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Gimme a pillow

Destiel還是Casean呢 誰能告訴我這兩者差別是啥 是上下麼...
相比于兄弟黨這對好少 少到只好自產自銷 ( ; _ ; )


Dean最近睡眠很糟糕。往日能睡四五個小時的他現在只能睡著兩三個小時,並且在這僅有的幾小時裡噩夢不斷。每次睡覺幾乎快要成為一種折磨。
Sam發現他哥哪裡不正常,但在對方竭力隱瞞的情況下,他只能干著急,關心的詢問一遍遍遭到Dean不耐煩的應付,沒有任何對策。他嘗試呼喚Cass,卻收不到回音。
而Cass,正在為Dean的問題傷腦筋。他知道Dean的狀況,不論是身體上的還是精神上的———畢竟那句「I'll watch over you」並不是隨口說說。每晚他都會飛來Dean床頭,除非他實在忙得抽不開身。他清楚地知道Dean的睡眠質量,甚至是那些噩夢的細節,也正因為如此,他越發擔心起來。

事情的轉折從Cass抱著一個枕頭出現在記錄者基地開始。

Dean洗完澡正準備睡覺(他的表情更像要去牙醫那裡治一顆疼了一年的壞牙),Sam還坐在桌前邊往嘴裡灌著咖啡邊搜索著資料,Cass就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了房間中央。
「Hello,Dean.」
Dean哈欠停在一半。
「Hello,Sam.」
Sam的咖啡從嘴角漏了出來。
短暫的停頓。
「Cass———」Dean無法掩蓋住他聲音裡的疲憊,「下次出現前能不能給點兒提醒。」
「老兄,你這陣子幹什麼去了?我叫了你好幾次呢!」Sam沒注意他哥投來疑惑的視線,他看到了天使胳膊裡圈著的那個枕頭,「這是啥?」
「先擦擦你的嘴再問。」Dean落在Sam身上的眼神轉為嫌棄,然後移開挪到了Cass的身上,又轉為一貫有些輕佻的那種,「難道你要住過來了,睡覺認枕頭的天使?」
「天使不睡覺。」Cass一如既往地聽不懂玩笑,「這是給你的枕頭,Dean。」
Dean皺眉迎向走過來的天使,接過枕頭上下看了看,又掂了掂,皺著眉望著Cass。
Sam在一旁突然「噗嗤」一聲笑了。
「Dean,你現在的表情和Cass神似!」
當Cass和Dean一同轉過頭看著Sam時,他笑得更過分了。
小天使沒有能及時理解狀況:「Dean......他的意思是說咱倆很像麼?」
「別鳥那傻缺。」Dean別過臉,「這枕頭很輕啊,用什麼做的?」
「我的羽毛。」
Sam的笑聲戛然而止。

「What the......」這次換成兄弟倆整齊劃一。
「因為Dean的睡眠不好,我就給他做了個枕頭。」天使無辜地看著兩人,不明白自己哪裡又沒做對。
一般而言,這眼神不論Dean還是Sam都招架不住。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天使羽毛是極其珍貴的東西,不能就這麼拿來給我做枕頭......」
「那麼請你好好保存。」
「Cass,這真的太貴重了......」
「為了你自己的身體,我希望你能使用它。」天使說完後,微微歪頭似乎思考著什麼,然後幾步來到Dean跟前,以徹底無視私人領域的距離低聲道:「一定要用。」之後便消失了。
Dean不得不承認剛剛那一下子確實很有壓迫性。他朝還在試圖說出Hell這個單詞的Sam撇了撇嘴,抱著枕頭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回到房間,Dean坐在床邊,把枕頭放在大腿上。
枕套是很普通的那種,給人感覺像是從超市裡隨便哪個嶄新的枕頭上扒下來的,但也不排除是從酒店或什麼地方順來的。抑制不住好奇心,Dean拉開了側邊的拉鏈,想研究研究填充物。
一開始他什麼也沒有看到。枕套裡面空空的,就像空氣聚成了一團支撐著這個不大的枕頭。Dean把手伸進去,觸到了他發誓是他這輩子摸過手感最好的東西。軟,但有些韧度;滑,卻又有點絨絨的。
這玩意兒做了枕頭多可惜!應該織成毯子。
他戀戀不捨地把手從枕頭裡抽出來,心想著這裡面的羽毛一根也不能丟。正要拉上拉鏈時,Dean發現他能看見那些填充物了。
它們像影子(就像每次Cass展開翅膀看到的那樣),呈現出淡淡地灰色,每根羽毛都只有一個淺淺的輪廓,數量很多,多到Dean不由得擔心Cass的翅膀是不是禿了。
明天,他決定,明天一定把Cass喚來好好談一談這個問題。今天,他把枕頭擺好,拍了拍,先試試再說。
Dean一頭栽了進去。

陷入那白色織物的瞬間,他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嘆息。
這說不定真的有效。Dean不得不承認,雖然自己住過數不清的旅店,也在別人家過過夜,但Cass做的這個枕頭是他躺過最舒服的,沒有之一。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天使雖然平時總是傻呆呆的社交殘廢,有時卻也挺天才的。
Dean轉動身體面朝牆壁,閉上了眼睛。
有種Dean說不出卻覺得十分熟悉的氣息包裹著他,那種每次Cass在身邊時能感受到的,讓他莫名地安心的氣息。
在還未來得及深入思考之前,他便睡了過去。

第二天睜開眼時,天已經亮了。
Dean伸了個懶腰,揉著眼睛走出房間。他印象中自己昨晚做夢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書桌邊,Sam一邊喝著咖啡一邊用筆記本查著資料。
「Cass牌羽毛枕頭怎麼樣?」
「Dude,別告訴我你一晚上沒動。」
「我只是睡得比你晚起得比你早而已,看起來效果不錯?」
話音剛落,Cass憑空出現在桌子前。正好擋在Dean和Sam之間,面朝Dean。
「Hello,Dean.」
Sam已無力吐槽天使那不自覺的偏心了。
「我來確認你睡眠的質量。」
現在已經不是偏心,而是無視了啊。Sam默默地端著咖啡走到Cass身邊:「Hey,Cass.」
「Hey,Sam.」天使看了Sam一眼,又望向Dean,臉上表情雖然沒什麼變化,但Sam能看出Cass眼中的期待好像Dean要告訴他上帝的傳令一樣。
「呃......Cass,不得不說,你做的那個枕頭棒呆了。我昨晚睡得好極了,是這段時間裡睡得最好的一次。」
然後Sam確信自己看見了———即使那很難察覺———Cass眼角和嘴角流露出一點點愉悅,這之中又有一點點欣慰。Sam不覺得天使具備這樣的情愫。
「那就好。」小天使垂下眼簾,準備拍拍翅膀飛走了。
「等等,Cass———」
「什麼事,Dean.」
「你的羽毛———」
「它們再生很快,不用擔心。」
Cass再次消失了。
這次Sam並不確定自己看到了Cass耳朵尖兒上的一點點紅暈。天使,害羞了?
「最近的天使都怎麼了?」他用鼻子發出一聲短促的笑,看向自己的哥哥。令Sam沒料到的是(好像一直也沒成功料到過什麼),他哥哥還在盯著Cass消失的地方,發著愣。而且還見鬼的也紅了耳朵尖兒。
Sam深吸一口氣,翻著白眼把一摞資料拍在Dean懷裡。
「該幹活兒了,老兄。別在那兒發春。」說完便自動屏蔽了Dean嗷嗷的反抗辯解。

幾天後,在記錄者基地,Sam去取啤酒,回來時隱隱約約聽到了Cass和Dean的交談聲。他放慢放輕了腳步仔細聽著。
「Cass......能再給我做個抱枕麼?」


附贈
Dean得到枕頭第一天晚上發生的事

Sam準備去睡覺前,發現Dean的屋門開著一半。他走過去想把門關好,站到了門口時卻被屋裡的景象吸引了。
屋外的光透過門縫照在Dean臉上,他表情十分安詳。是真的安詳,就像Sam小時候,在畫冊上看到的小天使一般。
他知道他哥看起來是那種神經大條能吃能睡的類型;實際上Dean肩上擔了太多事,心裡盛了太多事,很多夜晚Sam醒來,都能看到他哥緊鎖眉頭的睡顏。
這次不一樣。
他不由自主地走進房間,走到Dean的床邊,低下身子注視著他親哥哥的側臉。
額角、睫毛、鼻梁、嘴唇,都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樣子。而舒展眉頭,嘴角微翹的表情卻不是Sam常見的。看著這樣的Dean,Sam甚至覺得自己的心情也跟著平靜了下來。
直到他轉身準備離開時,門側的一個人形黑影讓他驚叫了一聲(之後他覺得這行為很娘而陷入了短暫的自我厭惡)。
「誰!誰在那兒!」Sam忘了哥哥正在睡,喊聲在安靜的臥室裡十分突兀。
黑影徑直朝他走了過來,Sam做好防禦姿勢,然後看到了Cass的臉。
Sam不知道自己該表示疑問還是鬆一口氣。正要開口問,Dean迷迷糊糊的聲音響起。
「嗯......?怎麼回事......S、Sammy......?」
天使越過Sam,把兩個指頭貼在Dean額頭上。被吵醒的人立刻沒有知覺般重新倒回枕頭上,但他沒有馬上將手拿開。Cass手掌張開,輕輕地撫上Dean的臉頰。後者竟配合地從喉嚨發出一聲舒服的哼哼,向Cass的手心蹭了蹭。
Sam瞬間覺得自己好多餘。好在Cass很快轉身示意他噤聲,引他走出臥室。
看天使把門無聲地關上,Sam有點不能忍了。
「Cass,」他開口,「我最近也睡不好。」
「Sam,」天使嘆了口氣,「你應該減少你的咖啡因攝入量了。」
「哦。」

评论(17)
热度(55)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