被我从地狱里救出来,又和我在炼狱中战斗一年,教会我各种有关人类的事情的Dean Winchester。”

“这只是一时冲动,Cass。”恶魔终于抬起头看着天使认真的蓝色眼睛,“你只要冷静下来就好了。”

天使抬起了眉毛:“我现在就很冷静。”

Dean一步跨上前,伸手拨开了水龙头。冷掉的水从头顶冲下来。他把水温调热,摘下花洒塞到天使手里。

“现在,洗澡。”恶魔说完便走到一旁转过身去背对Castiel。

“可是Dean———”

“你的问题一会儿解决,”Dean侧头补充,“如果到那时它还没恢复原状的话。”

水流持续打在亚克力浴缸侧壁那燥人的声音过了一小会儿后终于减弱了许多,淋在肉体上的水声温和而教人疲倦。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从浴室里出来,坐在客厅准备接手恶魔的Sam抬起头,紧接着怀疑自己是不是失血过多产生幻觉了。

Castiel穿着一条牛仔裤,赤裸着上半身,戴头套的Dean被领在后面,只穿了T衫和内裤。

“What the……Cass我希望你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不过如果你指这个的话,”天使指了指自己的裤子和Dean的上衣,“因为我也洗了个澡,而衣服不够穿,所以只好这样了。”

“为、为什么你要洗澡?”

“因为他被我浇湿了,你个蠢蛋。”恶魔闷闷的声音从黑布头套中传出来。

Sam没有理会哥哥,皱着眉头反复上下打量天使:“你没事吧?”

“我没事,”Castiel对Sam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只是被水淋湿了然后冲了个澡而已。”

Sam捏了捏眉心仰起了头,像是在痛苦地思考一道难解的咒符:“这样吧,我把Dean带回去,你去把衣服穿好,再拿一条裤子来。”

天使点点头便向里屋去了。

 

“你对Cass做了什么。”刚一进安全屋摘掉恶魔的头套,Sam便问道。

叹了口气,恶魔摇着头走向自己的床:“你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Cass么。”

“告诉我你们没干什么。”

“我们没什么!”Dean瞪大了眼睛,“就是我洗澡时开玩笑浇了他一身水,他衣服湿透了所以他洗了个澡想要换身衣服,就是这样。快停止你奇怪的幻想!”

Sam点了点头,他整个上半身都在微微晃动着。“好。”他只说了这么一个词。

很快Castiel带着裤子下来了。他穿了件衬衫,没有穿风衣而是罩了件夹克,在加上深蓝色的牛仔裤,一种“Winchester兄弟”的惯有风格扑面而来。那是Sam留下的Dean的衣服。

“看看你,”Dean一边接过天使递给他的裤子一边感叹,“很精神嘛。”

“谢谢你。”Castiel 笑了,低下头打量自己。

没人注意到Sam的鼻子连同眉毛一起狠狠地皱了皱。

之后的事情一如往常,Castiel打发Sam回去睡觉,自己留下来看守Dean。没有人提起在浴室发生的事。

 

“也许你也应该睡上一觉。”Dean在看到Castiel打了第十三次哈欠的时候提议。

天使眨巴着没精神的蓝眼睛:“你说得对,但是我得看着你。”

“像昨晚那样不就好了?”

“不行。这次要是我睡着的话恐怕就是深睡眠了,要是你趁机逃走我也无法察觉。”

Dean抿着嘴,天使荣光消耗的速度比他预期的要快。再这样下去,没等治好自己,Cass就先死掉了也说不定。

“你这里有多少恶魔手铐?把我铐起来的话你就可以放心睡了。”

“两个。”

“那就把我铐在你觉得结实的地方。”

“你总能逃掉的,只是时间问题。”

“那这样吧,”Dean双肩塌了下来,“把我跟你铐在一起总行了吧。”

天使的眼睛亮了:“这听起来很可行。”

最终两人把手腕铐在了一起,并排躺在床上。

这次Dean没法转身背对天使了。即使他很想那样做来削弱浴室事件的尴尬。

其实那并不够称作尴尬。说是尴尬,不如说是震惊更加准确些。

天使入睡很快,几乎在他们躺下调整好位置之后就睡着了。恶魔戳了戳他的脸,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是累得够呛。

他快要死了。Dean能感受得到。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的翅膀也会在他背后的平面上留下深色的痕迹么?即使他早已失掉了那两簇软软的羽毛?还是说他会像一个人类那样,孤独悲惨地死去?没有灵魂可以飞往天堂或坠入地府,只能彻底地从世界上消失,比人类还不如。

Dean看着Castiel,看了很长时间。直到悄悄爬上天窗的一轮明月吸引住他的视线。

 

天使睡觉很老实,几乎没怎么动过。但一直直挺挺地躺着不动令Dean很是难受。之前几次小幅度的活动并未弄醒Castiel,而当恶魔企图将自己和天使绑在一起的手挪到头上来时,天使醒了。

“呦。”Dean冲他打了个招呼,“现在是大半夜。”

Castiel继续恶魔没有完成的动作,把两人的手放在了他们的脑袋之间,侧过身来面对Dean。

“Dean.”

“什么。”

“一觉醒来能看到你我感到非常高兴。”

张了几次嘴,Dean愣是没有想出怎么回答。他只好愤愤地转身背对天使,但忽略了他们的手还拷在一起的事实。于是待他转过身时才发现,Castiel的手臂半叠在他的小臂之上,成一种半环抱状态把自己围在它与床单之间。他只好愤愤地转回来。

“是的,我没逃走。以后别用那种歧义的表达方式了好么?”

“哪里……歧义?”

Dean撇过头不去看Castiel,没再说话。苍白的月亮在他的虹膜上烙下一个湿润的圆点。

“你还有多少时间。”

“我不清楚,应该不多了。”

“这样啊。”恶魔眨眨眼睛,眼里白色的微型月亮跟着闪动了一下。

“那你就甘愿这样了?用你最后的少得可怜的时间看着我这个怪物?”一会儿后Dean开口。

“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天使叹了口气,“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你放弃寻找荣光了。”陈述而非疑问。

“是的。”

“这样啊。”

冰冷的沉默一点点吞噬着空气。月光刺痛了Dean的眼睛。

天使张开手指,握住了恶魔和自己拷在一起的那只手。

Dean假装对Cass的小动作毫不知情。

床铺逐渐变得温暖而舒适,不久后Castiel再次进入了梦乡。

 

 

 

TBC

评论(5)
热度(21)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