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Just One Yesterday

·Destiel

·上一篇00传送门http://water-color.lofter.com/post/25a561_25e1f5e




01

Day 1

 

从被抓来到现在,Dean还没有一个人独处过(实际上他来到这里还不到24小时)。基本是Sam和他待在一起,Sam需要离开时由Castiel顶替。恶魔陷阱让他没法接近门口———铸铁的大门通过一道走廊和呈圆形屋子连接着。

Dean扫视了一圈,屋内没有任何尖利的物品,椅子和桌子固定在了地上。不过似乎怕他无聊,屋子里有带光驱的电视和一小柜子电影光盘;一个小冰箱,里面有啤酒;摆满了书的小书架(Dean确定自己不会去碰那个,除了夹在当中的成人杂志);一台游戏机和一个mp3。除了能让他和外界联系的设备以外,其他只要是能够想到的娱乐设施,都配置齐全。

“看样子是持久战了。”Dean往床头一靠,语气慵懒,“看来你们还没有找到治愈我的方法啊。”他特意强调了“治愈”一词。

Sam对他哥哥的嘲讽毫不在意:“是这样没错。”他把手中摊开的书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往前挪了挪,坐在椅子的前半部分———这里准备了两把椅子,给Cass和Sam用,“我们打算先试一试传统的方法,不行的话再钻研新的。”

恶魔不屑地用鼻子回应了一声,将头撇开了。

扁扁嘴,Sam拿起他的书继续专注进去。                                              

过了一会儿,Dean起身,走过去蹲在电视机旁一张一张翻起了光盘,其中一部分得到了他的赞许,另一部分则被嫌弃地扔在了地上。接着他来到书架前,抽出其中的成人杂志,堆在床头柜上。他鼓捣了一下游戏机,不久就气馁地把它扔在地上光盘的上面。令他很满意的是,他的弟弟很贴心地把原先在impala里面播放过的音乐都放进了mp3里。最后他打开冰箱拿了一瓶啤酒,顺便递给Sam一瓶,打开坐在床上喝了起来。

“那些都可以清理出去了。”他用瓶口指了指地上的一堆,和一旁的书架。

“你确定?”Sam挑眉,“那么多书呢啊伙计,也许你会翻上那么几本呢。”

“变成恶魔不会让你更加好学,相信我。你还是把它们拿走吧。”

“Ok.”

 

天窗投进的光线越来越暗。

有时Sam会忘记Dean现在是个恶魔。他们偶尔扯出一些没有营养的对话,相互调侃或讽刺。而每次Dean试图从Sam嘴里套出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时,Sam便会猛然惊醒:他的哥哥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了。尽管他的相貌,他的声音,他的说话方式都没有改变,但他前几个月所做的事情同样也是无法改变的。在抓到Dean之前他和Castiel逮到过很多其他恶魔,在审问中,这些畜生提供给他们的信息惊人的一致:Dean已经成为地狱当之无愧的二把手,是Crowley最喜爱的徒弟。甚至有个恶魔称Dean为地狱王子———就为这个,Sam把那花痴生生折磨致死了。相比于他哥哥在人间造成的祸害,Sam更不愿去想Dean在地狱还干了些什么来树立起自己的威望。

而现在,这个前人类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电视,仿佛第一刃从来没出现过,从来没施与过他什么影响。

“Sammy,”Dean唤他的弟弟,“我想去厕所。”

伴着一声叹气,Sam开了口:“据我所知,恶魔不需要排泄,Dean。”

“但恶魔需要发泄,是不是?”Dean颇具意味性地向Sam眨眨眼,手举到下巴的高度做了个打飞机的手势,笑得不怀好意。

Sam当然不吃他那套:“你可以发泄你的,当我不存在。”

在Dean反击之前,Castiel走了进来。

天使瞥了一眼坐在床上的Dean,转头对Sam说:“我认为你应该去吃晚饭了。”

“好。”Sam起身,拿着他的书,“Cass,我得先提前告诉你———要是Dean对他的生殖器做什么事情的话,你不用管他,不过也不要盯着他看。”

以Dean的破口大骂为背景音,Castiel脸上堆满他标志性的困惑神情答道:“好,我知道了。”

Sam走出门后,天使在椅子上坐好,双手放在大腿上,什么也不干,只是直直地望着Dean。后者强制把目光锁定在电视机屏幕上,尽管他对节目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但几分钟后他坚持不住了。

“Cass,”他没有费神掩盖语调中的怒气,“干点儿你自己的事情,不要老看着我。”

“我在这儿要做的事情就是看着你,Dean。”

一向对自己的社交能力很有信心的Dean发现他总能在和这位天使的交流中受挫。他翻了个身,稍稍侧过头,保持用余光也看不到Castiel的角度看向天窗外的天空,放任自己的后背遭受天使探照灯般的眼神折磨。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看不到月亮。几枚星星嵌在那片漆黑之上,时而被飘过的薄云遮住了本就不强烈的光线。他不知道自己能思考些什么,至少他清楚他们在尝试所有方法之前不会要他的命。有了上次拯救Sam的经历,Dean不敢保证弟弟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杀了他(听起来很残酷,可明明Sam说过要是Dean快死了,他是不会救他的,这才是Dean听过的最残酷的话);但Cass,他莫名地肯定,Cass是那个不论他变成什么模样都会让他活下去的人(他曾经为他放弃了自己的整支军队啊老天)。虽然Dean无论如何也忘不掉当初天使对他说过的谎,对他的背叛,对Sam所做的事情(这是最最最不能忍受的),他曾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原谅他,可最后还是和他并肩战斗,这让Dean自己都很惊讶(那个天使可是动了自己的弟弟!)。也许可能大概只是,那时候没有别的人可以求助,只有Cass了(真的吗)。

Dean讨厌这样思考———像个人类那样思考。可他有时就是控制不住,同其他很多人类的习惯一样。在没有事情可做的夜晚,即使不用睡觉,Dean也会躺下来,放空自己的大脑,甚至闭上眼睛,尝试着入睡。他会去喝酒、吃饭,但感觉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做这些事更有意思。一些新的能力让他跃跃欲试,而人类的本质总在困扰着他。像现在这样的脑部活动,每次都会随着记忆的回放思想的深入带给他沉重的包袱,许多那些他渴望无视的包袱。但无论如何重量是无法忽视的。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逐渐养成了恶魔的习惯,比方说,如何去摆脱那些所谓的包袱。

他开始考虑如何逃生。即使没有尖锐物,碎掉的酒瓶和光盘也是很锋利的武器(不过Sam在他喝酒时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他)。和Sam相比,Dean在体型上没有优势,但可以拼技巧;而和天使相比,没有恶魔之力的他就一点儿优势都没有了。他们没有限制他四肢的自由活动,对他的防范很宽松———不知是对他的身体做了什么改动,还是单纯的认为他不会伤害他们。

皮肤上刺青的地方因为圣水的缘故隐隐作痛,Dean放弃了思考。一段时间内他是逃不出去了,不过办法总是有的,Crowley还在外面,他发现他失踪了的话会来找他。

大片的云层从西北边爬上天空,遮住了稀稀拉拉的星光。

就在Dean终于什么也不再想,望着天空发呆的时候,事情如往常一样变得不如所愿。

“Dean.”Castiel冷不丁开口,就像原来无数次他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顶着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面瘫脸。

过了很久,恶魔才回答他。

“Cass.”

“Dean.”

恶魔等待着,原以为的后半句话却迟迟不出现。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Dean。”

有时Dean真的不知道为何天使喜欢总是那样声调平平地念他的名字。

“没有要说的别喊我。”他抛下一句,终于扭头淡淡地看了眼Castiel,都没有看清天使的表情,就又看向空无一物的天空。

他知道。他知道Cass只是想和他交谈,不论谈话内容是什么,只要是说说话就好,他知道。

他仍旧注视着天空,听着天使安静的呼吸声,想着自己的眼睛变黑的话是不是和现在的天色一样,消磨着时间。

他知道,Cass还是会试图和他讲话,肯定会。

他该死的确实了解他。

 

不知过了多久,中间Sam来过,想替Castiel,但天使让他去休息。事实上Dean更希望弟弟来看管他———比和Castiel独处来的自然得多。

又过去了一会儿,云层消散了,露出天空一片澄明的黑暗。

“Dean.”

就知道。恶魔慢慢坐起身面对天使,用眼神示意他接着说。

“我很抱歉。”

怒火从Dean的胃里腾得一下窜起来,直冲喉管:“你只会这一句话吗?”

“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天使露出类似惋惜的表情,“我感到抱歉。”

“说得好像你真的能感觉到什么似的。”

“我也曾当过人类,Dean,我知道那些感受。”

“是啊,你‘知道’。”恶魔翻着白眼用食指和中指给“知道”比划着引号。

“我体会过,我能明白。”天使坚持着。

“那是‘知道’的近义词哦。”Dean友情提醒。

Castiel没有继续辩解。他垂下头,脸鼓起了一点儿,好像在生气。

Dean不记得自己变成恶魔之前是不是也喜欢欺负Cass。喔去他的。

“你之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抓住我吧。”

天使抬起了头,蓝色的眼睛睁大,显得很惊讶。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这显而易见,你把我控制住,然后Sam设陷阱抓住我。”

“计划是这么安排的没错,”Castiel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仍很明亮,“但说的话不是安排好的。”

恶魔的视线游离出Castiel的脸,开始聚焦别处。

“我不会对你说谎的,Dean。”

“是吗?连你在和Crowley合作那时也是?”

“那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Dean赶在天使开口前低吼,“别再他妈的给我道歉了!”

Castiel乖乖地闭上了嘴。

有那么一会儿没有人说话。

“那个吻呢,”Dean放轻了声音,“那是为什么。”

天使一怔:“是你先舔的我。”

从恶魔的表情来看,Castiel知道自己可能又要挨骂了。然而很快,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冷静了下来。这反倒让天使有些不安。

Dean猛然发现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那样的举动。似乎是身体自然的驱使,根本没有经大脑思考。似乎那是他一直想做的,但是被什么阻挡着没有去做,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想做。直到恶魔之力将那些阻隔推倒。

“Dean?”

“因为那是血。”

“什么?”

“因为你流血了,而我想尝那血的味道,明白?”

“呃……是的。”清亮的蓝色有一瞬间的明灭。

“该你了。”Dean注意到了那细微的变化,但他不愿深入去想那双眼睛背后蕴藏的是哪种不应为一个天使所有的情感。

“什么?”

“告诉我你为什么吻我。”

Castiel皱起了眉头。

“大概是因为我想要那么做。”

对话不能再进行下去了。Dean察觉到有什么像蛇,正蜷伏在小屋里光线照不到的角落,随着他们的谈话越来越接近某个特定的内容而舒展身体,等待着真正的话题被触及。到那时,它就能突破黑暗的束缚,滑行到他们之间,用沾着毒液的尖牙撕咬那些他们共有的东西。

 

 

 

TBC


评论(4)
热度(35)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