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涼

查看个人介绍

襪子戲法

盾冬
世界杯AU
•題目和內容沒半點兒關係,我瞎起的
真正的題目其實應該是:裁判真的很想用基佬紫色的牌子罰你們下場or要是有基佬紫色的牌子裁判分分鐘把你們罰下場
•我只能算個偽球迷 bug肯定有 請糾正我不要客氣



不論是Steve進球還是Bucky進球,這兩人都會第一時間跑到對方跟前緊緊抱在一起,再為對方送上香吻一枚。有時是髪頂,有時是額頭,有時是脖子,有時是臉頰。

Steve·Rogers和Bucky·Barnes都是名氣不小的球星,球隊的進球主力,本身就有大批的粉絲。後來又有不少姑娘因為這兩人的曖昧互動而熱衷起足球來,這讓他們的粉絲數量更是不斷增長,女性粉絲人數甚至快要超過了男性粉絲。比賽時看台上總少不了被舉得高高的兩人的照片,平日甚至有人找到訓練場來只為看他們一眼。
在世界杯期間,這種情況愈演愈烈。
而這兩個不叫人省心的傢伙卻像逮著了好機會一樣大肆地秀恩愛,儘管周圍人都知道他們只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朋友。

同隊的Clint看不下去了。他踢了踢正和Steve滾在草地上玩鬧的Bucky的屁股,拇指點了點自己身後,訓練場外記者的那些大炮一樣的攝像機:「注意點你們的形象,我覺得我都能聽到在俄羅斯看直播的女球迷的喘息尖叫了。」
「不要臉,」Bucky嘟著嘴,站起來拍了拍衣服,「都有Natasha了你還不滿足麼。」
「Barnes我要揍得你下場比賽上不了!」Clint大喊著朝Bucky沖過去。
這導致後者再次跌倒在草皮上。
Steve大笑著坐起身來,學著Clint剛剛的語氣:「注意點你的形象,球迷們會認為你跟我搶Bucky呢。」
一聽到這話,臉紅撲撲的隊友立馬放開了扎著小辮子的那個。
當然他不會真打他———他們還需要他進球呢;而且要是真被那些腦洞如黑洞的女球迷們意淫出他們之間產生了三角關係,後果他可不敢想像。
三個人坐在草場上,享受著訓練的休息時間。

從第一場小組賽到目前進了四分之一決賽為止,Bucky還沒有踢進一個球。不是被對方球員防住就是被守門員打出門框。這讓個人進球數一隻手已經數不過來的Steve有些擔心。
「你這次是鐵了心不想要我的吻了麼?」Steve勾住Bucky的脖子,半關心半戲謔地問道。
Bucky一口水差點噴出來。他用手背抹抹嘴,把瓶子扔在一旁,無視Clint「I can't feel my dog ears」的表情,掙開Steve的胳臂,轉過身,捧起了他的臉。
「怎麼會呢我的甜心,」他說,「我只是還沒進入狀態罷了。」
Clint以「I can't feel my dog eyes,too」的姿態躺倒在草皮上。
Bucky放開了Steve的臉,再次站起來拍了拍衣服,用腳後跟把一旁的球磕到Steve跟前:「放心吧。」然後便走遠了,水壺在手中一晃一晃的。

他這次確實進入狀態有些晚。但只是這樣而已,運動員很常見的狀態,毫無原因的發揮不良,Bucky並沒有太過在意。比賽進展很順利,又有Steve幫忙把他應踢進的份完成,沒什麼好擔心的。
半決賽上,Steve卻也像中了邪一樣就是踢不進。上半場結束,0:2落後。
畢竟是除了代表國家外還被成為「復仇者聯盟」的球隊,下半場憑藉Tony和Thor的進球扳平了比分。眼看著比賽時間逼近90分鐘,教練Nick·Fury終於開始為自己的隊伍擔心了。點球大戰是教練和隊員都避諱的,踢了這麼久的隊員們不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快到極限,這種時候還要將人的神經蹦到最緊,簡單的射門也很容易出岔子。
所以趁比賽還有時間,任何機會他們都必須抓住,比如一個角球。
Steve在角旗旁站定。門前敵我兩方球員都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準備隨時移動位置。而他只看到了Bucky,被對方兩名球員夾在中間的Bucky。他的額頭因汗水閃閃發亮,一縷頭髮黏在臉側,雖然距離很遠,Bucky卻直直地看進Steve的眼睛裡,而不是球。莫名地,Steve決定了他這關鍵的一腳要落在哪裡。
球划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向著Bucky的頭頂飛去。
甚至不用去看,看台上面一片震耳欲聾的歡呼說明了一切。
Bucky進球了。本屆世界杯他的第一粒進球。
Steve瘋了一樣奔向正在朝自己奔來的Bucky,狠狠地摟住了他。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在Bucky耳朵旁大喊。回應他的是接不上氣的笑聲。
然後,Steve準備獻上例行的親吻。但鬼使神差地,他按著隊友的後腦勺,對著嘴唇吻了下去。

歡呼聲戛然而止。整個體育場陷入尷尬的死寂大約三秒。緊接著,看台上幾乎整齊地響起了「WTF?!」
這正好替Bucky表達了心聲。他眼睛瞪得眼珠子快要掉出來,忘了呼吸忘了說話忘了把Steve推開,更忘記了全球直播。球場的大屏幕上,商業街的大屏幕上,櫥櫃展示的電視屏幕和每個正在播放直播的廣場酒吧客廳都毫無保留地向人們展示了這兩人的行為,可Steve還在忘我地啃著他的嘴。
剩下的隊員們不知道是該像往常一樣奔過去抱作一團慶祝,還是讓他們倆享受二人世界,還是假裝自己跟那兩個逗逼不是一隊的———雖然球衣明確了這不可能。他們只能愣愣地戳在不遠不近的位置,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時而扭頭希望和同樣目瞪口呆的教練交換一下眼神。
對方球員更是已經忘記了失球的失落,受驚的表情整齊劃一。

Bucky慢慢從當機中回復了過來,不過系統似乎出了些問題,影響了他做出正常判斷。他張開嘴,開始回應Steve的親吻。
看台上有女球迷暈了過去。

最後裁判最先反應過來並制止了他們。

「復仇者聯盟」憑藉三粒進球順利晉級決賽,但除了比賽將要面臨的壓力外,有個更大的麻煩在等著他們。不過,那些應付媒體的苦差事自然是全部推給了Fury教練。「他們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

Clint在登上返回旅館的大巴後接到了Natasha的電話。
「把電話給Steve。」這是她接通後的第一句話。
「OK.」Clint忍著沒抱怨幹嘛不直接打給Steve,老老實實地把手機遞給了坐在後排的人。
「Nat......」Steve一個單詞沒說完,Natasha略顯沙啞的聲音便劈頭蓋臉地傳了出來,幾乎車裏的每個人都聽見了。
「你在想什麼?全世界都清楚地看見了你把舌頭伸進了Barnes嘴裡!還有慢鏡頭回放!真是有夠精彩的。」
「......謝謝。」Steve想不出該對這個所有隊員甚至教練都畏懼三分的女人說什麼。
聽筒對面只剩令人顫慄的喘息聲。
幾秒後,Natasha切掉了電話。
Steve將手機還給Clint。除了兩位當事人外,全車人都還驚魂未定。
Tony吹了聲口哨活躍氣氛,隊員們漸漸和身旁人聊起天來。

Steve看向坐在身旁的隊友兼好友。Bucky半長的頭髮散了下來,左手托著腮望向窗外,裝作四處看風景。從比賽結束後他就一直是這樣子。
之後要怎麼辦,Steve也不知道。但沒有任何理由地,他覺得什麼都阻擋不了他和Bucky,什麼都不能。
Steve伸出手,握住了Bucky放在大腿上的右手。好友的手在他手中抖了一下,沒有抽出去———即使他仍在假裝四處看風景。
褐色髮絲間露出的耳朵邊緣變得粉紅,那顏色讓Steve很想咬上一口。

评论(10)
热度(36)
 
©雲涼 | Powered by LOFTER