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上一篇01传送门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63200a



 

02

Day 2

 

“今天我们尝试驱魔咒。”这是Sam早餐后来到安全屋时的开场白。

Castiel点了点头作为对Sam的回答,然后起身离开了。

“要把我绑起来么?”声音反常的沙哑,令Dean自己都莫名其妙。

“我想大概不需要———我们猜测那东西对你没用。不过也得把你稍微固定一下以防万一。”

Dean被引导坐在一张椅子里,手脚分别用塑料绳绑在木质扶手和椅腿上。Cass进来了,拿来一本书。他把书递给Sam,坐在了Dean旁边另一张椅子上。Sam则坐在床上,翻开了书页。

“Regna terrae, cantate Deo, psallite Domino qui fertis supercaelum caeli ad Orientem Ecce dabit voci Suae vocem virtutis, tribuite virtutemDeo…...”

随着词汇的增加,一开始只是无辜的看着Sam的恶魔逐渐有了反应。他的双脚费力地摩擦着地面,双手紧抓着椅子扶手,身体摆动抽搐,痛苦地挣扎;他的眉头拧在一起,睫毛颤抖,下唇快要咬出血来。

Sam见他哥哥的样子,发音变得有些吃力,但他在坚持连贯持续地念着。Castiel放在腿上的手攥成了拳头。

Dean悄悄偷看了一眼Castiel,矢车菊蓝色的眼底翻滚着黑色的波涛———天使看起来似乎比他正在表演出来的还要痛苦。这让他兴趣顿失,停止了浮夸的演技,恢复正常神态,继续无辜的看着Sam。

非恶魔的两人先是莫名其妙地互相瞪了几秒钟,然后Sam尝试着继续念,不过Dean确信他只念了完整一句的前半部分,之后便都是咒骂了。

“说真的,Dean?!”脏字一连串蹦完过后他质问,却只换来他兄长上气不接下气的大笑。

“你们都信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ean.”天使无奈地试图制止他,语气里难得的带了点愤怒。

这简单的音节意外的效果拔群。

恶魔止住大笑,连表情都冷却了下来。他的话透过带着嘲弄的微笑轻飘飘地飞向他的弟弟:“你不是说那东西对我没用么,居然还相信了。老兄,你的判断力哪儿去了?”

Sam喘着粗气一手梳过头发,扔下书,以大步离开回应他哥哥。

耸了耸肩,Dean习惯性地想转头看看还在屋里的另一个人,但在中途别开了视线。他不想知道那个人在以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他。

“Dean.”

又来,复读机吗?Dean忍不住心里默默吐槽,不得已看向坐在身边的人。

“有什么不满直说。”用毫不客气的语调掩饰心虚,虽然很孩子气,可Dean深知在对方面前也不是一点儿作用没有。

“Sam为了你一直很辛苦。”

为弟弟辩护的Cass燃起了Dean的无名火:“真不知道当初你有没有跟Sam说过我他妈有多辛苦。”

“我说过。”Castiel没有发现那是一句抱怨而非疑问。

Dean再次体会了沟通受阻的挫败。自他成为恶魔以来,和这个天使的交流似乎变得比原来更加困难了。他撇开了头,气哼哼的瞪着自己的床铺。

“他也像你一样不听我的。”Castiel继续道。

恶魔依旧不理他。

天使有点无措:“你生气了吗?”

“是啊。”Dean粗声粗气。

“不是装的?”

恶魔终于转头看他了,不过木犀草绿色的双眸亮晶晶的盛满了怒火。

那并非实体的火灼疼了天使的眼睛。他垂下眼帘,喃喃:“哦,不是。”

“谢谢理解。”Dean没好气地答道。

昨晚在沉默中灭亡的姿态又回到了两人身上。

这种沉默在暗处刮骚着两人的胃底,又痒又涨,令人十分不舒服。但Dean没法将那些沉甸甸地盘旋在体内的他自己也不是很肯定的东西说给Cass听,他确信那样做会不利于自己脱身。而天使选择沉默,Dean不清楚原因。他猜测是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或者他连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和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都没有弄明白。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Dean从地狱脱离从泥土中爬出的那一刻,就按下了开关,或许更早。

天使抬起没有一丝杂质的纯粹的蓝眸,看进Dean的眼睛里。

“跟我说说。”

Dean下意识避开了他的视线。正如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他们两人对视得太多了。这不好。

“说什么。”

Castiel后靠在椅背上,摆好“我洗耳恭听”的姿势(虽然依旧顶着面瘫脸):“说说你成为恶魔以来的感受。”

恶魔挑起了一边眉毛:“你当真要我说?我可不觉得你会喜欢听。”

天使还没有回答,铸铁的大门打开,Sam走了进来。

“Cass,你可以上去了,这里交给我。”

Castiel点了点头,离开了。

弟弟眉心的褶皱和抿成直直一条线的嘴唇,对Dean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们要进行兄弟间严肃的、掏心掏肺的、最好不要掺假的情感深入探讨的先兆。他坐在床沿上,和Dean面对面。这时想要躲Sam远点儿的恶魔才发现自己手脚还被绑着。

“伙计,帮我解开先。”

“抱歉,你先保持这样一阵子吧。”虽然这样说,Dean一点儿也没感觉到对方的歉意。

“我们需要谈谈。”不论是躲也好逃也罢,只要Dean有个名叫Sam的弟弟,该来的就总是会来。

“你和Cass都是一个毛病,到底要我说什么?”

“你的感受。”

“现在的感受?现在我只想摆脱这该死的椅子。”

“不,你先坐在那儿。”嘴唇依旧保持着锋利的直线。

“这算什么?审问你哥哥吗?”

“若果你愿意这么想的话。”他很快转移了话题,“你作为一个恶魔,什么感受。”

Dean仰起头看向屋顶。阳光强烈但还不到刺眼的程度,现在离正午还有一定时间。

“回答我,Dean。”橄榄绿的眼睛眯了起来。

过了几秒,Dean才正回脑袋,歪头看向自己的弟弟。

“非要我说的话,概括起来只有一个字:爽。”

Sam的眉毛快要皱成一团。这表情却鼓舞了Dean继续说下去。

“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是我从四岁以来度过的最美好的一段时间。我可以干我想干的,没有任何负担,不用在乎会造成什么后果。真正的自由自在。简直是天堂———不,比天堂还美好。”

“你在说谎。”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撒谎是恶魔的天性。”

“那你问我这些有屁用。”

“我需要你说实话。”

“很不幸,我说的就是实话。”

恶魔能看出,弟弟的眼神有一瞬间动摇。于是他接着往下说。

“从四岁起,我得跟着老爸四处奔波。他的工作是猎鬼,我的工作就是照看你。你不懂事的时候,让你吃好喝好睡好就行了;等到你懂点事了,会思考了,我就得负责给你解答各种问题,类似妈妈怎么了,爸爸去哪儿了等等。同时我也长大一些了,老爸逐渐交给我任务,让我参加狩猎,协助老爸工作的同时还要照看你。然后呢,你长到足够大,就突然收拾东西拍拍屁股走人了。而我,依然过着猎鬼的日子,跟着四处散落的线索全美国跑。”生平陈述戛然而止,Dean露出不同于往常的微笑,好像嘴角挂着重物,艰难的翘着,“我从小学习技能,作为一个猎人成长起来,而且做得很好;把爸爸的命令当成军规一样对待,是只忠实于他的战士。你却总是背离他的愿望,惹他生气。但他最喜欢的从来都是你,一直都是你。”

长时间的沉默。

Dean没有看Sam,Sam也一样没有看Dean。

“我明白了。”最后Sam淡淡地说道。

恶魔又笑了,不过这次比上一次显得轻松:“不,你不会明白的。”

Sam抬眼看向Dean。

“因为你不是哥哥。”

看到弟弟的脸色变得更糟,Dean的心情愉快了许多。

“你无法感受我的感受,无法理解我的心情。那些身上沉重的担子,什么兄弟,什么家庭———现在我都不用在意那些了。”

没再说什么,Sam只是起身给Dean松绑。恢复自由身的恶魔立马走到自己床前,潇洒地躺了上去,随手拿起一本成人杂志翻了起来。Sam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地盯着房间粗糙的墙壁发呆,没有看书。

就这样过去了大概几小时。

 

气氛的打破始于Castiel拿着给Sam的午饭到来。

看着Sam拿起沙拉沉默地吃了起来,Dean好笑的想到,现在他们三人中间只有小Sammy需要吃东西了。但天使手伸进塑料袋,拿出一个纸盒递给Dean。

恶魔莫名其妙地接过来,边打开盒子边问:“这是什么。”

在Castiel回答他之前,他自己找到了答案。

“Pie!”Dean裂开嘴眨巴着大眼睛冲Cass发射小孩子光波,“你给我买了Pie!”

“呃,我记得你爱吃。”

恶魔朝弟弟的方向撅了撅嘴:“Sam从来不记得。”

被责怪的人只是瞪了下眼睛,继续吃自己的蔬菜。

“再吃下去真的会变成麋鹿呦。”

Sam有时会纳闷为什么自家哥哥在嘴里塞满东西的情况下还能好好说话。

 

下午他们没有做其他驱魔的尝试。“一天一种方法。”Sam的原话。而这几个小时里,Sam似乎放弃了和Dean的深度交流,不管Dean怎样折腾,都只是看着自己的书,偶尔说上几句。恶魔尝试用各种方式逗弟弟说话,用纸团打他、玩弄他的头发、咯吱他,只收获了几个毫不含糊的拳头和几句咒骂。于是Dean开始用语言发起进攻。他唱歌,出怪声,讲述地狱、Crowley和自己自由自在的几个月,这才终于打动了他弟弟。

“你现在简直像那时在我大脑里折腾的Lucifer一样!”狠狠把书扔向哥哥时Sam嚷道。

“我现在确实和他一样,都是恶魔呢。哦不对,Lucifer是大天使。”Dean因为Sam的回应尾音开心地上扬。

“但你是我哥哥。”Sam压抑着怒气,“我在想办法帮你。”

“哦?你之前可是说过,我要是快死了,你是不会救我的啊~”

“那不一样,你现在还活着。”

Dean的脸沉了下来:“那我要是死了,你是不是就不管我了。”说完,他右手放在脖子上,摸索着找到动脉的位置,用力掐了进去。

Sam上前拉住他哥哥的胳膊:“嘿!冷静点儿,伙计!”

恶魔一把把弟弟推开,后退着做出了防御的姿势,与对方拉开距离,右手指尖仍在陷进脖子柔软的皮肤里,看上去很疼。

“Dean。”摊开双手掌心向外举在身前,看起来像是要去袭胸,但Dean熟悉那种手势———是表示自己没有攻击性,试图让人冷静的手势。这也许对以前他们猎魔时碰到的那些人有效果,但对他哥哥就另当别论了。

“Dean,”Sam尝试着靠近恶魔,“别这么做。”

“我死了,对谁都好。”

“我不会让你死的。”

“这可由不得你,老弟。”

看到Sam的表情变得无措,Dean觉得自己大概闹得差不多了。正想放下架势,Sam却突然大喊一声。

“Cass!!!”

天使的脚步声咚咚咚地响起,几乎是撞开门跌了进来。那样子让恶魔在内心笑出了声。不过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在Castiel走近的整个过程中,Dean的手自动放了下来,脖子上一个血红色的痕迹鲜艳得耀眼。他瞪大眼睛看着天使,脸上只剩诧异。

“抱歉,Dean。”Castiel垂下头。

“Cass在你的几处骨头上面印下了咒符,它们控制着你。”

“什、什么?”

“它们可以控制你的肢体和你的恶魔之力,但控制不了你的大脑,放心吧。”

“Fuck.”Dean低骂。现在可好,离他摆脱这个该死的小屋又遥远了一步。

“我在这儿吧,你上去休息休息。”

“好,不要听他瞎掰,必要时你可以把他的嘴封上。”Sam留下忠告,果断地离开了。

Castiel望着Dean在床上坐下,自己也来到床边,坐在了恶魔身旁。Dean往反方向挪了挪,但没有放弃自己的领地。

“也许咱们还可以继续上午的话题。”

“我想Sam不允许我说话。”

“现在他不在,我也不会封你的嘴。”

恶魔直直看向前方,不说话。

“好吧。”天使转头和Dean看向同一个方向,不再说话。

两人并排坐在床上的状态让Dean无法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按顺序来,他告诉自己,并尽量排除脑海中Cass坐在自己身边很近的事实。(现在他面临最大的难题,是什么?是自己身体里的咒符。咒符是如何作用的?Cass过来时发作的。那么,Cass是操控咒符的核心。)

(拿下了Cass,就等于搞定了咒符。只要劝他把自己的咒符解开就好。那么,如何拿下Cass?)Dean思维突然停止运转,所有感官集中在了自己放在床垫上的手上面,距离Cass的只有十几厘米,他似乎能感受到那手散发的热度。他不禁想到Cass为他治伤的时候手掌抚上脸颊时的触感,指腹贴在额头上时的触感,握成拳头时骨节打在身上时的触感。身体拥抱起来的触感。嘴唇的触感。

 

“大概是因为我想要那么做。”

 

Dean不愿承认那似乎早已明了的答案:帮助他突破咒符束缚的关键,就是他自己。

 

 

 

TBC

评论
热度(21)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