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One Yesterday

·Destiel

·上一篇02传送门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6c99db

·一放假整个人都松懈了



 

03

Day3     0:00—17:30

 

Sam认为自己看到了正常人,不,是猎人或者恶魔天使等其他存在于世界上的生物都难得一见的景象。

Castiel面朝上躺在床靠近大门的一侧,眼睛闭著,双手交叠放在上腹;另一侧是Dean,背对Cass,微微蜷缩着身体。

天使和恶魔分享着一张床,这是何等的绝景。

“呃,各位,这是什么情况?”Sam努力控制自己的下巴说道。

天使听到声音坐起身:“我有点儿累,问Dean可不可以躺一会儿,他答应了。”语气里透着愉悦,Sam想要装作没听出来但失败了。

“Dean应该不用睡觉的吧。”

“他不肯都让给我。而且他喜欢躺着。”

“Cass,”Sam这才想起来,走过去坐在椅子上,“不要勉强你自己。”

天使摇摇头:“我还可以。”

Sam担心地看了看天使,继而转向他哥哥:“知道你醒着,快点起来吧。咱们要开始新内容了。”

“让我猜猜,”Dean依旧背对他们躺着,“给我注射人血。”

“是的。”

“你的血?”

“对。”

“我身体里流淌的本来就是人血,就算是注射了也没有效果吧。”恶魔终于坐了起来,但没有转过身面对剩下两人,“更何况,你的血里面也掺杂着恶魔之血呢。”

自从哥哥变成了恶魔之后,Sam常常要压制住自己冲上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这并不容易做到。

“我的血治好了Crowley。”Sam格外平淡地反击,故意说谎忽略了没能进行的最后一步。

“Crowley真的很感谢你做的这件大好事呢。”Dean没有在意这个重要的小细节。

“别废话了,准备开始吧。”

“不要。”Dean用鼻子发出柔软的,与强硬毫不沾边的反抗。

“你开什么玩笑,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虽然恶魔看不见他的动作,Sam还是意有所指地望了望Castiel。

Dean的身子微微摆动了几下,依旧从鼻子发出软软的声音:“好吧。”然后他终于转了过来,用孩子想要玩具一般的眼神看着Sam,“我可以完成这个,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Sam不是没想到兄长的不配合,也不是没想到他会提出交换条件———再怎么说他也是恶魔,只是没想到他的态度会如此软弱,这不像他。而这不得不让Sam更加警觉:“什么条件?”

“我今天要洗澡。”

好吧,Sam觉得自己再也摸不清他哥的想法了。

“我不认为———”

“恶魔需要洗澡?老兄,我真的很想洗个澡。你把我抓来之前我就有两天没洗了,在这儿又呆了这么久,再不洗我会长蘑菇的。”

“你才在这里三天不到,三天!我怎么不记得你以前那么在意过个人卫生?”

“以前不是没条件嘛,而且我有多么爱洗澡你又不是不知道。”

“很抱歉我可没看出来。”Dean的确经常霸占浴室,评价水压,但Sam现在一点儿也不想提这个。

“不就洗个澡嘛,又不会要你的命。”Dean撅起嘴。

自己哥哥反年龄的行为举止让Sam瞪眼抽气,不知如何回答。

“Sam.”Castiel终于出了声,“我认为他可以去洗,在我们给他注射完成之后。”

Sam叹了口气,犹豫几秒后妥协。但在看到Dean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后他立刻后悔了。

“别妄想你可以独处,会有人看着你洗的。”

“是是。”恶魔心情大好,那点儿小事根本造不成困扰。他搓搓手:“那,咱们开始吧。”

 

“你做过忏悔了?”在针头刺进Sam的手臂上时,Dean这么问道。

“别明知故问,Dean。”Sam知道哥哥真正想要问的是什么,而且他肯定下一句就是。

“这附近哪里有教堂吗?”

“也许附近正好有一个,也许我是开车去找的一个,也许咱们现在就在一个教堂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弃吧,我们不会透露给你任何有关所处位置的信息的。”Sam把针头拔出来,暗红色的血液在针筒中摇晃,“更何况,就算你知道了你在什么地方,你又能干什么呢?”

“只是问问嘛。”恶魔扁扁嘴,顺从地侧过脖子让弟弟给自己注射。

虽然Dean受过不少肉体上的伤害,现在又变成了百毒不侵百杀不灭的恶魔的一份子,然而当并不是很细的针管扎进皮肤的时候还是会痛。他嘶了一声,在针头抽离后不断地揉着自己的脖子。有种奇妙的感觉随着Sam的血液一并注入到Dean的身体里。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有点类似肾上腺素分泌,让他控制不住地抖了一抖。但他无法说明那是针头刺激所造成的生理反应还是人血作用的结果。

“好好享受这个过程吧。”Sam把针收好,离开了房间。

剩下天使和恶魔两人。

Dean又揉了几把脖子,起身晃悠着走过去打开了电视机。回到床上前顺手拿了一瓶啤酒,打开盖子喝了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天使在新闻主持人语调平板的报道的衬托下发出了同样平板的声音。

“好极了。”显然恶魔没有说实话,一脸认真地盯着政治新闻节目的行为暴露了他。

但天使没有在意。他没有再说任何话,直到下一次注射的时间到来。

 

Sam一小时后准时带着医疗套装出现在地下室。

第二次与第一次没什么不同,注射完之后Sam再次离开了。

这一次的间隔中,恶魔和天使都没有说话。

 

第三次也是同样。还有第四次。

电视节目无聊到爆,Dean却也没心情放电影看。他想到昨晚自己闹腾要自杀,Cass用腿跑来救场而没有玩瞬移;半夜里天使所表现出的疲乏困倦,甚至需要躺下来睡觉;他躺在一边观察着进入浅眠的天使,对方微弱颤抖的呼吸———显然控制Dean耗费了他不少力气。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他还在用那抢来的别的天使的荣光,并且快要用尽了。恶魔清楚自己现在又多了一条出路:他完全可以想尽办法迫使Cass对他使用天使之力,耗光他仅有的可怜荣光,让他死。但Dean彻底否决了这个方案,就算让他烂在这个地下小屋,他也不愿意那样做。恶魔对这样想的自己有些不满,而他把一些都怪罪在注射的人血上面(毕竟那是他弟弟,Sam·大好人·Winchester的血)。随着注射次数的增多,他感觉自己之前抛下的那些沉重的包袱开始一件一件回到身上,他感到惶恐。而惶恐这种情绪本身,也是成为恶魔后的Dean不曾感受到的。难道他要被治愈了吗?他还不想变回人类,他还想在月下咆哮个几百年呢,这样就能和是天使的Cass一直……等等,这不是他想做一个恶魔的原因,绝对不是。

恶魔得出让他非常不开心的结论: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不正常。

 

沉默中,到了第六回注射的时间。

这次结束之后,Dean对沉默的忍受到达了极限。

他抓起床头柜上面一本杂志扔给Castiel:“不要在那里傻呆着,看会儿书好不?”

“这是情色杂志,严格意义上不能算作书籍。”天使接过来,没有翻开便下定了结论。

“管他什么,只要你不在那里死盯着我看就行。”

“我需要确认你没事,各种意义上。”

Dean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很好,Cass,多谢关心。”

天使继续看了Dean几秒,低下头开始翻看手里的杂志。

“That’s my boy.”

 

四十分钟后Sam来到安全屋,被天使看黄书的情景雷在原地,今天的第二次。虽说见过他认真观看电视上放映的porn,但看到翻成人杂志的Cass,还真是另一番心情。

所以他进来的第一件事,是扯掉天使手中花花绿绿的大册子,接着才进行第七次注射。

“Hey!你得给他一点儿娱乐啊。”弟弟抽血时Dean不满地哼哼道。

“他不需要那种娱乐。”Sam把哥哥的头按向一侧,皮肤上几个刺眼的小小深红色针孔似乎在谴责他的所作所为。他咽了咽口水,将针头刺进哥哥皮肤下淡蓝的血管处。

伴随着疼痛引起的嘶声,恶魔挑了挑眉毛:“oh……那可不一定。”

“我确实不需要。”天使立刻为自己辩解到。

恶魔再次翻了个白眼,揉着脖子不说话。

“下一次是最后一次了。”Sam陈述,用不需要任何人回应的语气。

Dean心一沉,下意识看了一眼前臂上该隐给他的标记。他默默向它祈祷着这小儿科的净化术不要造成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不然,这有可能是Dean作为恶魔的最后一小时了。Crowley在接受血手三明治前的样子,Sam或多或少和Dean提到过。那些“需要被爱”的动情演讲,Dean可一点儿也不想说出口。至少现在,他还没有那种冲动。他才不要说出那么丢脸的话。

这次,Sam离开之前示意Castiel和他一起。

“留我一个人在这儿真的好么?”只是调侃,但Dean说完便后悔了。

他弟弟马上不知从外套的哪里掏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说的也是。”走过来推搡着恶魔让他坐在地上,把他的手腕和床脚铐在一起。Dean侧头看了看,很好,手铐上面也有恶魔陷阱。

 

*

Castiel随Sam来到快要被书房吞并的小客厅。两人沙发、不大的玻璃茶几、没有电视的电视柜、矮小的食品柜,甚至冰箱的上面,只要是平面的地方,几乎都堆满了书和文件。

Sam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天使。

“你觉得他有什么变化吗?”

天使皱起了眉头:“有。他变得更加像‘人类’了。”

“什么意思?”

“看起来更像了。外型上,还有他表现的情绪上。”Castiel顿了顿,他注意到Sam的眼神有了变化,就像刚刚舒了一口气。但他并没有,这点天使不至于看错。他必须给那种眼神浇冷水,他不想这样,可他没有办法。目前情况没有丝毫乐观,他们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Dean逃出去也只是时间问题,“但是你知道,不对该隐的印记做什么,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

“我知道。在咱们找到切实可行的方法前只能让他越来越接近人类。”

“可我们并不知道持续净化的后果。”

“是啊,我们不知道。”Sam转头看向窗外渐暗的天色,“目前为止。”他深吸一口气,收回视线和天使的双眼对上;“我们总会知道的。”

说完他便去继续给浴室画包括恶魔陷阱在内的各种限制性咒符。虽然不情愿,但承诺毕竟需要兑现,更何况是和一个恶魔定下的承诺。天使站在原地看了Sam的背影一小会儿,转身向通往安全屋的台阶走去。

 

*

“快给我打开这个破玩意儿!”恶魔一听到铸铁大门的响动便喊了出来。

Castiel拿起放在门口边柜上的钥匙,给Dean解开了手铐。

“多谢。”Dean揉着手腕来到床边坐下,才意识到自己刚说了什么。

他竟然对铐了自己的人的同伙说谢谢?他脑子进水了吧!不,是进人血了。这可比进了水还可怕。

他就要变回一个人类了。一个人类。人类。

他瞬间喘不过气。倒在床上,Dean背对Castiel,双臂抱着脑袋,缩成尽可能小的一个球。

他不要回去。不要回去。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他抓挠着自己的头发,眼泪溢满眼眶。他奋力蜷缩着身体,试图把自己崩溃的样子遮起来。

他不要那些重担,不要那些束缚,他不要失去快活,不要失去自由,不要。不要。

一只手搭上他的上臂。留有一个天使手印的地方。

他怔住了,紧接着控制不住地抓住那只手,连带其上的胳膊,直接把手臂的主人拽到了床上。

“Cass.”恶魔的脸埋在空闲的那只手臂中,藏住了他的表情,另一只却紧紧攥着对方的袖子,“Cass.”

Castiel在允许的范围内尽量调整了自己扭曲的姿势,侧躺在Dean身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他见过Dean哭泣,见过Dean发怒,但没见过这样的Dean。他不知道当一个人类,或许说当一个近似于人类的恶魔,处在这样一种情绪中的时候,该如何去安抚。他回想Dean曾经安慰痛苦的被害人家属的模样,伸出了胳膊环住了眼前的人。

“Cass.”Dean的声音哽咽而颤抖,“我不要变回去。别让我变回去。”

“你会没事的,Dean,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天使低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传进恶魔的耳朵,震动着他的耳廓上细软的绒毛,震动着他的耳膜,震动着他的整个胸腔。

不知是天使的努力起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Dean的崩溃并没有持续很久。他恢复了平静,随即莫名其妙地瞪着近在咫尺的Castiel,一幅不明白方才发生过什么,全然在状况外的神情。

突然的转变让天使无所适从。他愣愣地回瞪着Dean,手臂还圈在那温暖的躯体上:“怎么了?”

关于现状,恶魔比天使了解得更少:“什么?”他的手也依旧紧紧抓着Castiel的袖管。

“你说你不要变回人类。”

“是的,我不想变回去。”

“你不难受了?”

“我难受,你好热,快放开我从床上下去。”

把天使推下床,坐起来,Dean无视一旁正用被踢了一脚的小狗般眼神望着他的Cass,再次注视着自己前臂上的标记发呆。他不明白自己刚刚为何会失控,他只知道情况不能再恶化了。他用指腹缓缓描摹这那微微凸起的红色印记,残留的躁动不安似乎平复了许多。只要它在,他就在。他瞥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今晨Sam带进来的电子钟,上面显示着17:30。

距离净化的最后一步还有半小时。

 

 

 

TBC

评论(2)
热度(20)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