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上一篇03传送门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865563



 

04

Day 3     17:31—21:00

 

在Sam把还滴着血的手掌从他兄长嘴上拿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更改过的驱魔咒,流着净化过的鲜血的手,恶魔的挣扎和呻吟,这些条件都具备。但最关键的,曾记录在神父笔记上的光亮并没有出现。所以当Dean停止无意义的叫喊,茫然地眨巴着漆黑的眼睛时,没有人表现得很惊讶。

“谢天谢地。”恶魔喃喃道。

“别高兴得太早。”Sam平静地说,拦住了Castiel伸过来想要帮助治好他伤口的手。

“什么意思?”Dean的笑容褪去了三分之一。

他的弟弟挑起了一边眉毛:“我们会一直重复进行这项净化仪式,知道找到能真正治愈你的方法。”

“哦不是吧。”笑容彻底抛弃了恶魔长着短短胡渣的脸颊。

“是这样的。”Sam拿过干净的纱布给自己包扎,“不过,每次你都可以提一个交换条件,只要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我就答应你。”

天使瞪大了眼睛看着Sam。

“若是不在你的接受范围内,我能不能拒绝接受净化?”

“很抱歉,你不能。”弟弟冲他耸耸肩,“所以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要提出的条件吧。”

“嘿老兄,这不公平!”恶魔嚷着,但Sam没有搭理他,收拾好东西后径直向门口走去。开门前,天使拉住了他:“Sam.”蓝色的眼眸此刻格外凝重。Sam发出一声类似叹息的气音,抄起放在边桌上的手铐走回去把哥哥铐在椅子扶手上,跟着已经站在门口的Castiel走了出去。

恶魔的抗议声隔着厚厚的铸铁大门似乎都能听到。

 

*

“这样真的可行吗?”天使开门见山地问。

Sam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看了看铁门,看了看楼梯,用没有割伤的手把挡在脸颊两侧的头发一起向后脑勺捋过去,才对上他天使好友的充满疑问的双眼:“我不知道。你是指哪部分?”

“都有。”

“条件交换是我临时想到的,由Dean洗澡要求想到的———这只是为了让他更加配合而已。”

“他若是提出他不该提的要求呢。”

“不答应就行了。”

“我不觉得会那么简单。你哥哥单纯但并不笨。这是在给你,给我们制造多余的麻烦。”

“我能处理好。”Sam抬头,光秃秃的天花板近在眼前,“Dean是我哥哥。”

“我知道。”

两人静默地站了一会儿。

“多长时间净化一次?你不能天天那样消耗你的血。”

“暂且三天一次吧。以后再延长间隔时间。”Sam摩挲着横亘手掌的纱布,转身准备离开,“对了,注意观察他的变化,那些———我看不到的,就交给你了。”

Castiel点了点头,看着Sam走上楼梯后,打开铁门,回到安全屋。

 

*

“又去说悄悄话了。”恶魔歪着脑袋,装成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撅嘴望着天使。

“并不是保密的,只是定下了净化的频率。三天,如果你想知道的话。”Castiel一连串说着,边帮Dean解开了手铐。

“你真好,但我不那么想知道这件事。”Dean活动了下手腕,走过去坐在床上仰面躺下,“我什么时候可以洗澡?”

“等一会儿Sam下来会告诉你。”

恶魔用鼻子哼出一声表示他知道了,翻过身趴在床上,抓过床头柜上的耳机塞到耳朵里,打开mp3开始听歌。

Castiel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恶魔随着音乐节奏晃动着悬在床沿外的小腿,听着他不成调的哼唱。

 

Sam下来告知Dean可以洗澡时,大约是晚上八点。

“Cass会全程盯着你,别想耍花招。”

“有这些皮肤上和骨头上的刺青,我就算想也很难啊。”Dean放下因为伸懒腰举起的胳膊,“只要小Cass身体的某些部位别起什么反应就好。”

天使皱起了眉头。

“就算你男女通吃,”虽然不愿承认,但Sam确实相信哥哥有这个能力,“这可是Cass,你歇菜吧。”

恶魔故作意味深长地瞟了天使一眼,赶在Sam把印有恶魔陷阱的黑色布袋套在他脑袋上之前。

双手铐在身后,Dean如汉堡里的肉饼般夹在Sam和Castiel之间,在被关禁闭的第三天,第一次走出了安全屋。

 

摘掉头套,明亮的光线让Dean眯起了眼睛。等他适应了房间的亮度后,首先看到的便是涂画满各种咒符的瓷砖墙壁。

他环顾了四周,浴缸的外围也画着恶魔陷阱;置物架在距浴缸两米开外的地方,上面香皂洗发露沐浴液一应俱全;准备好的换洗衣服叠好放在洗漱台一旁;而浴缸周围除了移动不了的坐便器外没有任何东西。恶魔下结论:“真是浪费了挺好的装修。”

早就习惯了哥哥的贫嘴,Sam指着毫无遮挡的浴缸:“随便用。需要什么,让Cass递给你。洗完了才可以出来,要出来跟Cass说。”

Dean正想调侃几句,却被Cass一屁股坐在马桶上的景象逗乐了。

“他要在这里看着我?”恶魔问他弟弟。

“这里最方便。”天使回答了他。

“别想耍花招。”Sam离开了。

 

在一个天使目不转睛地瞪视下,你会很难自在地脱衣服。其实不管是不是一个天使其效果都是一样的。当下Dean就面临着这问题。

“Cass,你能不能不要盯着我,我在脱衣服!”

“我需要监视你,其实对于我来说你穿不穿衣服并没有多大差别。”无动于衷且不留余地的天使,让Dean莫名觉得很带感。有种这么多年没白跟老子混的莫名的骄傲。

“是是是,天使大人。”他应着,脱掉了自己的T衫,接着是牛仔裤、鞋、袜子,在只剩一条内裤时停了下来。他站直身子,看进正盯着自己的那双如海般平静的眼眸。一如既往蓝得没有丝毫破绽。于是他就那样执着地盯着它们,在脱掉最后一件衣物的全程都不曾离开,甚至在自己已经赤身裸体时亦然。天使十分配合地没有挣开焦灼在一起的视线。

“现在呢?和刚刚没有区别?”

天使唯一的反应是叹了口气:“如果你是在勾引我的话,很不幸这不起作用。”

“真没意思。”恶魔嘟囔着,踏进了浴缸。

 

在头发上制造大量泡沫的当口,Dean望向被他溅了一身水但一句话不说的天使,思考了大约五个揉搓动作的时间。

“嘿,Cass,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和我看到的我自己一样么?”

“我不知道你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天使坦言,“但你和我看过的其他恶魔都不一样。”

“更有魅力?”

“不。”Castiel看着Dean,他能看到他头上堆积着的一团团白色泡沫;他能看到他的眼角的笑纹,他沾水的睫毛和木犀草绿色的眸子;他能看到他结实的肌肉,被热水熏得有些泛红的肌肤。他也能看到黑色的,尖锐的角;他看到淋漓的鲜血,看到不能愈合的狰狞伤口;他看到星辰坠落,看到海水翻腾,看到大地撕裂,看到灾难;他还看到一个不可替代的人类的灵魂,在无边的混乱中飘荡着,时而静止,时而飞舞。这一切太过神奇,令他无法描述,就像最浓的黑暗在散发刺眼的光芒,这样的存在本身就不容许世界给它下定义。

恶魔不满足于天使只是沉思:“那么,我在你眼中到底是什么样?”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不是能用语言表达清楚的事情。”

“很帅吧。”

“什么?”

“我真正的样子。”

天使摇了摇头:“很不可思议。”

“就是这样。”恶魔因为天使中肯的评价而心情大好,打开花洒冲洗自己的头发,顺便又溅了对方一身水。

Castiel忙着把脸上的水抹干净时,Dean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还没有看过你真正的样子呢。”

这不在天使的料想之中。“为什么?”

水柱从脸上移开后恶魔道:“怕自己的眼睛被烧掉啊,还能有为什么。”

“按你的能力,看到我应该不会造成什么损害。”Castiel拽过一旁挂着的毛巾擦了擦头发。

“Crowley当时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窥探你。我想他有他的道理。”

“如果你想看,你随时都可以看到。”

“只要在你荣光还没消逝之前?”

天使把毛巾放回原处,没有回答也没有看Dean。

“要我说,你不要再管我了,去找你自己的荣光。”流水声中,恶魔的声音格外清晰,“你也不希望你最后的日子要整天呆在我这副模样的东西身边吧。”

Castiel的眼睛睁大了,深海般的蓝色不再镇静。

“你完全可以瞬间把我解决掉,然后去干你自己的事情。”仿佛与自己无关一样的语气,Dean关掉了花洒,“把毛巾递给我,Cass。”

伸出去的手没有接到毛巾,后背却重重地撞在了冰凉的瓷砖上。

“你不许再说那样的话。”天使低沉沙哑的声音较之前提高了分贝,撞击在浴室墙壁上变得破碎。

恶魔被紧紧扼住脖子抵在墙上,说不出话。他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只是看着Castiel,看着他的眼睛,只是看着。

“就像你在炼狱,”声音轻了下来,但手没有丝毫放松,“你花了一年时间寻找生死不明的我,在那种环境下。”天使顿了一下,“那时连你自己的性命都很难保住,你没有放弃我。”

Castiel松开了恶魔。“所以我也会做同样的事。”

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世界似乎静止。接着天使想起了Dean刚刚提出的要求,转身拿起毛巾递过去。在他来得及做出反应前,温热的水流成片扑洒在他脸上和身上。

“Dean!”Castiel抹着脸,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毛巾就被夺了过去。

待他睁开双眼,只看到毛巾扭曲的躺在地上,恶魔笔直地站在花洒下面。水从他头顶浇到脚底,他微微眯着眼,水滴不断从他睫毛末端滴落下来;嘴角弯着,而绿色的眸子透出的情绪很模糊,Cass不知道是水汽的原因还是什么。他不由自主地向湿淋淋的Dean伸出一只手。几乎在他的手越过浴缸边沿的同时,他的手腕被大力拉住,往浴缸里带去。Castiel重心不稳,另一只手撑上Dean身后的墙壁。

恶魔沾水的睫毛近在咫尺,那绿色像深不见底的湖水,吞没了Castiel并不存在的灵魂。

“我不想连累你。”Dean一字一顿地说道。他管不了人血对他做了什么改变,他只是想表达给天使,让他明白,他有多么不愿他受到伤害。他注视着Castiel蔚蓝的双眼,那里总是盛着满满的悲悯,关切,也有时是疑问和痛苦。而现在那双眼里饱含的情绪太过复杂,Dean无法解读。那眼神与人类无异。他似乎觉得自己可以就此溺死其中,永远不用在乎这狗屁世界发生的一切狗屎事情。他甚至想看着这双眼睛死去,就在此刻。

水溅湿了Castiel本就被弄湿的额发,顺着额头流淌下来,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更加晶莹:“所有关于你的事都不会连累我,因为它们也同样是我的事。”

恶魔轻轻地摇了摇头,移开了视线:“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为什么你总是,”Castiel的手离开Dean身后的墙壁,抓住他的头发,强迫恶魔看向自己,声音再次高了起来,“为什么你总是认为自己不值得被救赎?”

“因为我做了很多坏事,到头来成为了恶魔,最终被困在地狱直到世界尽头———这大概才是我该有的结局。”

天使瞪着他,水滴进眼睛里也没有眨一下。然后,他凑过去吻住了Dean。恶魔向后挣扎着,但Castiel紧紧抓着他的头发,啃咬着他的嘴唇迫使他无法离开。Castiel维持着这个吻,抬腿跨进了浴缸。

 

 

 

TBC

评论(11)
热度(35)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